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蔣雲英確診逃跑 陸朝陽江燦跟進調查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北京疾控預防中心的流調工作人員一直在緊張的工作中。菁薈商場內有一位工作人員孫雪麗確診,江燦推算接觸的人有上萬人,需要大規模排查,然而也有不同的聲音,現在是春節期間,搞這麼大規模的排查會引起恐慌。此時新冠肺炎還沒有大規模散發,大家都沒有當回事,海鮮市場一位老太太正和老闆爭論有沒有給錢,老太太有些咳嗽,老闆頓時怕了連忙讓她走,老太太離開后才發現自己迷糊沒把錢給人家,只好又返回去把錢給了老闆,結果直接暈了過去。

陸朝陽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說收了一個疑似患者的老太太,不過他不是值班員,只是個實習生,做著換水,複印資料的工作。值班員連忙趕來接電話,陸朝陽意識到這件事情不一般就去會議室報告給了正在開會的主任和江燦等人,還說自己見過這個病人蔣雲英,他有很大的感染風險,十七號確診病例去超市的監控視頻里她就出現過。江燦連忙開始調監控,果不其然,蔣雲英就在其中,陸朝陽確認她和確診病例可能有接觸,她們都去過洗手間,只是監控沒有拍到。主任決定不等檢測結果,對蔣雲英進行流調,可是他們現在人手緊缺,所以主任就把這件事情交給了陸朝陽去辦,再挑一位有經驗的人和他一起去。陸朝陽平時比較孤僻,行事又比較木訥,沒人願意出聲,江燦主動提出和陸朝陽一起去。

陸朝陽和江燦去了醫院穿好防護服開始對蔣雲英進行詢問,蔣雲英很不耐煩,嚷嚷著自己只是感冒,也不肯接受隔離,陸朝陽一貫木訥的說話方式差點把她惹惱了。江燦只好讓陸朝陽在這兒看著,她去找病人家屬了解情況。菁薈商場,董克輝來和商場曹主任談隔離員工的事情,曹主任很抵觸,畢竟過年期間是商場最賺錢的時候。蔣雲英借口上廁所跑了,恰恰這時候陸朝陽收到了她的檢測結果,陽性。送蔣雲英來的賣魚老闆屬於密切接觸者,因為擔心蔣雲英回家把家裡人傳染了,陸朝陽和江燦決定報警。疫情防控指揮部開會,董克輝提出對菁薈商場的員工進行集中隔離,搶在病毒前面掌握主動權,一旦錯過窗口期,他們就是全市老百姓的罪人。

江燦和陸朝陽、警察張猛調查完醫院的監控后發現蔣雲英打了一輛黑摩的走了,這些黑摩的沒有牌照很難調查。疾控指揮部同意了董克輝的提議,不過最難啃的骨頭還是交給了董克輝和主任。蔣雲英身份證上的地址早就搬走了,現在住的是租戶,租戶只知道老伴兒電話,而且打不通。張猛說調查社會關係很複雜,需要單位出面申請很麻煩,陸朝陽拉著張猛就要去查黑摩的,江燦拜託他們去查黑摩的,她去聯繫蔣雲英家屬。記者圍著董克輝問菁薈商場的感染狀況,緊接著菁薈商場一名售貨員也確診了,叫做李夢,上周曾去外地進貨,這麼一來很有可能是李夢在進貨時感染了病毒傳染給了孫雪麗。

陸朝陽和張猛守在醫院門口,張猛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緊張,當時非典好像北京也就幾千例。陸朝陽有些難過的說,每一個確診病例背後都是一個破碎的家庭。董克輝來醫院詢問李夢的情況,李夢的情況不太好,和孫雪麗也不是很熟,上次見還是在聖誕節,但是沒有說話。孫雪麗的發病時間比李夢早,也許菁薈商場存在著兩條傳染源,情況越來越複雜了。張猛提出先回去,陸朝陽卻非要在這裡等,及時凍得瑟瑟發抖,張猛只好自己先回所里看看其他線索。

今天的確診病例是最多的,董克輝趕到醫院發現病人都圍在門診,護士緊張的解釋著。這個護士就是董克輝的女兒,見她沒穿防護服,董克輝連忙給了她一套囑咐她換上。董克輝得知蔣雲英跑了有些著急,這等於放走了一顆定時炸彈,讓江燦去申請調查戶籍信息,還埋怨陸朝陽做不了這一行,江燦試圖解釋,陸朝陽做事很認真。蔣雲英有個兒子叫魏濤,在本市工作。江燦打電話過去卻被以為是騙子,再打已經接不通了。陸朝陽在門口找黑摩的問情況,見摩的司機沒戴口罩便勸他,司機煩了差點和他吵起來,江燦見狀連忙上前打圓場。即便如此,陸朝陽還是遞了個口罩給司機。陸朝陽的實習期馬上要到了,他想留下來,江燦不明白,流調工作不吃香他為什麼想留下來?陸朝陽說做流調可以幫助很多人,即便他們不領情,也至少別讓他們像自己一樣。張猛打電話來說蔣雲英家找到了,三人急忙趕了過去,穿上防護服便進去了,家門沒關,家裡也沒人。三人和社區志願者在附近找人,好不容易發現了蔣雲英,原來她在小區門口等兒子一家回來,但是一直沒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