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媛媛再次失蹤,燕子得知媛媛並非丁宇親父


丁家跟何家在電視上看到了何雪琳的一番真情哭訴,二虎跟丁父也同樣在路邊神色黯然,丁父更是忍不住抹了把淚水。電視剛一播出,就有一名老頭打電話稱他有媛媛的下落,只不過他住的地方沒有電話,他只好讓媛媛留在家裡別亂跑,他到小賣部打電話通知媛媛的父母。

派出所跟丁家接到電話后就往小賣部趕,小賣部的店主帶著二人來到老頭家裡,二人從老頭的口中以及老頭住處牆上的塗鴉得知了媛媛確實是這幾天都住在這裡,據老頭說,媛媛並不愛說話也不愛笑,只一直撿著小石頭在牆上畫阿畫。除了這些畫之外,何雪琳還發現了媛媛的書包跟水壺,何雪琳更是心底著急,一直喊著媛媛。

老頭打電話到這會兒已經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媛媛再度失蹤了半個小時,老頭也十分自責,丁宇還在外邊角落裡發現了媛媛的哮喘噴霧,如今媛媛身上沒帶葯,何雪琳更是擔憂媛媛會遇到危險,一家人在附近一直喊著媛媛,可直到天亮也沒有找到媛媛的蹤影。安所在第二天先讓人將老頭帶回去問消息,她安慰丁父,媛媛的下落對於警方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至少證明媛媛還是安全的。

老頭被帶到警局問話,他坦白了他之所以沒打電話報警是看媛媛十分乖巧,他自己一個人十分孤悶所以就把媛媛留下來,他從來都沒有欺負虐待媛媛,而據他交待,媛媛曾經問過他坐火車的事情,她想去找她姥姥,好讓她爸媽不離婚。何雪琳打電話給安所長,安所長開著免提,二人也聽到了媛媛一直鬧著不肯回家,還犯了一回哮喘,二人都心底擔憂。掛斷電話后,何雪琳心底奔潰,她跟丁宇的矛盾再次升級,在情緒奔潰之時還說出了媛媛不是丁宇女兒的事情,丁宇還想幫何雪琳瞞下這件事情,可燕子已經聽到了這件事情,何雪琳想讓這顆定時炸彈爆出來,丁宇卻拒不承認,他向何雪琳跟燕子強調了媛媛就是他的親生女兒,不肯讓任何人說一句媛媛跟他沒有關係的話,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履行著當年答應何雪琳的承諾,他從來都沒有變過,是何雪琳看不見了,這件事情現在糾纏並沒有任何意義,

燕子找上何母,她直接問起媛媛究竟是不是丁宇的親生女兒,何母直接點頭,這件事情何母並不知道,何母打電話問了何雪琳。何雪琳的情緒已經平復了下來,她向丁宇道歉,剛剛她是在跟自己生氣,丁宇並沒有怪何雪琳,只是他深知這件事情瞞不住了。

丁父一直為媛媛的事情而奔波著,他讓丁宇跟何雪琳先上派出所再找找線索,何雪琳見了老頭,老頭將他遇到媛媛的事情娓娓道出,他有想過要送媛媛回家,可媛媛卻一直不肯回家,而媛媛那個包是媛媛最重視的東西,裡邊有著他爸爸專門給他媽媽買的眼藥水,媛媛晚上睡覺都不肯鬆開那個包,聽到這裡,饒著脾氣再好的丁宇都忍不住,他質問老頭為什麼不打電話報警,老頭哭著向二人道歉,他實在是太孤單了,好不容易有一個孩子願意留下來陪他說話,他捨不得送孩子走,也就由著孩子留下來,只是沒有想到媛媛會再次走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