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何雪琳感謝陳生良,何雪琳丁宇上電視台


韓雯雯過來家裡看望何雪琳,她一直陪伴安慰著何雪琳,何雪琳打從心底里感謝韓雯雯,一直以來都是韓雯雯一個人在幫她,韓雯雯抿著唇瓣,再三猶豫之後還是將陳生良借了何雪琳十萬塊錢的事情告訴她,何雪琳心中五味陳雜,門外的洪叔卻將這件事情聽在耳里,準備有所行動。

二虎當街羞辱丁父,安所將二虎叫進了派出所,她把居委會這些年的家訪記錄給了二虎看,這些年丁父是如何對待二虎母親的他們都看在眼裡,也就二虎不識好人心。二虎從派出所出來之後就臉色凝重,得知了自己母親的低保跟身後事都是丁父處理的,黑子自從拿了十萬塊錢也過意不去,他坦白了縱然他有心想照顧二虎母親,可也自身難保,如果二虎心底里過意不去的話,他們還是把十萬塊錢還給丁家吧。

燕子氣極找上陳生良,想要讓陳生良身敗名裂,陳生良看著強闖他辦公室,毫無素質的燕子,他不客氣地回擊,令燕子一句話都反駁不了,只生氣地離開了辦公室。同時,洪叔也在辦公室門口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他在燕子離開后客客氣氣找上陳生良,他得知陳生良也借了何雪琳十萬塊錢,故讓陳生良拿到錢的時候跟他說一聲,他一直擔憂著他那十萬塊錢會打水漂。看著洪叔斤斤計較,一副嗜錢如命的模樣,陳生良不客氣地將洪叔趕走。

何雪琳得知了十萬塊錢的事情,她感謝陳生良,也見了陳生良一面,十萬塊錢她會想辦法還給陳生良,但她希望陳生良不要再繼續幫她了,她要找媛媛還要應付一家老小,她實在沒精力應付陳生良。陳生良抿著唇瓣,答應了何雪琳,只要對何雪琳好,無論做什麼他都願意。

丁宇過來找何雪琳,他不客氣地跟著離開的陳生良宣誓主權。在陳生良離開后,丁宇跟何雪琳提起電視台是陳生良幫忙的事情,他想知道何雪琳知道這件事情後會有所改變嗎,聽到丁宇質疑試探的語氣,何雪琳再次失望,也再次向丁宇強調二人根本不適合,丁宇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她更不知道丁宇要的是什麼,她可以答應找回媛媛后重新考慮離婚的事情,但她卻很明白,她跟丁宇不合適。

丁母剛出院,丁宇按照陳生良的囑咐將家裡有關媛媛的東西都收了起來,他打電話讓燕子看緊了丁母,不要讓她看電視,可燕子卻不明白丁宇的想法跟用心,她認為丁母已經好了,就算是看電視也無關緊要。說是這樣說,燕子還是讓方決幫忙將電視機暫時弄壞,來攔著丁母看電視。另一邊,何雪琳正準備去破爛場那邊找媛媛,丁宇卻認為媛媛不會往那邊走去,如今天已經快黑了,而且何母也準備看電視,何雪琳也怕何母受不了這個刺激,他勸說何雪琳回家,來攔住二老看電視。

丁宇在家接到了何雪琳的電話,何雪琳為攔著二老看電視,她打電話讓丁宇帶著父母過來他們家裡,自己則以丁宇父母過來吃飯為由將二人趕去了超市,關了電視。飯桌上,丁宇感謝洪叔跟何母這陣子以來的幫助,洪叔不會說話,他情商低說的一番話令丁母想起媛媛忍不住落淚,何母連忙斥責洪叔,讓他閉嘴吃面。吃完飯後,一家人坐了下來,縱然丁宇跟何雪琳想百般阻止,可丁母還是看到了節目,得知了丁宇何雪琳準備離婚一事。

丁父在路邊攤看到了丁宇跟何雪琳上電視的節目,他忍不住坐了下來,二虎拎著一打啤酒坐在了丁父身旁,他提起丁父給自己母親送終的事情,他一邊打從心底里感激丁父,一邊又討厭丁父的多管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