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燕子洪叔和解,高速路現媛媛廣告牌


燕子嫌棄洪叔拖後腿,何雪琳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燕子理解洪叔,他這麼大一個人了跟著他們四處奔波並不容易,燕子並不是不講理的人,她聽完何雪琳一番話也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二人走回車裡等洪叔,如果再等不到洪叔就去查監控,恰好何母這時打電話來查崗,何雪琳跟燕子正不知怎麼應對時,洪叔及時趕了回來,讓何母安安心心地。

掛斷電話后,燕子向洪叔道歉,洪叔對燕子這突如其來的禮貌倍感意外,也和燕子選擇和解。這次洪叔之所以能夠回來是因為陳生良,陳生良出現在了三人面前。未等他說什麼,趙總一通電話打過來,以他們之前的音頻視頻威脅陳生良跳槽,陳生良本身就是軟硬不吃的人,何雪琳更不是軟弱之人,她拿過陳生良的手機,讓趙總死了這條心思,趙總跟他們公司的每一筆交易都存在貓膩,如果趙總想拿音頻視頻威脅陳生良,她手中也有著銀行流水,孰輕孰重她希望趙總好好掂量掂量。

陳生良拿出媛媛做的月餅,經過這段時間他也想明白了,媛媛始終是丁家的人,他明白了這是一段他插不進的感情。何雪琳單獨跟陳生良談話,她已經諒解了陳生良當年離開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她跟丁宇、媛媛願意和陳生良成為好朋友。陳生良沒有想到何雪琳有一天會這麼輕描淡寫拒絕他,他心底里十分難受,卻只能坦承接受何雪琳的拒絕,接受何雪琳已經放下了之前的感情。

燕子生怕陳生良跟何雪琳會舊情復燃,她上前打斷了二人的談話,讓何雪琳做一個選擇,今天這輛出租車她只帶一個人離開。何雪琳跟陳生良對於燕子的幼稚十分無奈,最終何雪琳選擇跟燕子乘坐出租車離開,而陳生良則用摩托載著洪叔回去。車上,燕子打電話給丁宇稱她已經為丁宇報仇了,丁宇早就知道了陳生良一直在暗中幫他們,他雖然跟陳生良是情敵,卻也不得不承認陳生良就是一個好人,好醫生,而之前燕子在小學收到的那個相機是方決拖陳生良寄過去的。

喜子帶著媛媛偷偷上了一輛冷藏車,可冷藏車裡的冷氣將二人凍得發紫,待冷藏車停到服務站時,喜子連忙敲門,司機察覺到動靜,連忙將這兩孩子抱了出來,給二人披上厚厚外套。司機打電話給警察,本想讓警察帶兩個孩子回去,可喜子卻怕被警察送回家,媛媛拉著喜子的手,兩人趁著司機打電話的功夫偷偷溜走,何雪琳收到消息后還是晚了一步,媛媛跟喜子再度不知所蹤。

丁宇收到消息,他先囑咐何雪琳守在下個高速路口,他也在家呆不住,準備出去一起找媛媛。另一邊,何雪琳跟陳生良一行人出發前往下個高速路口,他們在路上看到了讓媛媛回家的廣告牌,這塊廣告牌是商用廣告位,卻用在找媛媛上,洪叔猜測廣告位是陳生良投的,他感慨著陳生良對何雪琳的掏心掏肺,也提起了方決對燕子的掏心掏肺,只有何雪琳一人肯定著,這塊廣告牌是丁宇做的,她雖然不知道丁宇是怎麼做到的,但她就是莫名相信丁宇。殊不知,媛媛跟歡喜搭的那輛車正在他們後邊,媛媛跟喜子也看到了高速路上的那塊廣告牌,媛媛心底里十分想念自己的爸媽。

丁宇到高速路口發尋人啟事,這才從一名司機口中得知沿途的高速都有媛媛的廣告牌,他心底倍感意外,他打電話給廣告牌上邊的聯繫電話,這才得知為媛媛投廣告牌的好心人是當日在麵館里遇到的男人,那名男人並未留下信息,只祝丁宇早日找到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