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韓松梅愛華赴武漢 韓松幫助梅愛華


韓松天天在服務區待著,正和老婆視頻時梅愛華來了,她想盡了辦法才找到韓松,希望他跟著自己回寧波去做口罩,畢竟知道口罩生產方法的人,梅愛華只認識韓松一個,好答應以後公司上市給她原始股。韓松卻依然為之前的事情耿耿於懷,梅愛華說要把那些口罩捐出去,結果還不是賣了。梅愛華理虧,但她這次是真的很想為國家出份力氣。韓松脾氣倔不肯答應,梅愛華急了攔著他質問,這個緊要關頭誰不缺口罩,為什麼要因為他們之前的個人恩怨耽誤事兒呢。韓松只好看了看梅愛華的口罩,幫她找出了問題,說她的熔噴布不合格,建議換個供應商。

在一起第18集劇照

梅愛華聯繫了生產熔噴布靠譜的廠家,他們的廠子在湖北仙桃,她來找房主任開通行證。房主任有些為難,申請進出湖北沒有那麼容易,只能答應試一試。通行證下來了,梅愛華決定明天就去湖北拉貨,王曼麗很擔心想和她一起去,但梅愛華態度很強硬,如果她們兩個一起去感染了該怎麼辦,王曼麗留下來至少還能有個人照應廠子。王曼麗十分不舍,只能哭著答應了。

梅愛華不打算和曹正義爭撫養權了,她承認自己不是個好媽媽,沒有曹正義對菲菲上心,有時候在事業和菲菲之間,梅愛華都會本能的選擇工作。曹正義覺得梅愛華很不對勁,得知她要去湖北拉貨情緒很激動,她不止是一個老闆,還是菲菲的媽媽,她去湖北太不負責了。梅愛華執意去湖北,也沒理會曹正義氣急敗壞的話。梅愛華開著車來找韓松,說要把他送回老家,做口罩她是認真的,做人也是認真的。看到梅愛華連通行證都開好了,韓松只好上了車,雖然仙桃是生產熔噴布基地,但是周圍也有很多口罩廠,很有可能她這次去是白跑一趟。梅愛華當然知道,但她也不得不去,如果能自己生產熔噴布就更好了。韓松說自己認識一個熔噴布的專家,可以把他介紹給梅愛華。

在一起第18集劇照

小林突然接到了香香打來的視頻電話,香香已經沒事了,剛從ICU轉了出來,小林喜極而泣。梅愛華和韓松順利進入了湖北,結果剛到工廠,趙工的兒子就告訴他們趙工今天早上確診進醫院了,廠子也封了,不過給他們留了一些熔噴布和視頻,相信他們有了這些能做出合格的熔噴布。趙工留下的視頻都是自己多年來的心得,希望他們再見面時可以摘下口罩,面對面說話。

梅愛華把韓松送回家裡,韓松的母親和妻女都在村外面等著,韓松卻決定回到寧波和梅愛華一起做口罩,不是為了掙錢,而是為了救人。韓松的母親生病每天都在做化療,但還是支持他走了,做口罩是好事情。離開時,韓松強忍眼淚朝著家裡的方向磕了三個頭。

在一起第18集劇照

回到寧波,韓松和梅愛華開始隔離,遠程指揮廠子里做口罩。王曼麗給梅愛華送來了檢驗報告,這次他們做出來的口罩合格了,第一批口罩即將捐給湖北。梅愛華看著口罩和檢驗報告滿眼是淚,在這隻口罩上寫了001。梅愛華和韓松隔著陽台聊天,其實梅愛華一開始只想著掙錢,直到小林說香香感染了才意識到疫情離她並不遙遠。疫情結束后,梅愛華想要做一些和醫療健康有關的東西,這一次的疫情讓她開始思考生命。韓松對她的佩服油然而生,隔離期結束后,想要和她認認真真地握一次手。

梅愛華和韓松的口罩廠生意越來越好,季衛華跑來希望她能給自己勻一些訂單,他的廠子已經快撐不住了,梅愛華也跟他交了個底,現在疫情控制的不錯,她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做健康包了,如果季衛華真的願意可以把廠子並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