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何雪琳因丁宇奔潰大哭,燕子得知陳生良何雪琳過往


安所將媛媛走失的事情道出,也批評起了洪叔,稱他不能因為這個就懷疑丁家,這根本毫無根據,何母得知了媛媛走失,她心急地犯了心臟病,洪叔連忙在包里找葯。在何母情緒穩定后,洪叔提起事情的疑點,還是不相信媛媛走失的事情,如果媛媛走失老丁怎麼會去喝喜酒,安所認為洪叔的懷疑十分好好笑,昨天老丁去喝喜酒是她勸著去的,也是為了找媛媛的線索。確定了丁家沒有藏起媛媛,洪叔拜託起安所幫他追查十萬塊錢的下落。

何雪琳接到一通電話,對方稱他見過媛媛,讓何雪琳給他充五百塊錢話費,何雪琳問了關於媛媛當日身上穿的一些衣服,對方牛頭不對馬嘴,她瞬間知道了這又是一個騙子。看著何雪琳奔潰的神情,身旁的韓雯雯出聲安慰,何雪琳知道韓雯雯是受丁宇拜託來安慰她的,但她心底里十分有譜,媛媛走失了,她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找媛媛,而她跟丁宇也確實是走到盡頭了,他們早已經從喜歡到相看兩厭。

何雪琳到廣場上舉牌子找女兒,丁宇來電話讓何雪琳跟他一同去派出所留DNA,且何母已經知道了媛媛走的真相。何雪琳心急,她跟丁宇完DNA后就第一時間回家,何母正因何雪琳瞞著媛媛的事情而生氣,可聽到何雪琳喊一聲媽,何母還是哭著抱了何雪琳,安慰起了自己的女兒。

陳生良想跟韓雯雯打聽何雪琳的近況,可韓雯雯卻因何雪琳囑咐不肯透露任何消息,而燕子則在陳生良辦公室等著他,她口口聲聲稱陳生良是破壞何雪琳婚姻的第三者,陳生良誤以為燕子知道他跟何雪琳之間的事情,他只坦然告訴燕子,何雪琳跟丁宇即將如何,不管以後他跟何雪琳如何,都與丁家無關,他對丁家只需要做到醫術上的問心無愧就好了。

老丁過來問黑子關於棒球帽男人的事情,可黑子卻鬼鬼祟祟,他一邊敷衍著老丁,一邊將到手的十萬塊錢拿進屋裡給二虎。另一邊,燕子過來派出所找丁宇,丁宇卻不在派出所,燕子拿出她查到的消息質問何雪琳,認為媛媛的失蹤跟陳生良有關。何雪琳容不得任何人說媛媛不好,她只認為燕子腦子拎不清,沒有理會燕子先行離開。燕子不願意善罷干休,她還是過來找丁宇,將何雪琳跟陳生良的事情告訴丁宇,丁宇在畢業前就跟何雪琳在一起了,故他無條件相信著何雪琳,只讓燕子不要再管這件事情,燕子卻擔心丁宇被騙,她衝著丁宇的背影將陳生良一直著何雪琳照片,何雪琳也一直收藏著照片上裙子的事情告訴丁宇,丁宇強行忍住心底里的不舒服,大步離開。

何雪琳穿街走巷發著尋人啟事,一名女人一直暗中跟著何雪琳,何雪琳知道這個女人有孩子線索,她情緒激動地想要問出孩子下落,卻暈倒在了街上。不久后,丁宇接到了陳生良的電話,他趕過來后得知何雪琳暈倒在街上,也知道了陳生良就是當年把何雪琳拋棄的混蛋,他警告陳生良不要再接近何雪良。如今何雪琳身體還很虛弱,丁宇強忍著心底里的怒氣,他抱著暈倒的何雪琳坐了陳生良的車回家,在下車之後將身上的零錢都砸向了陳生良。

何雪琳醒來,她誤以為是丁宇送她回家的,她情緒激動要出去找媛媛,丁宇卻稱找到何雪琳的是陳生良,當年何雪琳說拋棄她的人已經出國了,他還以為是真的,他想知道何雪琳是不是心底里還有陳生良,如果何雪琳是因為陳生良要和他離婚,只要何雪琳說出來,他一定不會讓何雪琳難過的。何雪琳對丁宇十分失望,她一直珍藏的那條裙子是丁宇和她求婚時她穿的裙子,當時丁宇和她說的話她一直記得,可丁宇卻什麼都忘了,她為了二人的生活一直努力著,她變成了她自己最討厭的人,她忍著所有的難過和委屈到現在都是因為丁宇,丁宇卻忘了一切,如今還把媛媛弄丟了,她認為丁宇根本就不愛她,丁宇知道何雪琳情緒激動,他不顧一切一直緊抱著大哭的何雪琳,他向雪琳道歉。二人在房間里大哭,門外的何母跟洪叔也同樣心疼著二人,何母更是哭得犯起了心臟病,洪叔連忙將何母帶回房間。

燕子跟方決跟蹤陳生良,二人準備砸了陳生良的車卻被發現,二人當場質問起何雪琳跟陳生良之間的關係,誤以為媛媛是陳生良帶走的,陳生良卻將後備箱打開給二人看,他之所以放食物在後備箱只是因為潔癖問題,他跟何雪琳之間也沒有任何敘舊,他將何雪琳跟他的對話都說給二人聽,也決定再次追求何雪琳,他放棄過何雪琳一次,但他絕對不會放棄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