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何母得知媛媛走失,洪叔十萬塊打水漂


何雪琳準備把房子抵押換錢,房子屬於婚內財產,需要結婚證及夫妻雙方在場,雪琳只好回家找結婚證。洪叔跟何母還沒有走,洪叔將雪琳單獨叫到了媛媛的房間,他從雪琳口中得知了雪琳急需用錢,他將自己的棺材本錢拿給了雪琳,存摺裡邊正好有十萬多,哪怕雪琳從來沒有認可他,從來沒有喊過他一聲爸,但他還是把雪琳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洪叔跟何雪琳到銀行取了錢,二人在門口看到了丁父在對面的酒店喝喜酒,看著丁父滿面笑容的樣子,何雪琳只稱認錯了,不願意去理會丁父。之後,二人按照二虎所說的準備把錢放在存放櫃里,他察覺到這事有些蹊蹺,只讓雪琳將存放條交給他,他打電話給丁宇,讓丁宇立馬趕回家,他跟雪琳也馬上回家。

家裡,洪叔口口聲聲稱媛媛根本沒丟,而是被丁家人藏起來了,丁宇圖的不是別的,正是何雪琳毫不猶豫掏出來的十萬塊錢。三人的對話被門外剛回來的何母聽見,何母當場暈了過去,把何雪琳跟丁宇嚇了一把,幸虧何母並沒有大礙。何母緩過神來后,洪叔提起丁宇偷換十萬塊錢,丁父喝喜酒的事情,丁宇認為洪叔說得的無稽之談,他跟雪琳是夫妻,他騙雪琳的錢圖什麼,洪叔昨晚聽到了二人吵架,二人正準備離婚,早已經不再是夫妻。看著洪叔有理有據的模樣,丁宇只讓洪叔別再添亂,何母卻準備去醫院找丁父當面對質,將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問清楚。

何雪琳提前一步來到醫院,讓丁母先去避一避,他問起丁父喝喜酒的事情,丁父承認了他確實是去喝喜酒了,本來他是想要讓張局幫忙找找孩子,可話到嘴邊他一直抹不開面子。何雪琳對丁父實在是太過失望,何母也在這時來到了醫院,丁父懇求何雪琳不要去找丁母,丁母明天要動手術了實在是經受不起刺激,如今所有人都在,何雪琳將所有的事情攬在身上,這件事情的起因是她要跟丁宇離婚,爭奪撫養權,燕子這才一氣之下將媛媛帶走,如果她不放棄撫養權,燕子就不會把媛媛還給她。聽到何雪琳要離婚,何母深怕何雪琳是在丁家受欺負了,何雪琳卻讓何母不要再摻和她的事情,她讓洪叔帶著何母回家等她,而丁母卻突然病危動手術,何雪琳匆忙趕過去守在丁母手術房前。丁母手術成功,何雪琳讓丁宇帶著丁父先回去休息,她跟燕子兩班倒輪流照顧著丁母。

何母跟洪叔在家裡分析起了這件事情,二人猜測何雪琳根本就沒說實話,一定是丁家人合謀起來藏起媛媛,來騙取何雪琳的錢。這夜,丁家所有人都夜不能寐,丁宇在醫院的門口坐了一整夜,丁父更是在家裡徹夜無眠。

次日,洪叔跟何母來到存放櫃前,洪叔分析起存放櫃需要靠取碼條才能打開的功能,故他認為這正是丁家人的手段,能拿到雪琳這張條形碼的正是雪琳身邊的人,丁家是想要騙取雪琳的錢。接著,洪叔拿著條形碼準備開櫃拿錢,可是條形碼卻失效了,他到櫃檯查詢,卻發現櫃檯並沒有這十萬塊錢。超市跟洪叔都報了警,洪叔在警局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清楚,何母從安所的口中震驚得知了媛媛走失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