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宋小強誤入武漢 宋小強決定留在醫院


宋小強來自大連,疫情期間坐高鐵去長沙,為了買盒飯誤入方便武漢籍人員返漢車廂。武漢快到時,宋小強看到鄰座一家三口穿上了防護服,還有人發了返漢登記表也沒感覺到不對勁。武漢站被陰霾籠罩著,到處都是消毒水的氣息,乘客一一下車,宋小強也被強行請下了車,因為他在這節車廂待了一個小時,按照防疫要求必須要在這一站下車。宋小強懵了,想回屬於自己打的車廂又被攔下了,現在武漢爆發了疫情,他必須下車,這樣也是對別人負責。

宋小強帶著迷茫的心情在武漢下了車,武漢封城了,他買不到任何一家可以離開的車票,酒店也不接待客人,宋小強決定先找到一個包吃包住的地方,等待疫情結束。宋小強找到了武漢江天醫院應聘,對方直接派車來接他了。宋小強來的太突然了,晚上被安排到了一間倉庫湊活了一晚上。次日,宋小強帶著迷惘被帶到了醫院,辦了保潔的出入證。

工資一天五百,宋小強被安排到了九樓重症病區,那裡幾乎都是躺著的病人。醫生帶著他從三樓的通道消毒、領取物資,按照流程穿防護服時不小心撞到了醫生李天然,然後不小心把手裡的防護服弄壞了。防護服緊缺,大家十幾個小時都不捨得換,宋小強倒好什麼都沒幹就先廢了一套,李天然有些生氣。宋小強連忙道歉,李天然幫他穿好了防護服,告訴他一定要做好防護,得知他來自大連,就簡單的在防護服上寫了大連二字。李天然帶著宋小強上了九樓,宋小強始終都小心翼翼地,看著九樓貼著重症區標誌,心裡更是七上八下的。李天然讓吳楠和宋小強對接流程,他每天的工作量很大,而且很繁瑣。拖地時,宋小強一不小心摔了個屁股蹲兒,李天然連忙扶他起來叫他把拖把擰乾。宋小強急得想上廁所被一旁的男醫生屈峰阻止了,在這裡拖防護服就等於裸奔, 何況防護服緊缺,哪裡能讓他這麼消耗。宋小強心裡充滿了恐懼,在給病人收拾盒飯時貼著牆小心翼翼的,他不知道防護服是不是有用,期盼著能夠長出翅膀逃出生天。宋小強被病人吐了一身血,頓時便顧不得其他跑了,李天然連忙追在後面讓他按照程序脫掉防護服不要著急。離開醫院時好不容易喘了口氣,宋小強又看到一位病人包著裹屍袋被帶走了,一個小女孩兒追在後面哭著喊媽媽。宋小強幾乎飛奔回了宿舍,拿起所有的東西便跑了,也不管能不能出城,騎著共享單車在武漢漫無目的地飛奔。

屈峰突然暈倒了,眾人連忙把他抬到病床上。宋小強路上遇見了給武漢送物資的快遞車隊,所以想來幫忙,對方一聽他剛從江天醫院出來連忙趕他走,現在快遞員都是要經過培訓的,根本不收臨時工,可現在收臨時工的只有醫院。疫情中的武漢都空空蕩盪地,能出入的只有運送物資的車輛,所以宋小強選擇了一輛運送蔬菜的車,幫山東來的兄弟運送物資。宋小強不小心在車廂里睡著了,被警察發現后要送去隔離點,宋小強連忙解釋他是江天醫院的,還拿出了工作證和出入證,說是有位病人想吃熱乾麵他就來買,結果遇見車隊在卸東西就幫了個忙,結果不小心睡著了。警察同志的妻子就是江天醫院的,聽說他想吃熱乾麵,就帶著他回了趟家裡,讓他媽做。警察沒敢回家,開到小區后隔著門和媽媽、兩個兒子見了一面,安慰哭著的兒子說他和媽媽去打怪獸了。警察拿著兩碗熱乾麵回到了車裡,宋小強心情很複雜,警察安慰他留下來就是漢子,面對病毒誰都害怕,但是再害怕也要面對。

聽到警察還有別的事情,宋小強讓他把自己放在路口,自己按照導航沿路走回江天醫院。路上看到一個人在陽台上彈吉他唱武漢,宋小強心中越發複雜起來。宋小強決定直面病毒,直面病毒的勇氣是別人帶給他的,本想逃離武漢的他卻被眼前的一幕幕深深震撼了。再次踏進醫院大門,宋小強決定直面病毒,不管做什麼也不能慫。回去時遇到了李天然和吳楠,她們看起來很高興,因為有病人治好出院了。

宋小強很好奇李天然長什麼樣子,李天然笑著說等疫情結束。屈峰突然病危,李天然等人奮力搶救還是沒能救回來。屈峰走了,醫護人員和宋小強深深地朝著他鞠了一躬,轉過頭來眾人哭的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