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嬌嬌被婆婆送進醫院 塗芳過度勞累生病


丁幾何一個人跑到空蕩盪的大街上,對病毒的恐懼太過深刻,但還是笑著給妹妹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明年一定回家過年,叫她別亂花錢,還說會給她補上生日。丁幾何掛了電話崩潰的哭出了聲,他害怕又懊惱,這樣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丁幾何倒在橋上哭,路過的環衛工人見狀連忙上前,丁幾何拿出體溫計一量,發現自己又不發燒了。丁幾何不可置信地量了幾遍,結果都是一樣的,迎面不少車輛駛過,是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援鄂醫療隊,丁幾何衝著這些車大喊著武漢加油,這種劫后餘生的心情太令人開心了。

回到社區,志願者已經到了,還送了新的物資,丁幾何拿著體溫計衝著每個人量體溫,幹勁十足。塗芳帶著大家給每家每戶送菜,還給嬌嬌家煲了雞湯讓她們注重營養把心情調整好。丁幾何上門來給倪爹爹打針,好說歹說倪爹爹才肯戴上口罩。丁幾何學過專業護理,倪爹爹絮絮叨叨地說了一些話,說武漢最美的不是風景,而是武漢人。

老白感覺自己被病毒包圍,連忙拿膠帶把窗戶封上,連下水道都封了。于小佳早產馬上要生了,劉志遠連忙給塗芳打電話拜託她安排一輛車,塗芳已經聯繫了車,不過還是需要等待的。劉志遠不斷打電話來催,塗芳只好讓丁幾何開車送劉志遠和于小佳去醫院,最後于小佳生了個兒子,母子平安。劉志遠興奮的抱了每一個人說自己有兒子了,還讓塗芳和女兒媛媛說只要一解封就去看他,塗芳心裡有些難受。丁幾何這才知道劉志遠是塗芳的前夫,不過塗芳也沒覺得彆扭,畢竟每天有那麼多事情做,他們不是什麼大人物,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嬌嬌和父母打視頻電話,婆婆的高燒還沒退下,嬌嬌也忍著眼淚和父母說她們都沒事,掛了電話后哭了好久。藥房藥劑師跑來找丁幾何說發現他們多收了他二百多塊錢,這幾天買葯的人實在太多了,一發現弄錯就趕緊送過來了。丁幾何木訥的把錢給了塗芳,也沒想到這麼點事兒能專門跑一趟,塗芳笑著說武漢人就是直來直去的,爽朗!

嬌嬌躺在床上難受的厲害,體溫更是又升高了,婆婆連忙給塗芳打電話。倪爹爹的兒子是武漢高考狀元,北京大學畢業后還代表國家參加了世界辯論大賽,不過丁幾何一直沒見他回來過。嬌嬌婆婆給她弄了點冰塊降降溫,塗芳打電話說她們兩個都確診了,是陽性,不過社區爭取到了一張床位。嬌嬌婆婆連忙幫她收拾東西讓她先去醫院,嬌嬌渾身都沒有力氣了還是不肯去,想把這個床位讓給婆婆,她知道這個病對老人最危險。婆婆二話不說把嬌嬌送了出去,自己繼續回床上躺著了。

倪爹爹的兒子想給他送個排骨湯,丁幾何求塗芳放他進來一趟,塗芳嘆了口氣說倪爹爹的兒子在十年前就因為車禍受傷了,倪爹爹精神上也因此受了些創傷,只記得兒子去世之前的事情,聽到這些丁幾何很難過。劉志遠是個廚師,徵求到于小佳同意后便給塗芳打了電話,說從今天開始小區里吃不上飯的人家,還有社區工作者的飯他全包了。丁幾何和塗芳拿著這些飯菜跑遍了各家各戶,老白也意識到他們也許該為社區做些什麼,答應讓老婆去做志願者,她之前在護校待過,所以就去給倪爹爹打針去了。

塗芳和丁幾何燉了排骨湯給倪爹爹送去,說是他兒子送來的,叫他做好防護,倪爹爹一聽自己兒子來了很開心,丁幾何說什麼他都照做。丁幾何讓倪爹爹以後把自己當兒子,看著倪爹爹這幅樣子,他心裡很難受。嬌嬌婆婆暈倒了,塗芳連忙帶人把她也送去了醫院。塗芳讓丁幾何去修網絡,自己暈倒在大雨里了,丁幾何一回頭見狀,整個人都懵了。塗芳病了,丁幾何便代替她維持著整個社區的秩序,忙忙碌碌地做著繁瑣的工作。不久后,嬌嬌和婆婆痊愈了,一家四口團聚了。塗芳也痊愈了,帶著媛媛回到了社區,大家見她痊愈了十分開心,丁幾何便是最開心的一個。家家戶戶都舉起了謝謝的牌子向他們表示感謝,在這場戰疫中,塗芳和丁幾何作為平凡的社區工作者在自己的崗位上堅守著,做著最平凡的工作,是最英勇的武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