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陳生良為丁母交醫藥費,丁宇緊抱何雪琳


丁宇遲遲沒有到小福奶奶家,她決定自己去找丁宇,拿著丁宇留下來的地圖,何雪琳這才發覺這張地圖是滇溪的,而上邊圈出來的紅色圈子一定是丁宇去的地方。另一邊,丁父在安所給的照片里也見到了那件衣服,丁宇雖然嘴上沒說是不是媛媛的衣服,但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媛媛衣服無疑,丁父因此揪著一顆心,生怕媛媛出事,

丁宇在滇溪警員馮朝貴的幫助下來發現衣服的河邊查看,二人找了條船下河查看。中途,丁宇接到了村委會裡一個找他的電話,他趕回村委員,回拔了一個電話給安所。丁父正在安所那邊,他將丁母的情況告訴丁宇,想知道那件衣服是不是媛媛的,丁宇確認了那件衣服是媛媛的,他這邊暫時回不去,丁父聽到丁宇確認了衣服的消息,心底深深一頓。

方決聽說了丁母住院,他拿著花過來看望丁母,燕子也終於心平氣和坐下來問起方決去國外學的專業。之後,方決跟母親一同過來醫院,方決母親問過丁母的情況,她想要給燕子介紹一份工作,燕子直接拒絕了方決母親,方決母親臉色黑沉離開了醫院。踏出醫院門口,方決母親直言認為燕子十分沒有教養沒禮貌,二人必須分手,方決也必須去英國沒得商量。

何雪琳順著地圖找到了丁宇,她想知道丁宇究竟瞞著她什麼,她最不願意的就是丁宇瞞著她事情,不跟她商量,丁宇知道如今也瞞不了多久了,他將衣服的事情告訴何雪琳,何雪琳來到河邊,神情異常冷靜,讓丁宇給她時間冷靜冷靜。丁宇給了雪琳時間冷靜,眼看著何雪琳一步步走向河裡深處,丁宇匆忙上前拉住雪琳,雪琳哭著喊她聽見媛媛叫她了,丁宇緊緊抱住了何雪琳,現在還不到絕望的時候,他們現在不能放棄,何雪琳不能夠有事。

丁母住院做手術的費用並不少,燕子對治療費用十分憂慮,古主任卻稱醫藥費已經有人交過了,周圍所有人都沒有交過醫藥費,燕子一番猜測便知道了是陳生良交的藥費。燕子上門來找陳生良,陳生良承認了醫藥費是他交的,但是他並不是想要用錢來彌補丁家,將媛媛買回來,而是發自內心感謝丁家。

丁宇帶著渾身濕透了的雪琳回賓館,雪琳讓丁宇回去,丁宇雖然放心不下丁母,卻也放心不下雪琳跟媛媛,他先將自己的事情放一邊,只讓雪琳給何母回一個電話。雪琳在丁宇的勸說下回了電話,何母本來已經睡了,可她聽到電話聲響還是立馬跑出來接電話,在聽到雪琳就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何母只能忍著自己的難過,安慰起何雪琳,讓她不要放棄希望,繼續找下去,他們一定會找到媛媛的。

丁宇打了一個電話給燕子,燕子將丁母進重症監護室的消息告訴丁宇,丁宇無力地掛斷了電話,而方決一直等在醫院門口,燕子出醫院時看到方決落寞的身影,心底也有所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