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丁幾何負氣辭職 塗芳丁幾何冒雨工作


武漢爆發疫情,泛松園社區沈寶珍確診,社區工作人員塗芳連忙安排消殺,封閉社區。丁幾何見狀有些手足無措,還沒把辭職報告交上去就被拉走工作了。社區要封閉管理,大家追著問吃飯、遛狗等事怎麼辦,塗芳解釋工作人員會幫大家保障正常生活。沈寶珍鄰居家得知她確診了立馬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社區內也是熙熙攘攘地,二區的業主抱著兒子天天也回不去,在家裡的老婆嬌嬌很著急,迫不及待要下樓找他。婆婆拿來了電話,讓他帶著天天去老房子里住,至少那裡安全。嬌嬌有些著急,她倒是光想著兒子和孫子了,那她們兩個的命呢。

老白小兩口帶著狗要逃跑被丁幾何發現了,勸他們先回家去,可老白就是不聽,丁幾何只能趁他不注意把他從牆上拽了下來,結果老白直接和丁幾何動起了手。塗芳連忙趕到,替丁幾何和二人道了歉,丁幾何憋著一肚子氣走了。丁幾何心裡委屈,塗芳安慰他社區的工作人員就是要為社區服務的,忍讓也是一種技巧。丁幾何卻拿出了辭職信,他早就不想幹了!丁幾何干社區工作五年了,一個月只掙兩千多塊錢還要處理那麼多雞毛蒜皮的小事,現在又遇上了新冠病毒,他就求一份尊重也得不到嗎?塗芳一言不發地批了他的辭職報告,又耐心的跟他說了一番話,現在武漢遭了難,社區工作即使很繁瑣但總要有人做,拜託他站好最後一班崗。丁幾何還是答應了,發了脾氣后又跟著塗芳去做社區排查了。到了嬌嬌一家,嬌嬌的婆婆看到沈寶珍覺得有些熟悉,不過又說沒有接觸過。嬌嬌解釋婆婆平時不和他們一起住,是因為過年才過來的。塗芳和丁幾何走後,嬌嬌問婆婆是不是和沈寶珍接觸過,她剛才不說實話是給人家的工作添堵!嬌嬌無語的戴上了口罩,給了婆婆一個,從今天開始她們在家也要保持兩米以上的距離。

塗芳和丁幾何緊急著去下一戶排查,開門看到劉志遠和他的妻子于小佳有些尷尬,他們是這裡的租戶,也是塗芳的前夫,懷著孕的于小佳察覺到不對勁質問劉志遠。老白不肯給塗芳和丁幾何開門,生怕他們傳染病毒。倪爹爹大半夜連口罩也不帶,說要去買葯,塗芳和丁幾何連忙來攔他說武漢已經封城了,現在大家都出不去。倪爹爹年紀大了,有些迷糊,不過也知道武漢封城一定是發生了大事情,在二人的幫助下戴上了口罩回家。老白連睡覺都要妻子戴上防毒面具,甚至感覺空氣中都是病毒,妻子有些無語。

丁幾何在椅子上眯了一會兒就去幫社區買葯了,路上接到塗芳電話說還有很多東西要買,丁幾何便一直從天黑忙到了天亮。嬌嬌婆婆有些咳嗽,嬌嬌連忙拿出一個體溫計讓她測一下。嬌嬌發現婆婆發了高燒,連忙給塗芳打電話說她和沈寶珍的確接觸過,心想婆婆肯定被傳染了需要去醫院,塗芳說一定幫她。

于小佳說要吃牛肉還有綠葉子菜,塗芳表示自己會儘快安排。丁幾何去買葯時發現有一隻狗,路人說他主人估計在感染了被送到了對面醫院 就在這裡等著哪兒都不願意去。塗芳忙的不可開交,只能抽空吃泡麵,一個人在家的女兒哭著打電話過來,說下雨了害怕。送菜的車壞在了路上,塗芳連飯都沒來得及吃,和丁幾何冒雨找到了車子,把蔬菜放進了借來的幾輛快遞車裡趕回社區。

嬌嬌婆婆給塗芳打電話拜託安排核酸檢測,生怕自己還沒進醫院就走了。嬌嬌也發燒了,婆婆卻還惦記著兒子和孫子,嬌嬌忍不住發了脾氣,難道自己在她心裡連貓狗都不如嗎。塗芳得知嬌嬌也發燒了很著急,表示已經聯繫了社區醫生來做核酸檢測。在閱覽室休息的丁幾何打了幾個噴嚏后發覺自己也發燒了,連忙拿體溫計測了一下,又給自己戴了好幾層口罩,仿佛天都塌下來一樣。塗芳來找丁幾何,絮絮叨叨的說他算錯了賬已經幫他還上了,丁幾何低頭忍住了眼淚,他沒有算錯賬!丁幾何要去找人家對賬,塗芳連忙阻止說老孫家也發燒了,叫他別耍小孩子脾氣。丁幾何一氣之下背著包離開了,這活他是真的干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