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蕭啟恆急症薨逝 蘭昭儀被關大理寺


蕭啟翰來了,送了蕭啟元一把長命鎖,接著就向賀蘭茗玉求娶凌蓁兒,凌蓁兒急了。賀蘭茗玉和蕭啟翰誰也沒理會她,蕭啟翰立刻回去找母妃蘭昭儀說去找蕭承睿,讓他把凌蓁兒封給他做側妃。賀蘭茗玉安慰凌蓁兒,她不願意讓她捲入後宮,只希望她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讓她嫁給蕭啟翰,蘭昭儀也肯定不會同意的。果不其然,蘭昭儀得知這件事情不肯答應,他要娶賀蘭茗玉身邊的人那就是和賀蘭綰音作對,和未來的皇上作對。蕭啟翰一急口出狂言,蕭啟恆只是個奶娃娃,將來是不是皇上還說不定呢。

惠妃恰好來了,又聽到了這番話。蕭啟翰走後,蘭昭儀接著綉東西給蕭啟恆,想著巴結未來的皇上。蘭昭儀去拿針線的功夫,宮女不小心弄髒了她綉一半的披風,惠妃也沒理會。蘭昭儀來送披風時,賀蘭茗玉也來了,說是給蕭啟恆送些東西,賀蘭綰音挖苦埋怨,她走後便把那些東西都扔了。賀蘭茗玉嘆了口氣,也許她和賀蘭綰音需要時間化解這一切。夜裡,蘭昭儀召見了凌蓁兒,罵她攀龍附鳳勾引皇子,勸她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做飛上枝頭變鳳凰的白日夢。凌蓁兒頓時惱了,她再怎麼想攀龍附鳳也得找條真龍,何況她再怎麼說也是穆青州大相之女,蘭昭儀卻還瞧不起她來了?蘭昭儀惱了,要宮女去教訓凌蓁兒,凌蓁兒反抗時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東西,一隻布老虎掉了出來,而這面料很是熟悉,就是當年那隻娃娃的面料。蘭昭儀心虛地把東西藏了起來,這時又傳來蕭啟恆得了急症的事情。

賀蘭茗玉連忙去看望,太醫說蕭啟恆的急症他們也無能為力,緊接著蕭啟恆便咽了氣。賀蘭綰音抱著孩子哭的喘不上氣,蕭承睿生氣不已,叫他們立刻追查此事。太子薨逝一事傳了出來,蕭承煦讓人盯著,要是有什麼事情牽扯到賀蘭茗玉要告訴他。蕭承睿悲痛萬分地寫下了悲策文,賀蘭芸琪知道他心裡難過連忙來安慰。蕭承睿哭著說這都是他的錯,蕭啟恆不應該這樣的。賀蘭綰音再一次夢魘發作,賀蘭茗玉來看望很難過,只能坐在一旁握著她的手。

次日,賀蘭綰音還在悲痛之中,宮女偶然發現有個遺漏的東西在床腳下,賀蘭綰音看見后說這哨子是賀蘭茗玉的,那上面還有細粉。賀蘭綰音當即跑去質問賀蘭茗玉,恰好賀蘭芸琪也在。賀蘭綰音一句話都不說,跑去裡屋看了蕭啟元。抱著生龍活虎的蕭啟元,賀蘭綰音突然像發了瘋一樣掐著他的脖子,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大驚失色。

賀蘭綰音已經著了魔,斷定是賀蘭茗玉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抱著蕭啟元退到了殿外。蕭承睿連忙趕來,賀蘭綰音拿出了那個哨子說是賀蘭茗玉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可賀蘭茗玉根本不知道這裡面怎麼會有細粉。賀蘭綰音抱著蕭啟元,說要讓他和蕭啟恆陪葬,蕭承睿連忙把蕭啟恆奪了過來,賀蘭茗玉一時有口無辯。蕭承睿要帶走蕭啟恆,若查明屬實便不會再讓賀蘭茗玉見她,賀蘭茗玉當即摘下簪子刺在脖子上,誰也不能帶走她的孩子!要是他們想讓人陪葬,她可以,但是蕭啟元是無辜的,只求他們放過自己的孩子。凌蓁兒回來看見這一幕連忙上前,說他們要是覺得這件事情是因為巫蠱之術而起不如去蘭昭儀那裡查一查,事情會水落石出的!

蕭承睿下令徹查,在蘭昭儀床下發現了還沒燒乾凈的娃娃,綉工的確出於蘭昭儀之手。蘭昭儀的宮女連忙說當年是她慌亂之餘把東西扔在了賀蘭茗玉宮外,而那哨子里也沒有任何能引發蕭啟恆喘鳴之物,那粉末只是松花粉而已,而引發蕭啟恆喘鳴之物是蘭昭儀送來的披風,那裡面有榛子粉。真相水落石出,蘭昭儀喊著冤枉說沒有在披風裡放榛子粉,蕭承睿下令去徹查蕭啟翰府里,蘭昭儀不忍心牽連他當即認罪。蘭昭儀被關進大理寺,卻還在喊著這件事情和蕭啟翰無關,生怕他被牽連。

事情過去了,賀蘭茗玉抱著蕭啟元驚魂未定,只盼著賀蘭綰音能打開心結,他們能重歸於好。凌蓁兒則更是擔心蕭啟翰,怕蘭昭儀在大理寺會受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