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丁宇趕往蘭溪,媛媛再現新線索


王雪琳跟毛毛媽談了起來,毛毛媽的孩子已經丟失了整整十年,這十年裡夫妻二人為了找孩子四處奔波,吃了不少苦,王雪琳安慰毛毛媽也安慰著自己,孩子一定會找到的。同時,她也從毛毛媽口中得知這裡的公安局剛剛抓了一個人販子集團,解救了許多孩子,他們這一些丟了孩子的人都在這裡等消息,何雪琳心底再次燃起一絲希望,不願意放過任何可能找到媛媛的機會。

丁宇在小區公園裡找到了洪叔,他給洪叔重新寫了一份保證書,他相信媛媛一定會找回來的,他跟雪琳也不會離婚,所以渡過這個難關之後這十萬塊錢他也會儘快還給洪叔。洪叔知道丁宇跟何雪琳的關係不牢固,他問起媛媛究竟是不是丁宇的親生女兒,丁宇十分肯定地告訴洪叔,媛媛是在他跟何雪琳的期盼下出生的,這麼多年來他看著媛媛一天天長大,媛媛開口說話的第一句不是媽媽,而是爸爸,他就是媛媛的父親。話落,丁宇讓洪叔上去哄哄何母,他則準備去蘭溪找何雪琳。

丁父在家裡研究各種公益平台,想要想辦法儘快找到媛媛,燕子問起何雪琳跟丁宇的去向,她向丁父提起陳生良就是何雪琳前男友的事情,她一直猜測著何雪琳出軌陳生良。另一邊,洪叔回到家將欠條交給了何母,他當著何母的面撕毀欠條,並鄭重向何母道歉,反思了自己的行為,何母這才原諒洪叔,和洪叔重歸於好。

丁宇來到蘭溪,他在公安局貼尋人啟事,卻碰到了毛毛爸媽在爭吵,二人爭吵時毛毛媽暈倒過去,毛毛爸讓丁宇上去幫忙叫下小何的愛人,丁宇熱心腸地上去,卻發現小何的愛人就是陳生良,何雪琳看到丁宇有些意外,陳生良開口解釋何雪琳在機場等丁宇到最後一分鐘,他是不放心何雪琳才陪過來的,丁宇只讓陳生良下去幫忙看看毛毛媽,自己獨自一人轉身離開。

陳生良忙完毛毛媽的事情,他在樓下見到了垂頭喪氣的丁宇,認為丁宇剛剛跑開的行為太過幼稚,也再次解釋了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雪琳房間的原因,他不放心雪琳。之後,丁宇來到房間見何雪琳,他解釋稱他之所以會耽誤是因為何母跟洪叔吵架了,何雪琳本想打電話問何母,可丁宇卻攔住了何雪琳,再加上外邊大喊一聲公安局將孩子送過來了,何雪琳跟住在這棟樓里的所有人都狂奔向外邊等著孩子。

何雪琳站在人群里,她眼看著所有孩子一個個被認領離開,她奔潰地上前揪著成警員的衣服,想要媛媛回來。丁宇緊抱著失控的何雪琳,他陪在何雪琳身邊,直到何雪琳的情緒逐漸平復下來,他這才背著眼神空洞的何雪琳回了房間。陳生良給何雪琳檢查了身子,可何雪琳卻眼神空洞,毫無生氣,就連何母的電話也不接,何母再次逼問了洪叔,這才得知雪琳跟丁宇去蘭溪了,她二話不說要洪叔陪她去蘭溪。

毛毛媽過來看望何雪琳,她出聲安慰何雪琳,找孩子本身就是一場持久戰,何雪琳不吃不喝的根本行不通。如今破案組的行動已經結束了,毛毛媽讓幾人先行準備回去的事情,現在再繼續在這裡已經沒有意義了。何雪琳起身吃飯,也決定回去找線索。三人踏上前往機場的路,可一名男人卻在這時打電話給了何雪琳,聲稱他見過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