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何母得知雪琳丁宇離婚,丁宇回華廈


何雪琳一行人繼續前往隴西縣找孩子,丁宇外出發尋人啟事,他腳傷還沒好透,有些疲勞地坐在一邊休息,洪叔不知情,只以為丁宇偷懶,故上前催著丁宇找孩子。直到夜晚,丁宇這才打聽到那兩孩子在高速路口搭著順風車走了,但高速口出事故已經關閉,他們只能等到明天再繼續找孩子。

燕子跟何雪琳誇獎起了丁宇的能幹,洪叔卻把一切成果都攬在自己身上,還責怪起丁宇懶惰,燕子知道丁宇腳受傷,她為丁宇說話,丁宇攔著不讓燕子說出受傷的事情,燕子因此跟洪叔大吵一架。回到房間,丁宇勞累地坐在床上,洪叔再度責怪起了丁宇,何雪琳為丁宇處理傷口,這才知道傷口已經出血嚴重,何母責怪洪叔的苛責,洪叔認為自己不知者無罪,燕子因此再度跟洪叔大吵一架,怒火上心頭的她將丁宇何雪琳離婚的事情道出,二人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洪叔沒有資格再指責丁宇。

何母知道二人離婚的事情而倍感難過,她看得明白,丁宇心疼何雪琳,何雪琳關心丁宇,但她不明白二人怎麼就離婚了。何雪琳坦承離婚一事是她提的,但總有些事情總是做過後才知道對錯,她離婚之後也很難受,很捨不得,但感情的事情說不清道不明的,她希望何母不要再繼續過問這件事情,就當是她對何母的撒嬌。何母含淚點頭答應了何雪琳,丁宇也向何母保證,他會再次將何雪琳追到手的,他、何雪琳、媛媛一家三口一定會把日子過好的。

燕子認為丁宇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半分錯,他不必委屈求全,洪叔卻認為丁宇有錯在身,如果不是丁宇直接簽字,二人就不會離婚。燕子在一邊聽下不去,她再度跟洪叔大吵起來,洪叔直接將丁宇、燕子趕出了房間,二人都不願意多看彼此一秒鐘。何雪琳知道洪叔是因為心疼她才跟燕子吵了起來,她安撫完洪叔之後來到丁宇房間,燕子在房間里連飯都吃不下,一言不發地離開了房間。

何雪琳在房間里跟丁宇提起燕子的事情,方決寄回來的那個相機是燕子省吃儉用給方決買的,方決直接將相機連同那件情侶T恤都寄回來了,何雪琳知道燕子現在心底里並不好受,為了找一個跟她毫無血緣關係的媛媛,燕子放棄了愛情和前程,她心底里說不感動是假的。另一邊,燕子在路邊想著方決而落淚大哭,方決也借酒消愁。

丁宇聽何雪琳的話,認為二人是產生了誤會,方決是看到燕子朋友圈說忘帶相機了才寄相機過去,至於情侶T是想讓燕子時刻想著自己,何雪琳認為丁宇說得不在理,丁宇打電話給方決,可方決卻醉倒在酒吧,沒有接到丁宇的電話。

丁父再三猶豫之後還是打一通電話給丁宇,丁母如今的情況不是很好,他想讓丁宇回來一趟,丁宇生怕何雪琳生氣一直支支吾吾,何雪琳一番問話之後才知道了丁母的情況,她二話不說支持丁宇回去。恰好這時燕子回來,三人一同來何母洪叔的房間商量對策,所有人都不願意回去,丁宇認為必須要有一個男人留下來,丁宇跟何母抓鬮決定,丁宇本是想讓洪叔從中做手腳,好讓他留下,洪叔陪著何母回去,但燕子提前識破了洪叔的計謀,她換了一個鬮,最終丁宇跟何母一同回華廈,洪叔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地留下來陪著何雪琳跟燕子。丁宇知道燕子跟洪叔性格不合,他再三囑咐燕子要讓著一點洪叔,不要給何雪琳添加麻煩,燕子不情不願地答應了丁宇。

次日,何雪琳送丁宇回去,小夫妻二人依依不捨相互念叨著對方,陳生良站在不遠處看著一家人離別的一幕,他接了方決一個電話,讓方決想清楚了再決定要不要出國,機票是可以改的,但未來是改不了的。何雪琳一行人來到高速路口,他們在高速站四處發著尋人啟事。

丁母打通了小福爸爸的電話,小福欣喜地衝著電話大喊爸爸,可丁母卻神情奔潰將電話掛斷,直說她是媛媛不是小福,小福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消息,她哭著讓丁母還她爸爸,她不是媛媛,丁母早已經分不清二人,也奔潰地抱住了小福,稱她就是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