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丁宇裝病,獨自一人派出所尋線索


小福向燕子道歉,燕子對小福沒有好脾氣,直到看著小福哭起來的委屈模樣,她這才帶著小福進了房間。為了哄小福高興,燕子拿出自己本來打算送媛媛的發卡,小福十分喜歡這個好看的發卡,可燕子卻將發卡拿下來,稱這是她送給媛媛的禮物,無法再送給小福,小福臉上瞬間布滿失望之色。

丁宇跟何雪琳抵達滇溪,二人來到郭老太的家中,郭老太已經睡著,何雪琳硬是將郭老太吵起,二人偽裝成留學簽證公司的人來問媛媛的消息,郭老太執意稱她沒有見過媛媛,她是自己一個人去辦的簽證,也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郭老太一直說她不認識媛媛,沒有見過孩子,何雪琳如同一個潑婦一樣口口聲聲稱是郭老太將孩子藏了起來,是她拐走孩子,郭老太氣極將二人趕出了房間。

何雪琳難受地在椅子上坐著,丁宇上前安慰起了何雪琳,他生怕何雪琳因他的存在會有負擔,故明確告訴何雪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媛媛。之後,丁宇問起了陳生良沒有跟過來的事情,在得知何雪琳並沒有把陳生良當成媛媛的父親,丁宇臉上的喜色難以言語,連忙為何雪琳拿行李,二人入住一間旅店。

丁宇趁著何雪琳睡著時下樓,他聯繫了地方民警關於那張照片的事情,準備抽空過去派出所一趟,而他也並沒有再回去睡,只到樓下將尋人啟事貼在布告欄上。何雪琳站在樓上看著丁宇所做的一切,心底里五味陳雜。次日,丁宇買早餐到房間,何雪琳準備再去一趟郭老太家裡,她嘴上說著隨丁宇的便,心底里還是想要丁宇跟著她一起去,丁宇面對著何雪琳的質問,他只好謊稱自己肚子疼,何雪琳是學醫的,她一下子就看出了丁宇是在裝病,她在路上拆穿了丁宇的謊言,二人不歡而散。丁宇在不歡而散后想直接去派出所,可眼角餘光卻看到了何雪琳跟蹤他,他嘴角輕笑,只突然出現在了何雪琳的面前。

何雪琳認為丁宇有事情瞞著她,丁宇知道何雪琳非去郭老太家裡不可,但她這樣子上門肯定會再次被郭老太轟出來,故丁宇為郭老太準備了一盒月餅,準備帶著月餅再次上門拜訪郭老太。二人上門向郭老太道歉,郭老太知道二人還在懷疑她,但看到二人態度跟語氣還不錯的份上,她原諒了二人,也讓二人進門招待二人。郭老太願意回答二人的問題,這時丁宇突然接到了民警的電話,他外出接電話,也決定先行前往派出所,留何雪琳在郭老太的家中。

何雪琳從郭老太口中得知她一個人生活的孤獨,女兒出國十幾年,上次回來還是奧運會開幕式的時候,她這麼些年就一直孤獨地活著。郭老太給何雪琳看了自己女兒的照片,看郭老太對女兒的想念,何雪琳也瞬間想到了自己的母親,

丁宇在派出見到了照片中的衣服,確認了那件衣服就是媛媛的衣服,而這件衣服是在田家嘴的洮河河邊發現的。現場只有幾個可能,一是衣服是從過路的車上掉下來的,二是衣服有人扔在河邊的,三是衣服從河的上游衝下來的,那邊的民警已經組織開始尋找這件事情的來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