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丁宇何雪琳前往蘭溪,小福暫住丁家


何雪琳回了家,她來到何母曾經生活的房間,想起了何母自己的每一分好,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給何母,在這個時候,她也想自己的媽媽了,而樓下的陳生良一直等不到何雪琳,他看著掉落在地上的尋人啟事,只撿起了尋人啟事,開車離開。

次日,丁宇睡醒的時候何雪琳已經離開,她給丁宇跟小福準備了兩份早餐,並將媛媛的毛巾和杯子給拿出來給小福用。何雪琳獨自一人來找丁父,她從丁父口中得知了陳生良來過丁家,丁父早已經知道何雪琳跟陳生良的關係,但他認為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一家人的將來和現在。何雪琳想開口談起她跟丁宇離婚的事情,安所長卻在這時來短信,說是老太太的身份確認了,丁父連忙讓何雪琳打電話通知丁宇,他們三人到派出所碰面。

安所長已經確定了那名老太太的身份,老太太是一名退休教師,自己一人獨居,不久前來到了本市辦簽證,他們派出所已經讓人上門,但是那名老太太卻堅稱她是獨自一人回來的,並沒有帶孩子。郭老太在辦簽證的這件事情上相當固執,但據他們所調查的結果,簽證代辦公司跟郭老太約好的時間,郭老太卻爽約了,而她並沒有交待清楚原因跟理由。

何雪琳決定上門找郭老太,丁宇也要一同前往,何雪琳本不願意讓丁宇跟著,丁宇認為自己的媛媛的爸爸,她必須去。正在這時,安所喊丁宇到辦公室,她拿出了一張照片給丁宇看,丁宇深知媛媛可能出事了,卻還是在何雪琳跟丁父面前強撐笑顏。

燕子接到單位的電話,單位已經解散,她獨自一人過來領方決留下的東西,所有人都以為她跟方決會結婚,可現實是他們二人早已經分手。抱著這兩箱東西,燕子直接將東西扔在了垃圾桶。就在她準備離開時,一名拾荒老頭準備撿這些東西,燕子卻上前護著方決的東西,將東西領走。燕子打電話給方決,她讓方決過來領走東西,這些東西都是方決之前送給燕子的,方決沒有想到現在就連公司雜物燕子都要跟他劃清界限,他從燕子的口中知道了媛媛不是丁宇親生的,他想寬慰燕子,如果媛媛不是丁宇親生的,丁家也就不用那麼累找孩子了,燕子是打從心底里疼愛媛媛,她氣極離開,也明確告訴方決,她永遠都是媛媛的親姑姑,所以她不會放棄找媛媛的。

丁父將小福帶回家,小福的乖巧可愛令丁母十分開心,雖然小福跟媛媛長得很像,但她還是分得開二人。燕子回到家發現小福的存在,她認為丁父的做法十分不妥,萬一丁母受刺激了怎麼辦,如今並沒有人能夠照顧小福,丁父認為這是如今最好的辦法了,他讓燕子不要再管這件事情,只要先將她的事情處理好就行了。

小福在丁家住下,小福想幫燕子洗碗分擔家務,可她並不認識洗潔清這種東西,她胡亂擠出一堆洗潔精,燕子著急地拿過了她手中的盤子,盤子卻不小心摔碎,燕子遭到了丁父的責罵,她生氣離開,小福心底愧疚地向丁父道歉,丁父卻不捨得責怪小福。

丁宇跟何雪琳再次來到蘭溪,何雪琳看到了派出所提供的照片,十分堅定認為照片上的那個人就是媛媛,而民警問起另一張照片的事情,丁宇深怕何雪琳受刺激,只讓民警瞞著何雪琳,二人順著線索一同前往郭老太獨居居住的滇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