第46集:高正道實驗室爆炸 雷浩文萬念俱灰


張芝芝回公司后,把魏亞雲叫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張芝芝問她是不是因為自己要辭職,魏亞雲剛想辯解,張芝芝沒給她開口的機會,說自己現在既然做了經理,那她考慮的就是公司的利益,只要魏亞雲能給公司創造利益,自己可以把私人恩怨放在一邊,她還勸魏亞雲,就算真的要走,也等拿到這筆提成再走,魏亞雲有些不敢相信張芝芝的大度,感動得幾乎要哭出來,誠心地向張芝芝道了歉。

顧曉菱突然接到房東的電話,房東說自己明年想要漲兩百塊房租,每個月收顧曉菱四千二的房租,顧曉菱有些驚訝,自己每個月交房租只交三千五,而房東卻說他一直收的是四千塊錢。李思雨把顧曉菱簽了婚前協議的事情告訴了雷浩文,雷浩文沉不住氣去找了顧曉菱,讓顧曉菱不要嫁給何睦,還覺得顧曉菱是為了錢出賣自己,雷浩文一時衝動,說既然都是賣,還不如賣給自己,等自己獨步的項目成功后,一定會有錢的,顧曉菱氣得把雷浩文拒之門外,說雷浩文暫時的貧窮就是永遠的貧窮。

雷浩文只能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高正道最後一次的實驗上,但高正道卻在最後一次實驗開始之前喊停了,高正道有些怕了,李思雨,雷浩文和劉洋都在這個項目上傾注了這麼多的時間和金錢,他怕這次失敗了,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李思雨耐心勸著高正道,就算這次實驗失敗了,她也會想盡辦法讓實驗室再次運作起來,她絕對不會半途而廢。高正道得到鼓勵,決定開始最後一次實驗。

最後一次實驗開始了,雷浩文和李思雨擔心地在一旁看著,內心默默祈禱實驗成功,但令眾人沒想到的是,實驗不僅沒有成功,試驗品還爆炸了,雷浩文萬念俱灰,絕望地跑出了實驗室。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雨,李思雨沒帶傘,淋著雨回了家,顧曉菱見李思雨的樣子,知道她這次還是失敗了,顧曉菱給李思雨遞了杯水,李思雨說自己還撐得住,就是不知道雷浩文怎麼樣了,顧曉菱給雷浩文打電話也打不通,她打著傘便出門到處尋找起來。這邊陳一鳴找到了雷浩文,想要帶雷浩文回家,雷浩文卻喃喃自語說自己全完了,不肯跟陳一鳴走,陳一鳴一拳把雷浩文打倒,才讓雷浩文冷靜了一點,陳一鳴安頓好雷浩文,就給顧曉菱打了個電話報平安,顧曉菱這才放下心來,並叮囑陳一鳴不要讓雷浩文知道自己再找他。陳一鳴給雷浩文泡了感冒藥,並寬慰他大不了從頭再來,雷浩文卻說今天的爆炸都上了本地頭條,肯定沒有人願意再給他們投資了。

王子茹看著高正道實驗室爆炸的消息卻很高興,很快,龔總就去了實驗室,問李思雨他們現在怎麼打算,李思雨表示自己不會輕易認輸,但她們現在也沒打算融資,劉洋和高正道準備回溯整個實驗過程,等結果出來后再進行下一步規劃,這個過程可能需要三個月甚至半年的時間。

這邊陳一鳴還在安慰著雷浩文,龔總從實驗室過來,雷浩文突然向龔總提出,他可以把自己在一文公司的股份以五百萬的價格全部賣給龔總。李思雨接到高正道的電話,高正道說自己找到了這次實驗失敗的原因,李思雨高興不已,又去鼓勵雷浩文,但雷浩文已經對高正道失去了信心,甚至提出把新綠投資賣掉,李思雨卻不肯同意,堅持認為獨步一定會成功的。

陳一鳴得知李思雨的境遇后,便把獨步的情況告訴了王子茹,問她要不要參與投資,王子茹卻說獨步現在已經沒有價值了,再便宜她也不會投資,陳一鳴有心幫李思雨,說自己想要把房子賣了,再以王子茹的名義把錢借給李思雨,支持她繼續做實驗,王子茹沒有生氣,反而說陳一鳴有情有義,還假惺惺地說自己也想幫李思雨,但陳一鳴的做法不是幫李思雨,現在他們沒法接受獨步無法成功的事實,借錢給他們反而是害了他們,她可以讓高正道去自己新買的實驗室工作,也可以支持李思雨別的創業項目,陳一鳴聽后只好作罷。他找了個時間去找李思雨,在門外聽到李思雨正在給員工們打氣,說自己不會放棄獨步這個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