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董克輝得知陸朝陽身世 陸朝陽江燦找到傳染源


蔣雲英被送回了醫院,卻依舊不配合問話,因為身體難受記性也不好,就差撒潑打滾了。菁薈商場的排查已經開始了,大家大年三十也過不了年。陸朝陽發現蔣雲英有阿茲海默症,所以是真的記不清見過誰。陸朝陽決定自己去試試,他和蔣雲英說了這個病的嚴重性,勸她好好配合治療一定能好起來。蔣雲英也肯好好說話了,她是真的不記得見過誰了,連早上吃什麼都記不清了。陸朝陽很耐心的幫她畫畫回憶,蔣雲英回憶道下雪那天她開始咳嗽,第二天兒子就來看她了。

江燦和張猛正在看監控,魏濤也接到社區電話趕到了醫院,但堅持說自己十七號沒有回來過,也不知道蔣雲英的病癥。菁薈商場兩個客人又確認了,但是傳染給李夢和孫雪麗的還沒找到,這一點很可怕。張猛問江燦和陸朝陽要不要回去吃個年夜飯,江燦說要在二十四小時完成流調報告,陸朝陽也拒絕了,他們都要回單位去通知密切接觸者。江燦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陸朝陽的辦法則是背法條,每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菁薈商場一共確診了十八例,孫雪麗是最早的,突破口還在她身上。董克輝讓昨晚上夜班的把工作交接一下回去休息,大家卻都不肯回去。陸朝陽很快就打完了電話,還錄了音,董克輝隨手點開一條錄音也驚了,他這種直接的性格確實適合做這種工作。董克輝索性讓他接著打電話,自己去給大家泡麵,於是發現了陸朝陽的筆記,他把大家吃泡麵的習慣都記了下來。董克輝和江燦都沒想到陸朝陽這麼細心,江燦也把陸朝陽今天啟發蔣雲英的事情跟他說,很是欣賞他。

董克輝問推薦陸朝陽來實習的主任為什麼要推薦他來,他的性格明明更適合做理論研究。主任告訴他們,陸朝陽的父母都是感染非典去世的,那年他才六歲,因此留下了很嚴重的心理創傷,根本感覺不到別人的情感,也沒辦法和別人交流,一年後才開口說話。陸朝陽原來患有孤獨症,但是他很聰明,記憶力和邏輯能力都很強。為了來這裡,陸朝陽給主任打了無數次電話。

陸朝陽發現確診的郭海燕和孫雪麗電話號就差兩位數,這絕對不是巧合,董克輝驚訝不已。原來郭海燕曾經也是菁薈商場的售貨員,菁薈商場的曹經理卻說他們沒有聚餐和年會,也沒有員工餐廳,她們並沒有接觸。於是大家比對了三人的銷售記錄,發現有同一個顧客在孫雪麗和郭海燕的櫃檯都消費過,購物卡持卡人姓名是魏百祥。陸朝陽冷不丁說他去世了,他是蔣雲英的丈夫,去年七月份就去世了。董克輝以為是蔣雲英拿著這張卡去消費,這樣傳染鏈就連上了,陸朝陽果斷否認,蔣雲英沒去過菁薈商場,購物卡明細也不會是一個老太太會買的東西。

蔣雲英情況很不好,也沒辦法問話。眾人著急不已,陸朝陽覺得蔣雲英很可能還有個兒子。眾人打算明天去調監控,結果一轉頭,陸朝陽不見了。陸朝陽瞪著三輪車去了蔣雲英家樓下翻垃圾桶,他記得白天門口有盒保健品包裝。江燦和張猛找來,陸朝陽果斷的告訴他們,蔣雲英沒說錯,她兒子確實來看過她,但不是魏濤,而是那個送保健品的。張猛提起所里處理過好幾起類似案件,這種賣保健品的到處認乾爹乾媽騙錢。江燦頓時明白了,很有可能是這個人拿著保健品去看蔣雲英,蔣雲英一高興就把購物卡給了他,於是這個人去商場購物,把病傳染給了孫雪麗和李夢。

凌晨三點,三人順利找到了這個人,他叫做朱喜翔,他收拾了行李準備去外地參加活動。朱喜翔堅持稱自己沒病,陸朝陽果斷對他咽部進行採樣,然後留在這裡看著他。今天上午十點半將會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疫情狀況,而一大早朱喜祥就拉著行李箱要走,陸朝陽連忙阻攔。江燦接到電話,朱喜翔的電話是陰性,朱喜翔理所當然地走了。袁主任和董克輝覺得問題還在朱喜翔身上,疑似陰性不代表沒有被感染,武漢有病例,檢查了四次才被確診。二人調了大數據,發現朱喜翔一月去過湖北黃岡,還在武漢住過三天。江燦和陸朝陽、張猛連忙趕去火車站,路上又急忙轉去機場,朱喜翔說的那個活動在下午一點,只有可能去飛機走。幾人趕到機場,拿準了朱喜翔想要離開的心情,通報他的航班提前十五分鐘起飛。朱喜翔匆忙趕到登機口便被抓了起來。張猛和江燦、陸朝陽加了微信,發現陸朝陽朋友圈沒有內容很好奇,陸朝陽說他沒有朋友,所以不發朋友圈。

陸朝陽好的江燦被通報表揚,新聞發布會進行的也很順利。董克輝給病人家裡消毒,因為高強度工作摔了一跤,卻依舊堅持著獨自完成消毒工作。離開小區時,幾人聽到了小區里傳來的加油和慰問的聲音,每個人都發自內心地為他們加油,眾人不禁熱淚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