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方決燕子分手,丁宇準備帶小福回家


陳生良在醫院里接到了趙總的電話,趙總那邊有急事讓他儘快回華廈,陳生良沒法送小福回家,小福不舍陳生良哭成淚人,她想讓陳生良帶她去找爸媽,陳生良卻沒法帶小福走,他只出言安慰小福,等到中秋節的時候她爸媽就會回來了。

次日,陳生良帶著小福來到賓館,他讓丁宇送小福回去,他有急事要回華廈,所以他想讓何雪琳跟何母跟他一起走。丁宇來何雪琳房間,他勸何雪琳回去,何雪琳不願意回去,何母加以勸說,何雪琳這才答應回去,見何雪琳放心不下小福,丁宇讓何雪琳放心,他會負責把小福送回家。

燕子帶著丁母出來散心,丁母的情緒一直不穩定,她始終牽掛著媛媛的事情,燕子一直陪著丁母,她向丁母承諾,等媛媛找到了,她跟方決就結婚。正在這時,方決一通電話打給了燕子,讓燕子立即過去一趟,本來方決的母親是想自己跟燕子談,但方決希望他母親能夠迴避,他母親這才坐到了另一張桌子。方決這次是來跟燕子說他要出國的消息,雖然二人已經談婚論嫁,但家裡的安排他抗拒不了,方決的這個決定意味著二人的感情走不遠,方決的母親生怕方決會有猶豫之心,她語氣強硬地過來將這個消息告訴燕子,燕子接受了這個消息,也收下了方決母親的一萬塊錢。之後,方決追著燕子跑出去,燕子知道了方決的意思,她感謝方決這陣子一直幫忙找媛媛,同時她也將一萬塊錢砸在方決身上,這一萬塊錢就當是她對方決的感謝。

丁宇送小女孩小福回家,小福從丁宇口中知道了媛媛跟她長得十分像,她問起媛媛的事情,丁宇只稱媛媛是跟他們玩捉迷藏的遊戲藏起來了,他跟何雪琳是媛媛的父母,而陳生良是他們雇來的隨行醫生。聽到這裡,小福發出「哇」的一聲感嘆,跟丁宇的關係也親近了許多。

陳生良跟何雪琳準備買票回去,何母拉住何雪琳,想知道何雪琳要跟丁宇離婚究竟是不是認真的,二人離婚的事情與陳生良有沒有關係,何雪琳現在心思都在找媛媛上,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心思想這個,她也讓何母跟洪叔儘快回去,二人在這裡並幫不上什麼忙。

丁宇送小福回家,小福奶奶熱情地招待了丁宇,雖然小福家裡十分窮,可小福奶奶堅決不收丁宇給的錢,丁宇從小福奶奶的口中也得知小福父母為了掙錢,中秋節是沒有辦法回家的,小福十分想念她的父母,在看到丁宇準備離開,小福上前懇求丁宇帶她坐火車去找她爸爸媽媽,丁宇想起媛媛之所以去火車站是因為想去找姥姥,他一時心軟也就準備帶小福一起回去,小福父母就在他們那邊工作。

二虎陪著丁父一家小區一家小區跑,一看就是一整天的監控,二虎看監控時這才體會到民警的辛苦,雖然找媛媛的過程很辛苦,但二虎還是任勞任怨陪在丁宇身邊。

燕子跟方決吵架了,她來到丁宇家裡收拾之前方決送給媛媛的玩具,準備退給方決,洪叔攔住了燕子,他也猜測到了燕子跟方決吵架了,在他猜到二人吵架是因為方決準備不辭而別時,他倒是先在燕子面前哭了起來,何母也同樣是對他不辭而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