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陳生良再度前往蘭溪,媛媛得到進一步線索


陳生良獨自一人回了醫院,他跟古主任請辭醫生一職,古主任不理解陳生良,陳生良卻將自己的事情全部告訴告訴古主任。古主任總算明白了陳生良的苦衷,他雖然收下了陳生良的辭呈,但卻沒有給陳生良批字,陳生良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孩子,不是找錢,趙總那邊一直求著陳生良去,陳生良拖再久也沒有關係,他不忍心看著陳生良往火坑裡跳。

燕子打聽到了歡喜的另一個家,何雪琳跟丁宇知道那裡離小福奶奶家很近,丁宇想要跟著何雪琳一起去,何雪琳卻擔憂丁宇的腳,她想自己一個人去,丁宇卻不放心,燕子實在看不下去二人的秀恩愛,只好決定陪著何雪琳一起去。

方決來找陳生良,想知道蘭溪那邊的情況,她沒去問燕子反過來問陳生良,陳生良問起了方決跟燕子的情況,也得知了二人的處境,他只告訴方決,如果心生猶豫就不要出國了,方決跟燕子就像當年的他跟何雪琳,如今他理解了何雪琳,也想再度追回何雪琳,哪怕最後可能是丁宇笑到最後,但不戰而降不是他的作風。

何雪琳為丁宇換藥,丁宇心底倍感暖心,他跟何雪琳和好之後一直很珍惜跟何雪琳相處的每一次機會,何雪琳一改之前的強勢作風,她也學會諒解丁宇,在看到丁宇用紙板設計的房子之後,她也不再像往常一樣生氣激動,只在一旁幫著丁宇,心平氣和跟丁宇一起動作做房子。同時,丁宇也提起何母的擔憂,讓何雪琳打一個電話給何母,何雪琳在電話里關心起了何母跟洪叔,洪叔第一次得到了雪琳的關心,鼻頭有些酸澀,而何雪琳掛斷電話後有些擔憂以後的事情,萬一丁父丁母知道了媛媛不是丁宇的親生骨肉,她怕二人不會原諒她,丁宇牽緊了何雪琳的手,這件事情是他們二人選擇一起隱瞞的,他會負責跟丁父丁母說這件事情。

何雪琳跟燕子去歡喜家裡,燕子第一次開口正式喊了何雪琳一聲嫂子,她跟何雪琳表示,媛媛就是他們丁家的人,無論何雪琳跟丁宇兩人結果如何,媛媛是丁家人這一個事實記都不會變。

丁宇拿到了歡喜的照片,他把照片傳給了丁父,小福無意間看到了丁父的手機,一眼就認出照片上的男孩子就是她哥秦歡喜。丁宇得知這個消息后,他也倍感意外,立馬將消息告訴何雪琳跟燕子,而方決也從朋友口中知道了這個消息,他也第一時間將消息告訴陳生良。陳生良帶著方決去謝絕趙總的好意,他跳槽的事情還需要再想想,故他將趙總塞給他的紅包退了回去,同時陳生良口袋里的泥巴月餅掉落在地上,方決一眼認出這個月餅是媛媛做的,陳生良十分意外,立馬將這個月餅照片發給了何雪琳,這才從何雪琳口中得知了那個孩子真的是媛媛,他竟然錯過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丁宇無法久在學校里守株待兔,他拄著拐杖想要去小福奶奶家,路上恰好遇到了周護士,周護士讓丁宇上車,二人在路上遇到了何雪琳跟燕子,丁宇解釋稱是陳生良讓周護士來接他們的,他們一同上車前往歡喜家裡,而陳生良也在趕往蘭溪的路上,古主任亦師亦友地將陳生良送到了機場。

三人來到小福奶奶家,這才得知歡喜大大前天回來過一次,但他急匆匆就走了,說是要去找他爸媽,雖然歡喜是一個人進家門的,但是他走的時候院子里有一個人影閃過,何雪琳跟丁宇斷定那個人就是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