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集:雷浩文得知顧曉菱要結婚 劉洋蘇總同一天求婚


王子茹給陳一鳴父母送的禮物都很對他們的胃口,對王子茹也有了好感,陳一鳴知道王子茹根本不是因為開會來不了,她是用這種方式,把一場尷尬的會面變得簡短,又給陳一鳴父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子茹沒有辯解,還有些擔心陳一鳴會怪自己,她說自己不是不想和陳一鳴有未來,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做,陳一鳴安慰了她一番,還說自己會和她一起努力,希望未來有一天,他們能和父母從容地見面。王子茹順著陳一鳴的話往下說,說希望陳一鳴也能放下不必要的自尊,幫自己重新打造綠寶的品牌,陳一鳴只好答應了。

關小唐讓李思雨和自己一起回上海,李思雨卻拒絕了,說自己既然已經回來了就沒打算回去,關小唐繼續勸著,還說李思雨本性就是霸氣十足,回老家在單位受氣根本不是李思雨的本性,李思雨還是沒有鬆口。關小唐和雷浩文離開李思雨老家的時候,顧母問起顧曉菱什麼時候把男朋友帶回家來,還說顧曉菱已經答應了何睦的求婚。雷浩文一下變了臉色,一臉陰沉地離開了。

這天張芝芝和蘇總帶著孩子們在遊樂場玩,兩人玩累了在一旁休息聊天,蘇總覺得自己和張芝芝很投緣,和張芝芝相處的時候,他覺得特別地踏實,特別溫馨,上次從迪士尼回來,他就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如果他們四個能組建一個家庭,一定會特別幸福。張芝芝聽完蘇總的話有些尷尬,說自己還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蘇總讓張芝芝好好考慮一下。

晚上,何睦送顧曉菱回家時給了她一份婚前協議書,讓她好好看看,希望能在下次約會時進行溝通和交流。送走何睦,顧曉菱剛走了幾步,雷浩文突然出現,問顧曉菱是不是要結婚了,還向顧曉菱表白了。顧曉菱說自己就算不喜歡何睦,她和雷浩文根本不可能,說到底,就是因為雷浩文不夠有錢,無法給顧曉菱安全感。顧曉菱說自己並不愛雷浩文,她一直把雷浩文當做最重要的朋友,有些事情她不會和男朋友說,但是會告訴雷浩文,雷浩文對她很重要,但她想嫁的,卻是何睦。

李思雨做了兩份工作計劃,一份是舊工作計劃,另一份是李思雨自己做的全新工作計劃,但馮經理卻對李思雨做的工作計劃嗤之以鼻,只要那份無用的工作計劃,李思雨實在忍受不了,當著馮經理的面把那份舊工作計劃撕掉扔進了垃圾桶,班也不上直接回家了。李父見李思雨一臉陰沉地回家,知道李思雨一定遇到了什麼事情,便讓她陪自己去釣魚。李父知道李思雨的性格,知道她忍受不了那個單位,肯定是在單位受了委屈。李父勸李思雨回上海打拚,就算她打拚得頭破血流,但也比不讓她上場打拚要好。李父能看出李思雨在家裡待的不高興,她沒法改變自己的個性,在老家只會受氣,他希望李思雨能在一個更適合她性格的地方生活工作。

李思雨心裡有些感動,她擦了擦眼淚,突然問李父有沒有愛過自己的媽媽,李父說李母那麼優秀,誰會不愛她呢。李思雨問出自己心中多年的疑問,既然李父愛李母,為什麼李母去世幾個月后,李父就再娶了。李父嘆了口氣,說當年李母去世時,李思雨才十二歲,正是需要照顧和引導的時候,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教導李思雨,正好有人給他介紹了顧母,他見顧母對李思雨好,覺得顧母以後一定能對李思雨好,所以才再娶了。其實李父一直沒有忘記過李母,他很愛李母,但其實顧母也許更適合李父。

李思雨和李父聊完后,決定要回上海繼續打拚,顧母雖然有些不高興,捨不得李思雨走,但也沒什麼辦法,李思雨抱著顧母安慰著,說等自己再打拚幾年,到時候就把他們接到上海生活,李父又交代了一番,讓李思雨不要太在意輸贏成敗,儘管享受奮鬥的過程和樂趣。

蘇總給張芝芝買了戒指,正式向張芝芝求婚了,張芝芝看著戒指,心裡十分猶豫,讓蘇總給自己時間考慮考慮。張芝芝帶著雨薇回家后,發現家裡的房門竟然是開著的,張芝芝嚇了一跳,還以為家裡進了賊,她小心翼翼地進門后才發現,是劉洋在家裡布置了一番,還精心準備了一個視頻向張芝芝表白,視頻結束,燈光亮起,劉洋從屋裡走出來,捧著花對著張芝芝單膝跪下,向張芝芝求婚,懇求張芝芝再嫁給他一次,張芝芝沒有答應,只是讓劉洋給自己時間再考慮一下。劉洋只好留下戒指,表示自己會等著張芝芝的答覆,不管張芝芝的決定是什麼,他都會接受。

張芝芝把蘇總和劉洋向自己求婚的事情告訴了顧曉菱,顧曉菱問張芝芝想選誰,張芝芝卻說自己都不想選,她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挺好的,她的心情很平靜,不想做出改變。顧曉菱看著戒指有些羡慕,希望何睦也能像這樣對自己求婚,而不是給自己一份婚期協議書,張芝芝看著那份厚厚的婚前協議書,問顧曉菱想清楚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