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丁宇何雪琳得到媛媛新線索,丁宇受傷


丁宇將頭髮帶回賓館,他認為穩妥起見他們應該拿著頭髮做一個DNA鑒定,何雪琳卻堅定認為這絕對不可能會是媛媛的頭髮,可現如今只有DNA鑒定才是最好的辦法。陳生良拿著在那撮頭髮出去化驗,他在丁宇何雪琳看不到的地方哭成淚人,他愧對媛媛,愧對自己唯一的女兒,也深怕媛媛會出事。平復下情緒之後,陳生良接了趙總的電話。殊不知,這一夜,媛媛正在離他們不遠處跟著一個小男孩歡喜看星空,歡喜誤把飛機當流星,想讓媛媛許願,他知道媛媛的心愿是不想讓爸爸媽媽離婚,媛媛搖頭輕笑,那不是流星,而是飛機。

次日,丁宇到火車站查了監控卻一無所獲,他為何雪琳買了粥,在聽到陳生良說何雪琳血糖低時,丁宇貼心地為何雪琳放了糖,同時他也重新制定了一個計劃,如果火車站行不通的話,他們就順著郭老太的軌道沿途坐公交車詢問。

歡喜帶著媛媛來到自己家附近,他回家聽奶奶說小福去城裡找爸媽了,他收拾了自己的幾件衣服,也將自己的所有私房錢都拿了出來,準備帶媛媛進城找爸媽。小福奶奶連忙攔下歡喜,可歡喜去意已決,只讓奶奶照顧好自己就背包離開。到了外邊,歡喜跟媛媛會和。

丁宇跟何雪琳在麵館問到新的線索,有一個短髮模樣打扮的小孩跟著一個小男孩在麵館里吃面,那小的喊大的叫哥,二人還十分親熱,何雪琳認為那個人絕對不會是媛媛,丁宇以自己的直覺來判斷認為那個短髮極有可能是媛媛,他到麵館問起了那兩個孩子的細節,在得知那個短髮孩子會吃辣,丁宇更加確定了那個人就是媛媛,媛媛會吃辣,只不過是當著何雪琳的面從來不吃而已,何雪琳還是認為那個人極有可能不是媛媛,丁宇十分篤定,他自己再往發現頭髮的那個地方找過去,而何雪琳則沿街繼續問著。

丁宇的腳被鐵釘扎了,他忍痛將鐵釘拔了出來,跟何雪琳一同來到發現頭髮的地方,二人順著線索往學校的方向走去。看著丁宇慢騰騰的模樣,何雪琳對丁宇頗有埋怨,二人到學校問到了新線索,歡喜曾經帶著媛媛去摸魚,當時歡喜差點被水淹死,正好被路過的醫療隊救了,何雪琳打電話問陳生良,陳生良承認了他確實是救過一個孩子,但是他一直強調那個短髮的就是男孩子,絕對不可能是媛媛。何雪琳擔心媛媛的哮喘病,讓陳生良再好好回想下,陳生良提起他給過歡喜一瓶哮喘葯,歡喜說短髮男孩有哮喘,但他還是認為那個黑不溜秋的孩子不可能是媛媛。聽到這裡,何雪琳跟丁宇氣極將電話掛了,他們又再次跟媛媛錯過,看著何雪琳喪氣的模樣,丁宇安慰起了何雪琳,他們應該高興才是,至少媛媛沒有任何危險,而且她現在也有了哮喘葯了,他們應該高興才是,何雪琳冷靜下來也認為丁宇說得沒錯,但陳生良面對著自己女兒都認不出,何雪琳認為這是上天給她的報應,丁宇認為恰恰相反,他認為陳生良十分愛媛媛,他一個心臟科的醫生隨身帶著哮喘葯就是為了這萬分之一的機會,而這機會也恰好給了媛媛。

何雪琳跟丁宇並不知道歡喜就是小福的哥哥,二人從同學口中問到了歡喜平時的住處,但到住處一番詢問才知道歡喜並不住在這裡,他們一家四口也就是過年才過來住幾天。這條線索中斷了,何雪琳跟丁宇只好另尋其他線索,他們想要先留在學校挨個問問其他學生,找找最新線索。正在這時,丁宇卻突然摔倒,何雪琳一番檢查這才知道丁宇的腳扎到釘子里,但他現在開始發燒了,如果沒有及時打破傷風針的話,丁宇一定會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