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茗玉布局反擊 茗玉備受冷落


蕭承睿隨口問了句賀蘭茗玉的情況,給孩子取名為蕭啟元。賀蘭綰音並不高興,大家都說蕭啟元出生時紅霞滿天胎髮沖冠,他可是帶著天地靈氣的福娃。賀蘭芸琪突然召惠兒去,惠兒連忙求到了蕭承睿和賀蘭綰音面前,賀蘭綰音忙把她教訓了一頓,賀蘭芸琪是後宮之主,犯了事自然有她處置。蕭承睿走後惠兒才告訴賀蘭綰音自己的所作所為,賀蘭綰音雖生氣,但還是親自去見了賀蘭芸琪。賀蘭芸琪問惠兒賀蘭茗玉生產那天做了什麼,惠兒連忙否認,賀蘭芸琪便把當日值班的兩位公公找來問話,可他們都是賀蘭綰音的人,當然不會說出實情,口口聲聲說不知道是賀蘭茗玉生產之事。賀蘭芸琪生氣極了,卻也只能把那兩個公公打了一百大板出氣。

賀蘭茗玉身子虛,賀蘭芸琪心疼她受了委屈,但是沒有證據卻沒辦法討回公道 凌蓁兒說,只怕蕭承睿知道也會護著賀蘭綰音的,以後針對蕭啟元的事情想來也少不了。賀蘭綰音偶然聽到賀蘭茗玉和凌蓁兒說話,說李嬤嬤是蕭承煦送進宮的。賀蘭綰音的宮女故意撞倒了李嬤嬤拖延時間,賀蘭綰音大張旗鼓地跑來質問賀蘭茗玉李嬤嬤究竟從何而來。李嬤嬤拿著布料回來見情況不對連忙去找蕭承煦的人。賀蘭綰音把蕭承睿叫了過來,說李嬤嬤不是宮中之人,而是蕭承煦的人,賀蘭茗玉否認。惠兒又說剛才李嬤嬤偷偷溜出宮了,還好有幾個御前侍衛跟了上去,蕭承睿召開那些御前侍衛,說李嬤嬤出宮后直奔一間宅子,不過那間宅子的主人是賀蘭克用。惠兒和賀蘭綰音頓時急了,賀蘭茗玉淡定自若回答,賀蘭克用是私下來看自己的。

賀蘭克用和李嬤嬤又被召進了宮裡,賀蘭克用說李嬤嬤是凌蓁兒在賀蘭茗玉生產時趕到宮外向他求救的,凌蓁兒也如實說自己跑斷了腿也沒人管賀蘭茗玉死活,惠兒也把她從外面趕走了。賀蘭綰音連忙替惠兒否認,還說那兩名侍衛在宮中期限已滿已經走了,卻不想這二人被賀蘭克用抓了回來,二人如實說了當晚的實情,說惠兒指使他們不讓凌蓁兒進來,還拿錢收買了他們。惠兒連忙求救,賀蘭綰音為了自保也不再理會她,蕭承睿當即下令杖斃惠兒。

蕭承睿也沒再追究這件事情,事後卻對著賀蘭綰音發了脾氣,若說這件事情她不知情,他怎麼可能相信,所在賀蘭茗玉和蕭啟元平安無事。賀蘭綰音失望不已,蕭承睿心裡終究是更在乎賀蘭茗玉肥。賀蘭茗玉沒想到賀蘭綰音對自己的怨氣如此之深,賀蘭綰音又跑來發牢騷埋怨他們想奪走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賀蘭茗玉和賀蘭克用失望不已,沒想到賀蘭綰音會如此心胸狹窄。賀蘭克用警告賀蘭綰音,庸臨不允許再發生手足相殘的事情,要是她再對賀蘭茗玉做出什麼,整個庸臨都不再認她。賀蘭綰音氣急了,哥哥妹妹和姐姐都對她心存芥蒂,連蕭承睿也對她生了氣。

蕭承睿埋怨賀蘭茗玉不知道送些東西來謝恩,賀蘭綰音倒是來了,說是來認錯的,不管她做了多大的錯事都是因為她太在乎蕭承睿了。賀蘭綰音哭的梨花帶雨,蕭承睿頓時心軟了。賀蘭綰音又問蕭承睿,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不如賀蘭茗玉的,蕭承睿稱這件事情事關皇嗣,不管是誰他都會這麼做的。蕭承煦得知這些事情后很早難過,都是他的錯,才讓賀蘭茗玉深陷泥潭,蕭承煦拜託李嬤嬤把當年父皇送給他的玉佩拿給賀蘭茗玉。

賀蘭芸琪得知蕭承睿要取消蕭啟元的滿月宴很生氣,連忙去找蕭承睿,蕭承睿說既然賀蘭茗玉不在乎他的恩寵,取消了又有什麼關係。蕭啟元滿月之日,凌蓁兒一大清早就去了御膳房結果又受了冷眼,連一碗長壽麵都不願意做。賀蘭茗玉早已看淡,宮裡的人都是牆頭草罷了。賀蘭茗玉勸凌蓁兒不要因為她委屈了自己,在她心裡凌蓁兒就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所以想讓凌蓁兒嫁回庸臨。凌蓁兒不肯離開賀蘭茗玉,恰好蕭啟翰這時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