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丁家再花十五萬尋線索,丁宇受傷


丁宇跟何雪琳過來見知情人,可那位大姐卻沒有帶她丈夫來,只稱她丈夫將所有的事情經過都告訴她了,那天她男人看到了小女孩一個人就問她去哪兒,後來她男人有事就離開了,見這位大姐也不知道什麼具體的線索,丁宇乾脆拉著何雪琳準備離開,大姐生怕到手的錢飛了,這才打電話給自己的丈夫,他丈夫就在不遠處朝著二人走來。

老丁偽裝成路人在旁邊一直幫二人盯著,他看到那名男人,想起了他聽過的電話,那名男人是個騙子。只見那名男人一開口就問丁宇要錢,丁宇謹慎著問著男人,可何雪琳卻生怕男人不肯透露孩子下落,她將錢給了男人,男人支支吾吾稱孩子往東邊去了,他拿了錢就想跑,丁宇跟老丁察覺到男人是騙子,撒腿就追向男人,將十五萬搶了回來。錢拿回來后,何雪琳卻情緒激動地拿刀對著大姐,大姐口口聲聲稱她沒說謊,丁宇卻說她是騙子,她不知道該相信誰。老丁安慰著雪琳,讓雪琳平復下情緒,丁宇沒說謊,那名女人也沒謊,而剛剛的那個男人說謊了,她並不是大姐的丈夫,而是弟弟。

丁家將那名女人帶到派出所,那名女人死活不開口,而她的弟弟則在這時來到派出所,他表示可以提供媛媛的真實線索,但是要求何雪琳答應他一個條件。隨後,何雪琳過來單獨與大姐聊聊,她提起自己自從丟失女兒后就一直處於奔潰的邊緣,看著何雪琳的落淚難過,大姐遞上了紙巾,也將她丈夫打的那名男人下落告訴何雪琳,只要那名男人不追究她丈夫趙永貴的責任,她丈夫就能夠回來,她也願意透露出媛媛的線索。

媛媛已經丟了八天,陳生良請自己電視台的朋友萊姐幫忙,希望她能在電視上播一出節目,找找孩子。另一邊,何雪琳跟丁宇準備去找那名被打的男人羅師傅,丁宇為了好看特地買了點禮品,那幫人魚龍混雜,丁宇怕何雪琳不安全,故自己去見羅師傅。他費盡口舌讓羅師傅簽下一張保證書,他再把那十五萬給了羅師傅。保證書拿到手,丁宇第一時間過來找羅雪琳,羅雪琳聽到丁宇有些可惜十五萬沒砍成價,她當場有些生氣地離開,沒有想到丁宇到這個地步上還計較著孩子。

何母跟洪叔過來看望丁母,丁母看到一夜之間綉完的鞋子,她認為是菩薩顯靈了,明明這雙鞋她才綉一半,何母聽到丁母在誇著鞋子的綉功,她心底偷樂,卻又不願意讓丁母喪失希望,只稱確實是菩薩顯靈了。

何雪琳跟丁宇拿著保證書過來找大姐,大姐卻沒有想到二人真去找羅師傅了,她跟二人問起方向盤的鎖,只有羅師傅將那把指紋的鎖交出來,她丈夫才可以放心回家來。丁宇跟何雪琳十五萬已經給了,但那個鎖他們並沒有拿到手,何雪琳跟丁宇只好再次準備找羅師傅要回方向盤鎖。出門時,丁宇被洪叔攔住,洪叔一直著急他那十萬塊錢,他強拉著丁宇,硬是要丁宇給他寫了一張欠條,他才肯放丁宇離開。

何雪琳跟丁宇前後來找羅師傅,可羅師傅卻不肯交出方向盤鎖,丁宇生怕何雪琳出危險,他只拉著情緒激動的何雪琳離開,讓何雪琳躲在暗處,他再去跟羅師傅談。丁宇跟羅師傅要鎖,羅師傅卻不肯給,丁宇只好提起自己願意再花錢買,羅師傅開口要十萬,丁宇假意答應,他要求先看一眼鎖,在鎖到手之後他帶著鎖趁機逃跑,將鎖暗中交給了暗處的何雪琳,自己引開了羅師傅那幫人。羅師傅那幫人並不是吃素的,他們追上了丁宇,將丁宇往死里打,幸虧警方跟雪琳及時來到。警方趕走了羅師傅那幫人,丁宇稱自己快不行了,讓何雪琳再抱抱他,不說離婚的事,何雪琳生怕丁宇出意外,著急地答應了丁宇,卻意識到了丁宇是在騙她,立馬將丁宇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