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丁宇燕子大吵一架,陳生良收到投訴信


丁宇跟何雪琳來到電視台,電視台要一段媛媛的視頻,丁宇想起出事那天攝像機放在丁家了,他打電話讓燕子從丁家取來攝像機。燕子著急正準備回家拿攝像機,洪叔卻來醫院送飯,他在門口攔住了急匆匆的燕子,跟她扯長扯短,還認為燕子極沒教養,燕子不甘示弱,她反提起了何雪琳凶巴巴的性子,洪叔跟燕子急了起來,他不慎將湯灑落在地,自己隨手從褲兜里掏出一張紙擦手,燕子眼尖看到了這張紙正是丁宇寫下的欠條,她二話不說將欠條撕了,跟洪叔鬧得極其不愉快。

安所讓丁父來一趟派出所,她查到拿走十萬塊走的嫌疑人,丁父看著模糊的照片,猜測他極有可能是黑子,但是還是沒有跟安所說,只準備自己去處理這件事情。

陳生良拜託萊姐瞞住了他從中幫忙的事情,萊姐在二人上節目之前明確告訴二人,上節目是有風險的,二人也會開始接受社會輿論。為了找媛媛,二人願意承擔一切風險,燕子也給二人送來錄像機,她以為丁宇在電視台認識人,丁宇只稱次是電視台找上他們的,燕子對何雪琳還是沒有好語氣好臉色,她始終認為何雪琳跟陳生良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

何雪琳跟丁宇如期錄節目,二人節目上的狀態都十分疲勞不好,休息期間,何雪琳看到了攝像機里的一段錄像,這才知道媛媛之所以離家的原因。錄節目期間,主持人問起了孩子失蹤的原因,何雪琳已經知道了媛媛離家出走的原因,她在屏幕前提起了媛媛是因他們二人要離婚而跑掉的,她在攝像頭面前坦承了媛媛離開的原因,也哭著懇求媛媛能夠回來,如果媛媛不希望她離婚,她為了媛媛可以不離婚。

燕子已經知道了電視台的事情是陳生良安排的,但陳生良的隱瞞令燕子備感不悅,燕子打從心底里認為何雪琳跟陳生良有姦情,她在路邊喝得酩酊大醉,方決一直陪著燕子,燕子到第二天醒來才得知她昨晚喝醉去醫院的投訴箱里寫了舉報信。這封舉報信投到了院長的信箱里,陳生良因這事遭到了主任的批評,主任是絕對相信陳生良人品的,但他也知道陳生良跟十六床病人有關係,如今丁母已經達到了出院的條件,主任讓陳生良先讓丁母出院,而院里有一個送醫下鄉的名額,他建議讓陳生良去,也好躲躲這邊的麻煩,給院長一個好印象。

陳生良過來病房通知丁母出院,他將丁宇叫出病房,囑咐丁宇要照顧好丁母的情緒,他同時提起二人上電視台的事情,也拿出了匿名投訴信,不管這封信是誰的,陳生良都認為何雪琳擺脫這個家庭是正確的。之後,丁宇拿著這封匿名信來找燕子算賬,燕子認為自己做的沒有任何錯,她提起電視台節目是陳生良安排的,這件事情何雪琳沒告訴丁宇,難保不會有更大的事情瞞著丁宇。燕子口口聲聲稱何雪琳紅杏出牆,她算狠了要讓何雪琳凈身出戶,丁宇容不得任何人詆毀何雪琳,他也絕對不會跟何雪琳離婚的,如果燕子再繼續這樣詆毀何雪琳,他就當沒有燕子這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