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何雪琳丁宇和好,燕子助何雪琳找孩子


方決想去蘭溪找燕子,方決母親卻讓方決不要再繼續傻下去了,二人根本就不合適,燕子對方決根本就沒有愛,方決一腦子撞上去也無濟無事。燕子已經抵達蘭溪,恰好路上遇到了陳生良,二人同坐一輛車,燕子打電話給何雪琳,這才得知二人在張集鎮醫療站。

何雪琳一醒來就忙著照顧丁宇,丁宇醒來之後看到何雪琳心底溫暖,他提起昨天看到何雪琳著急他的眼神,他心底十分幸福,為了能看到何雪琳這個溫柔的眼神,他寧願病得時間更久一點。聽到丁宇想要病的時間更久一點,何雪琳既擔心又生氣地朝著丁宇發脾氣,她一邊發脾氣罵丁宇一邊委屈落淚,以前就是因為丁宇的性格太爛好人所以他們一家三口才會分開,她鄭重其事地再給丁宇最後一次機會,往後他們一家三口的步調必須一致,丁宇必須改變自己的爛好人性格。丁宇毫不猶豫答應了何雪琳,何雪琳知道丁宇現在起不了身,她喝了一口水,嘴對嘴地餵了丁宇一口水。

何雪琳的話以及她喂丁宇喝水的一幕落入了陳生良跟燕子口中眼中,陳生良單獨跟何雪琳談話,他認為何雪琳只不過是在可憐丁宇而已,他不相信何雪琳表白時會是這麼凶神惡煞的模樣,何雪琳卻搖頭否定,她愛丁宇,所以她願意包容丁宇,丁宇也見過她最難看的模樣,也願意選擇包容她,所以她跟丁宇註定分不開。

燕子在病房裡看著丁宇這副幸福模樣,她認為丁宇十分好骨氣,丁宇卻稱燕子不懂得欣賞,燕子這次過來看到了何雪琳對丁宇的真情,她也放下了之前對何雪琳的成見,跟何雪琳坐在外邊一同喝酒,他們二人都堅信他們一定會找到媛媛。經過這次談話,燕子也明白了何雪琳心底里的苦,她自己也喝醉酒地扶著何雪琳回房間休息,陳生良跟丁宇都責怪燕子給何雪琳喝酒,燕子卻罕見地第一次為何雪琳說話,只有喝多了何雪琳才能夠好好睡一覺,而且現在媛媛沒找到,這兩個男人就在這裡爭風吃醋,他們都沒資格喊著要跟何雪琳在一起。

丁宇去上廁所了,何雪琳醒來時看到了陳生良,陳生良再次向何雪琳強調那個短髮孩子不可能是媛媛,何雪琳只稱陳生良壓根不了解媛媛,也不了解孩子的世界。同時,燕子來到醫院,她看到丁宇一個人出來上廁所,責怪起何雪琳沒扶丁宇出來,丁宇提起了昨晚燕子為何雪琳說話的事情,燕子抵死不認。之後,幾人迅速地分派了方向,燕子跟何雪琳去小學學校問線索,丁宇留在房間里養傷,而陳生良硬是要加入尋人隊伍,故他前往火車站找線索。

何雪琳跟燕子艱難拉著板車上車,李老師知道二人肯定是擺弄不了這擺車,故讓一幫孩子下山來接二人。一幫孩子幫了何雪琳跟燕子大忙,何雪琳在路上跟燕子提起她昨晚的害怕跟擔憂,她昨晚就怕丁宇會出個萬一,燕子打從心底里感謝何雪琳。

何雪琳跟燕子上山時特地來之前幫她的那個師傅家裡道謝,她將錢塞給了那位師傅的徒弟,那位師傅得知何雪琳給了錢,二話不說就讓徒弟將錢還回去,還讓徒弟幫著發何雪琳手中的尋人啟事,何雪琳倍感暖心,找孩子的這一路上她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