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集:雷浩文李思雨合夥投資高正道 張芝芝找到新工作


關小唐當即就給自己父親打電話,關父的電話打不通,關小唐就給關父的秘書美英姐打了電話,問了關父在哪后,就帶著李思雨去找人了。到了莊園后,美英姐說關父還在和人吃飯,兩人在飯廳門口聽著關父說的話,原來關父的公司也到了生死一線,這頓飯就是關父找銀行的王總貸款,希望能有資金周轉一下,關父見王總不肯借錢,甚至跪下來懇求,關小唐見自己父親這麼低三下四地求人,一時激動想要衝進飯廳,李思雨趕緊拉住了關小唐讓他不要衝動,現在是關家的關鍵時刻,關小唐如果想要渡過這個難關,就應該進去和那幾個叔叔敬酒,讓他們知道關家後繼有人,關家的公司是有希望的,只要渡過這個難關,關小唐就能真正成長起來,關小冷靜下來,問李思雨到時候還會不會考慮自己,李思雨讓他先不要想這些事情了。

李思雨見關小唐自身難保,不可能再拉到投資了,她便去了騏驥集團找張堰洲,希望張堰洲能給無膜電池的項目投錢,她用自己做抵押,張堰洲借給她五百萬,一年後她還張堰洲五百八十萬,如果還不上,她就加入騏驥集團,免費給張堰洲打十年工,張堰洲一時有些心動,但他說自己只能投三百萬,一年後要李思雨投四百萬,還要用李思雨十年的勞務合同做抵押,李思雨爽快地答應下來。

張芝芝把蘇總的戒指還了回去,蘇總有些不解,張芝芝說雖然他們兩個很合得來,但她卻不想結婚,不是因為放不下劉洋,而是因為放不下工作,她已經不想回到從前,回到那種相夫教子的生活,安逸的生活反而讓她沒有安全感,蘇總有些想不通,不知道張芝芝為什麼會想要過苦日子,張芝芝說自己剛開始做銷售的時候,是她最痛苦的時候,卻也是她成長最快的時候,這一點蘇總無可否認,張芝芝不想再去依靠別人,她想要靠自己的力量生活,蘇總聽完這番話,也只好尊重張芝芝的選擇。

張芝芝投了幾份簡歷,有三家公司願意要張芝芝,其中一家公司雖然是新公司,但是願意給張芝芝銷售經理的位置,她有些糾結該選哪家公司,便把情況告訴了李思雨,李思雨讓張芝芝選那家新公司,雨薇在一旁聽著張芝芝打電話的聲音,也鼓勵她選那家新公司,張芝芝聽了女兒的話,便下定決心去那家新公司做銷售經理。張芝芝去新公司報道,武總給銷售員們介紹張芝芝時,張芝芝發現魏亞雲竟然是自己的屬下。

魏亞雲看到張芝芝竟然成了自己的上司,心裡一直惴惴不安,為了躲避張芝芝,她甚至要放棄馬上就要簽單的合同,想著辭職的事情,同事不知道魏亞雲和張芝芝的過往,勸她等簽單后拿到提成再辭職。

雷浩文把自己父母留給自己的房子抵押了,湊出了兩百萬給李思雨投資,李思雨有些驚訝,她一再提醒雷浩文,自己的項目成功率很低,但雷浩文執意要賭一把,李思雨猜到雷浩文是為了顧曉菱才要賭這一把,雷浩文也不否認。

雷浩文和李思雨拿著五百萬成立了新綠投資公司,正式入股投資高正道的無膜電池「獨步」項目,高正道持股百分之八十五,劉洋持股百分之二,新綠投資公司持股百分之十三,幾人正在慶祝時,陳一鳴突然來了。陳一鳴是代表王子茹來和高正道談投資的事情,但李思雨卻說現在是由自己來管理獨步的投資,而且現在他們也不需要別的投資,陳一鳴見狀只好離開了。臨走前他叫了雷浩文和劉洋,問他們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肯要王子茹的投資,劉洋說王子茹和高正道談不到一起不是因為股份問題,而是因為王子茹根本不尊重高正道的研究成果,只是把這件事情當做一樁生意,把錢看得太重,把得失算得太精。

劉洋得知張芝芝不去歐洲后,心裡十分高興,還以為張芝芝選擇了自己,這天他把雨薇送回家后,張芝芝邀請他進來坐會,劉洋見家裡客廳的燈泡壞了,便主動給張芝芝換了燈泡,張芝芝道了謝,本想說自己在公司遇到魏亞雲的事情,劉洋卻先說起張芝芝留下的事情,還保證自己絕對不會辜負張芝芝,張芝芝見劉洋誤會了,便說自己留下來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