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蕭承煦被污衊 蕭承煦被打入死牢


蕭承煦來謝恩,蕭承睿卻把他們堵在城門外不讓進宮,李相勸他先服個軟,讓一步就過去了,蕭承煦卻哪裡是那樣的性子,帶著人便走了。倒是蕭啟翰沒跟著他走,在城外下跪請罪。李相嘆了口氣,蕭承睿得知蕭承煦回去了更是生氣,發了好一頓脾氣。賀蘭茗玉得知后很擔心,連忙寫封信讓凌蓁兒交給蕭承煦,免得兩敗俱傷。

蕭承泰拿著那份所謂的蕭承煦通敵賣國之證來找蕭承睿,指證他和洪廣志通敵。蕭承睿立刻派人去抓蕭承煦來認罪,蕭承煦面對蕭承睿依舊不肯低頭,蕭承睿直接踹了他一腳罵他通敵賣國要他跪下,質問他是不是對得起大晟。蕭承煦卻否認了,身為大晟子民他怎麼會做出通敵賣國一事。面對那份通敵文書,蕭承煦表示這是偽造誣陷,三年前他的親印就破損了,年初才重新打造完成。蕭承睿不肯相信,非要核對清楚。

賀蘭茗玉來找賀蘭芸琪,問她為何蕭承煦又被打入大理寺。賀蘭芸琪把來龍去脈告訴她,賀蘭茗玉知道一定有人故意陷害,想到自己聽到的那番話覺得一定是大樑用的反間計。賀蘭茗玉求賀蘭芸琪讓自己去見蕭承煦一面,賀蘭芸琪自然不肯,蕭承睿本就懷疑他們,只怕賀蘭茗玉也會被牽扯進去。賀蘭茗玉只好約了蕭承禮見面,苦苦相求問這件事情是否鐵證如山。蕭承禮勸她不要再過問這件事情,這次蕭承煦惹上的事情太大了,蕭承睿已經做出了決斷,誰敢反駁他呢。蕭承禮表示,若有真憑實據表面蕭承煦是被冤枉的,他一定不會讓蕭承煦含冤受屈,賀蘭茗玉聽到這句話心中便放心了。

賀蘭茗玉知道文書一定是假的,要找出破綻幫蕭承煦。蕭承睿找來了蕭承煦三年來的文書,方才知道蕭承煦所說不假,他冤枉了蕭承煦。可是一想到那麼多大臣維護蕭承煦,蕭承睿心裡再次不爽了。御書房走水損毀嚴重,倒是通敵文書完好無損,賀蘭茗玉覺得整件事都很蹊蹺,讓凌蓁兒去打聽一下。賀蘭綰音故意在蕭承睿面前說起今日去賀蘭芸琪殿里請安嬪妃們議論一事,說蕭承煦是大晟最大的功臣,打下了大晟的半壁江山,還為蕭承睿打抱不平說這天下都是他的,蕭承睿內心的怒火再一次被挑起。

賀蘭茗玉得知蕭承睿曾調過蕭承煦三年來的戰報文書,沒過多久御書房就著了火,那些文書否都燒毀了,說明蕭承睿根本不想還他清白!但賀蘭茗玉不會讓蕭承煦被白白污衊的。蕭承睿下旨要在明日午時把蕭承煦押往死牢等候發落,蕭承煦心死如灰。蕭承軒得知后立刻讓嚴海去聯繫主帥,明日截囚。蕭承睿打算把他們一網打盡,讓人盯緊蕭承軒。賀蘭茗玉也沒想到蕭承睿會這麼著急處置蕭承煦,也知道現在最緊急的是蕭承軒,讓凌蓁兒去想辦法約蕭承軒出來阻止他異動。蕭承軒卻不肯答應,要是明日午時之前賀蘭茗玉還沒想出辦法,他就帶人截囚。

蘇玉盈跑來求賀蘭綰音,讓她和蕭承睿說幾句好話放過蕭承煦,賀蘭綰音假裝答應試試,蘇玉盈卻也看明白她根本是在敷衍自己。蕭承軒已經失去理智,賀蘭茗玉擔心不已,蘇玉盈出宮時遇見了賀蘭茗玉又跑來發脾氣,賀蘭茗玉無語的讓她冷靜一點。蘇玉盈得知她有辦法救蕭承煦便也冷靜了下來,把府里的文書和信件交給了她們,但這上面都不是蕭承煦的印鑒。賀蘭茗玉讓蘇玉盈拿來婚書,那上面一定有親印!可是二人成婚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些被燒毀的是三年內的,這三年究竟有什麼蹊蹺的地方。可蘭跑來問蕭承煦一事被蘇玉盈打了一巴掌,賀蘭茗玉連忙阻止,或許救蕭承煦的關鍵就在可蘭身上。

幾位大臣站出來求蕭承睿再三考慮,蘇玉盈突然帶著可蘭拿著婚書跑上來說自己冤枉,請他讓自己和蕭承煦和離。蕭承睿沒搭理她們,蕭承禮卻突然出聲,說或許可以找到蕭承煦沒有通敵的證據。蕭承禮看了二人的婚書,比對了三年前和三年後婚書上的印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