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王子茹和陳一鳴確定關係 李思雨和王子茹決裂


鄭總一見王子茹就一臉熱情地上前寒暄,說想要和王子茹合作,王子茹剛剛看到了鄭總羞辱陳一鳴的樣子,便學著鄭總的樣子又羞辱了鄭總一番,鄭總走後,王子茹蹲下幫陳一鳴撿資料,還說自己是陳一鳴的忠實粉絲,想要和陳一鳴合作。陳一鳴卻頭也不回地走了,剛走出大門,銀行給陳一鳴打來電話,說之前他欠的房貸已經還清了。陳一鳴腦子混亂極了,王子茹這時也追了出來,陳一鳴抬手止住王子茹的腳步,讓王子茹給自己留點自尊和臉面,他猜到自己的房貸是王子茹幫忙還的,那個在公眾號下對他噓寒問暖的粉絲也是王子茹。

他讓王子茹不要再同情和可憐自己了,他一定會想辦法把王子茹幫他的那些都還上,陳一鳴說完這些話便想走,王子茹卻情緒激動起來,說陳一鳴能還的只有錢,她付出的關心和感情,陳一鳴又怎麼還?她也是人,被拒絕的時候也會難過受傷,她也有她的驕傲和自尊,但她卻在面對陳一鳴的時候把這些東西統統放下了,王子茹表白完自己的心意便想離開,陳一鳴卻被王子茹的話所觸動,上前從背後抱住了王子茹,兩人就這樣確定了關係。

李思雨和王子茹約了見面,問王子茹為什麼會和潘總鬧到現在這樣的局面,李思雨還想為潘總說話,王子茹不為所動,說自己很欣賞潘總,但自己比潘總更適合坐董事長的位置,因為她比潘總更懂得怎麼用綠寶賺錢,李思雨聽了王子茹的話,心涼了半截,又向王子茹求證了自己的種種猜測,王子茹也不隱瞞,大大方方地承認了。李思雨自責起來,覺得是自己害了潘總和綠寶,王子茹卻安慰李思雨,說綠寶在自己手裡一定會變得更加值錢,潘總賺的甚至會比前十幾年都多,李思雨見王子茹把一切都用錢來衡量,便譏諷王子茹,說她的人生一定會十分乏味,王子茹卻笑了,說自己的人生比李思雨想象的要精彩,說著說著,王子茹收到陳一鳴的消息,便和李思雨說自己的男朋友來接她了,李思雨轉頭向門外望去,發現王子茹的男朋友竟然是陳一鳴,李思雨心裡倍受打擊。

陳一鳴把自己和王子茹在一起的消息告訴了雷浩文,雷浩文又告訴了顧曉菱,顧曉菱氣得直罵陳一鳴是個軟飯男,雷浩文替陳一鳴說話卻讓顧曉菱更加生氣,飯吃到一半就走了。顧曉菱回家后,猶豫了一會,還是將陳一鳴和王子茹的事情告訴了李思雨,還沒等顧曉菱開口,李思雨就說自己知道了,顧曉菱有些驚訝,想要勸兩句,李思雨卻故作灑脫,說自己和陳一鳴已經分手了,和誰在一起都與自己無關,但說著說著,李思雨還是忍不住難過起來,但她卻逼自己不要流淚,她還有事業要忙。但李思雨的事業進展地也不順利,四處拉投資,卻顆粒無收。

晚上,王子茹和陳一鳴一起吃飯時,陳一鳴說起自己明天打算在公眾號上寫綠寶的股權之爭,還順勢採訪了王子茹,王子茹便說了自己的看法,還說陳一鳴比潘總更適合當綠寶的領導者,王子茹想讓陳一鳴回來幫自己,但陳一鳴卻拒絕了,他還是不想依靠王子茹,王子茹也不勉強他。吃完飯回家的路上,陳一鳴和王子茹說起來電了的項目,覺得綠寶還是可以繼續投資來電了,但王子茹卻拒絕了,說李思雨已經錯過了最佳的發展時機。陳一鳴聽完便沉默了,王子茹問他是不是還在掛念李思雨,陳一鳴說自己只是不希望看到李思雨太狼狽,王子茹卻有些不滿,說自己不希望陳一鳴再提李思雨的事情。

顧曉菱等李思雨平靜下來,便說著要讓李思雨在陳一鳴面前戳穿王子茹的真面目,好好地出一口氣,李思雨卻說只有把來電了繼續做下去,做大做強,她才能出這口氣。但資金問題實在是無法解決,關小唐得知綠寶不給來電了投資后,有些擔心地找李思雨詢問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