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丁宇助何母瞞天過海,陳生良懷疑媛媛身世


何母跟洪叔準備回去,何雪琳跟丁宇送二人到火車站,可丁宇卻臨時支開了何雪琳,何雪琳執意要送何母,她的語氣不是很好,洪叔因此跟她吵了起來,最後二人不歡而散。看著雪琳離開,丁宇這才陪著洪叔跟何母進火車站,但是二人剛進火車站就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原來這一切都是何母跟丁宇早已經計劃好了,何母不願意回去,但她也不想讓何雪琳分心,所以決定在家附近租個便宜的旅館住下來。明天就是何雪琳的生日,丁宇想爭取讓何母陪雪琳過個生日,何母知道雪琳脾氣倔,她讓丁宇好好諒解雪琳,丁宇知道雪琳的心直口快,他一直以來都用自己的方式包容著雪琳。

何母跟洪叔住的這個賓館是丁宇付錢的,洪叔問起房錢的事情,何母看到洪叔又對錢斤斤計較的模樣,她有些不悅讓洪叔自己離開,洪叔卻一番肺腑之言地提起他的心愿,他一直攢錢只是為了讓何母在他走之後過上好日子而已,他怕雪琳照顧不好何母。丁宇將所有的錯都攬在自己身上,洪叔認為丁宇只是口頭認錯而已,他讓丁宇務必辦成明天的事情,何母只是想為雪琳過個生日而已,如果連這件事情丁宇都辦不好,他也沒有辦法再繼續幫丁宇了。

方決拿著禮品在丁家門口徘徊著,丁父帶著方決進了門,讓方決好好跟燕子談談。方決要出國三年,他不願意跟燕子分手,希望燕子能夠等他三年,他之所以出門都是被他爸媽逼著去的,燕子卻執意與方決分手,不願意再跟他有任何糾纏。

洪叔跟何母在賓館住下,洪叔出門買東西的時候還給何母買了一個望遠鏡,二人來到天台,用望遠鏡正好看到了丁宇家裡的陽台。另一邊,陳生良一直陪著何雪琳找媛媛,何雪琳在外邊找了一天線索卻沒有結果,她臉色不佳,只讓陳生良送她回家。

丁父讓丁宇到家裡找一些媛媛不玩的玩具,丁宇在房間里看著媛媛的那些舊玩具,忍不住想起他們一家三口之前的幸福生活,淚流滿面。與此同時,陳生良送何雪琳回家,何雪琳不願意讓陳生良送到家門口,陳生良卻執意送何雪琳到家裡,他看著地上的拖鞋忍不住回想起了他跟何雪琳交往之時的事情,何雪琳不願意跟陳生良有過多的糾纏,她讓陳生良離開,她有些累了想休息會。陳生良想看著何雪琳睡了再離開,何雪琳再次跟陳生良攤牌,陳生良想繼續愛何雪琳,跟何雪琳回到過去,何雪琳再次明確告訴陳生良,她跟陳生良再無可能,陳生良問起了媛媛的事情,何雪琳知道陳生良已經懷疑起媛媛的身世,但她絕不許陳生良提這件事情。

何雪琳跟陳生良爭吵之時,丁宇的打呼聲從媛媛房間里傳來,何雪琳這才知道丁宇在家,她看著丁宇在房間里睡大覺的樣子有些生氣。等丁宇清醒,何雪琳在丁宇出門時發現了他包里裝著媛媛的玩具,她要求丁宇將玩具放回去,也讓燕子將樂高還回來,丁宇認為何雪琳太過不可理喻,他這次沒有聽從何雪琳的話,只徑自帶著玩具出門,他相信他們的女兒,媛媛從來都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何雪琳看著丁宇出門,她落淚大哭,而陳生良一直陪著何雪琳,不管何雪琳變成什麼樣,他心底里始終深愛著何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