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陳生良懷疑媛媛身世,小福父母下落不明


燕子跟洪叔一同坐下來吃面,燕子聽洪叔講起來他之前的風流往事,洪叔則知道了燕子雜誌社已經停刊的事情。這時,雪琳打電話給洪叔,燕子從洪叔口中知道了陳生良送的雪琳回家,丁宇還沒回來,她也不打算在這裡多留,只起身離開,而洪叔知道了燕子跟方決的事情,準備幫二人一把。

丁宇帶著小福一起走,車票緊張的原因他只買了一張硬卧,他把位置讓給了小福,自己則在一邊坐著。列車員過來例行檢查,他問起小福的察覺到丁宇跟小福之間的關係十分奇怪,他試探地問起了小福的名字,丁宇不願意透露過多,只稱小福是他的女兒丁媛媛,這次是帶她來蘭溪旅行的。列車員不放心,他上前叫醒了迷迷糊糊的小福,在聽到小福名字跟丁宇提供的不同時,列車員準備對丁宇進行檢查,丁宇交待了事情經過之後,列車員打電話跟何雪琳核實情況。在了解清楚所有事情之後,列車員在第二天為丁宇插播了一則尋人啟事,想幫丁宇找找孩子。

何母因為雪琳讓她回去而感到不開心,洪叔經過這次事情絕對聽從何母,如果何母想回去他就跟著回去,如果何母不願意回去他就陪著何母。經過一整夜的思考,丁母決定回去,洪叔又大發奇想,稱這一次絕對是丁宇讓何雪琳趕他們走,何母卻認為丁宇不是這種人。

燕子陪著丁母過來醫院複查,古主任叮囑丁母要好好休息,支架並不是萬能的,只有好好休息才能養好身子。同時,陳生良也回到醫院上班,燕子在送走丁母之後來找陳生良,陳生良知道燕子的來意,他故意提起他昨天是跟何雪琳、何母一起回來的,燕子這次並不是想聽陳生良說這些的,他問起陳生良究竟是什麼時候跟何雪琳分手的,這件事情關係到了媛媛,陳生良聽此猛然想起何雪琳在夢中的呢喃,這才意識到了媛媛極有可能是他的孩子。

丁宇帶著小福回來,何雪琳跟安所、丁父一起去接,何雪琳跟丁父一開始還以為是媛媛回來了,可丁宇解釋稱這並不是媛媛,何雪琳眼睛瞬間淡了下去。她耐著性子陪著丁宇去了建築工地找小福的爸媽,可小福爸媽早在兩個星期前已經辭職不干,丁宇也瞬間懵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陳生良自從見過燕子后就一直魂不守舍,他一邊想著燕子的話,一邊想著何雪琳的話,而丁宇跟何雪琳因為小福也發生小吵,何雪琳要求丁宇將小福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