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陳生良陪何雪琳去蘭溪,何雪琳對丁宇失望


何母拿著欠條跟洪叔攤牌,天底下就沒有做父母的要孩子還錢,既然洪叔這麼見錢眼開,她跟洪叔也沒什麼好談的,準備跟洪叔離婚。洪叔知道何母動怒了,他巧言安慰著何母,提起了自己的沒安全感,何母聽此,她心軟地反過來安慰著洪叔,當場將欠條給撕了,洪叔看著撕碎的欠條心疼得不行,何母當下就將欠條撂下,讓洪叔自己去粘去。

萊姐從陳生良口中得知了何雪琳是陳生良的前女友,她開玩笑認為媛媛長得比較像陳生良,陳生良卻笑了笑,搖頭否認,並不知道媛媛的真實身份。之後,陳生良打電話給何雪琳,想知道媛媛的消息,丁宇接了電話,卻在何雪琳來時將電話轉交給何雪琳,丁宇雖然迴避沒在場,可他還是事後關心起了何雪琳跟陳生良的談話。同時,何雪琳告訴丁宇她準備去蘭溪,今天的航班,丁宇認為何雪琳太過魯莽,他想讓何雪琳回家再好好商量商量,何雪琳卻情緒激動,執意要去一趟蘭溪,她絕不放過任何一絲可能。

何雪琳到公司預支了趙總單子的提成,也見了陳生良一面,,他想知道媛媛回來后何雪琳還會離婚嗎,何雪琳坦稱這無關陳生良的事情,無論她離不離婚,陳生良與她都再無可能,她給陳生良打了一張借條,陳生良卻抓住了何雪琳的手,他不願意放棄何雪琳,何雪琳面對著陳生良的深情,半點都沒有被打動,只甩開了陳生良的手起身離開。

丁宇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去蘭溪,洪叔卻攔住了丁宇,不依不饒要求他再寫一份欠條,丁宇趕時間,他本想趁著何母沒回來之前離開,可丁宇還沒簽字何母就回來了,洪叔沒等到丁宇的簽字不肯讓他離開,何雪琳打電話來提醒丁宇,丁宇想離開何母卻拉住了丁宇,她也從洪叔口袋里找到了丁宇寫的那張欠條,當場跟洪叔鬧起脾氣。丁宇眼看著時間就要來不及了,他匆忙拎著箱子離開,洪叔卻追了上來,他為了十萬塊錢當場拉著丁宇不肯讓他離開,還奪了他的手機,丁宇無法只好讓洪叔打電話給何雪琳,何雪琳生怕二老擔心,只好瞞下此事,洪叔更不肯讓丁宇離開,丁宇只好自己拉著箱子先走,但他終究是趕不上航班,反倒是陳生良一直陪著何雪琳,跟她一同去蘭溪找媛媛。

丁宇垂頭喪氣地回家,卻發現何母獨自一人坐在客廳哭,而洪叔則收拾行李離開了家,他安慰過何母便回了房間,也在手機里看到了何雪琳發的微信,何雪琳對他失望至極,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向何雪琳解釋。來到媛媛的房間,丁宇看到了那束他給雪琳準備的八周年玫瑰花,玫瑰花里還藏著他給何雪琳準備的戒指,可一切都變了,

丁父得知何雪琳去蘭溪了,他讓丁宇打電話給何雪琳,如果何雪琳不肯回來,丁宇必須去一趟蘭溪陪著何雪琳。陳生良一直陪著何雪琳,何雪琳在蘭溪碰到一對同樣是找孩子的夫婦,在得知那對夫婦找了十年的孩子,何雪琳心底更加恐懼驚慌,深怕會找不到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