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李思雨回老家找到工作 袁慧中開除劉潔


陳一鳴有些生氣,問雷浩文怎麼不早點說,雷浩文說是李思雨不讓自己說的,又告訴陳一鳴,李思雨回老家了,陳一鳴卻不相信,他覺得以李思雨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回老家,但見雷浩文一副肯定的樣子,陳一鳴也不得不相信。

李思雨在老家找到了新工作,去新公司報道的時候,正好遇上了高中同學劉俊寧,劉俊寧帶著李思雨坐在自己辦公桌旁邊,李思雨觀察了一下,發現同事們在上班時都十分心不在焉,工作拖沓,每個人都不願意做事,找借口推脫工作。馮經理找不到人做事,便把起草明年的工作計劃交給了新來的李思雨。李思雨只好接下了這份差事,但她的工作進行地並不順利,找同事們要相關資料,卻惹了眾怒,劉俊寧指點李思雨,讓李思雨不要太認真,把去年的工作計劃改改就好了。李思雨十分憋屈,回家后又得知顧母要給自己介紹對象,李思雨又不好拒絕,只能找借口推脫,但又經不住顧母的一再勸說。李思雨只好去見了顧母安排的相親對象聞星宇,才發現聞星宇就是上次在同學聚會上和自己搭訕的人,等介紹人羅阿姨一走,李思雨便找借口說有事要先走。

王子茹約見了龔總,讓龔總說說對陳一鳴的看法,原來龔總是王子茹的人,是王子茹安排龔總去接近陳一鳴,給陳一鳴的項目投資,龔總說了自己對陳一鳴的看法,並表示只要陳一鳴做的好,陳一鳴的項目應該很有前景,不過這一切還是要靠市場來檢驗。

這天晚上,上海下了大暴雨,狂風吹倒了顧曉菱窗邊的樹,樹榦倒在顧曉菱的陽台上,把顧曉菱的陽台砸壞了,風雨從窗外吹進來,顧曉菱無助地縮在床上,她給何睦打電話求助,何睦的手機卻關機了,顧曉菱只好給雷浩文打了電話讓她過來幫忙。同一時間,雨薇在家裡也被雷聲嚇得睡不著覺,張芝芝抱著雨薇輕聲哄著,雨薇卻哭著說要爸爸,張芝芝不停地安慰著,漸漸撫平了雨薇的情緒。

第二天早上,顧曉菱從酒店回家后,發現雷浩文一夜沒睡,在自己家裡收拾了一晚,又領著幾個工人給自己修陽台的門,顧曉菱心裡有些感動。但她還在為何睦沒接自己電話的事情而生氣,何睦卻說自己那天已經睡了,手機也關機了,根本不知道顧曉菱的情況,顧曉菱覺得何睦就是不在乎自己,但何睦卻說自己已經認定顧曉菱是他的人生伴侶,這就足以證明她在自己心裡的位置,何睦還說自己已經想到了解決辦法,他給顧曉菱專門配備了一部手機,顧曉菱可以在半夜十一點半到五點半打這個電話,但只有五級以上的緊急情況才能打,顧曉菱有些疑惑,何睦拿出一張表,說自己已經將可能發生的緊急情況分好了等級,顧曉菱看了看表,雖然覺得有些詭異,但還是沒有再和何睦生氣。

下午,張芝芝去幼兒園接雨薇回家時,正好看到雨薇的同學蘇珊也還沒走,張芝芝見李老師有事急著回家,便主動幫忙,說可以帶蘇珊到旁邊快餐店一起吃飯,到時候就讓蘇珊爸爸到飯店來接蘇珊。蘇珊爸爸忙完工作來接孩子,張芝芝這才知道,蘇珊的爸爸就是之前把自己趕出辦公室的蘇總。蘇總看見張芝芝後有些尷尬,但張芝芝卻沒有介意,還留蘇總一起吃飯,張芝芝有些疑惑地問蘇總之前為什麼不接受和綠寶合作,蘇總說了在張芝芝來之前的銷售員不守誠信又惡意造謠的事情,張芝芝這才解開了疑惑,蘇總也向張芝芝道歉,說不該把氣撒在張芝芝的頭上。張芝芝向袁慧中彙報了蘇總所說的事情,袁慧中聽完情況,讓張芝芝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自己會處理的,袁慧中又問起李思雨的情況,得知李思雨回老家后,覺得有些惋惜。袁慧中得知真相后,把劉潔給開除了,還讓下屬們引以為鑒。張芝芝又接到蘇總的電話,蘇總說自己周末要出差,拜託張芝芝照顧一下蘇珊,張芝芝答應下來。

陳一鳴的父母到上海來見陳一鳴,本來還想著要幫陳一鳴和李思雨談談,挽回兩人的關係,陳一鳴卻說自己已經有新的女朋友了,陳一鳴父母有些驚訝,想問問王子茹的情況,陳一鳴卻一問三不知,兩人都擔心陳一鳴被騙了,提出要見見王子茹,陳一鳴卻不願意。晚上,陳一鳴和王子茹吃飯時,王子茹說起自己急需扭轉綠寶策劃不當的局面,還希望陳一鳴來幫自己,陳一鳴拒絕了,陳一鳴去幫王子茹盛湯時,王子茹聽到陳一鳴手機響了,忍不住看了他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