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何雪琳查十萬塊下落,洪叔得知媛媛失蹤


何雪琳從丁宇手上拿走了包,丁宇讓何雪琳再考慮考慮,他認為這件事情極有可能是騙子,可何雪琳根本理智不了,她固執地拿著包準備換孩子,二人因此小吵了一架。丁宇陪著何雪琳到約定好的公園以錢換孩子線索,一通電話要求何雪琳將錢放到垃圾桶里,何雪琳二話不說照舊,可電話里的人並沒有提供媛媛的線索,二人無功而返。

洪叔跟何母察覺到了丁家出事,洪叔一整天跟在二人身後,目睹了二人的一切行為,丁宇這才暗中跟洪叔說實話,媛媛丟了,但他們之所以瞞著二人是怕何母受不了這個打擊。洪叔幫著二人將何母哄回房間,讓何母不要再胡思亂想,何雪琳在房間里一直打著那通電話,可電話卻無人接,丁宇準備報警,何雪琳卻強行要求丁宇第二天再報警,萬一那人手上有著媛媛的線索。媛媛失蹤到現在,何雪琳已經心力交瘁,她已經記不起這是第幾次在丁宇面前奔潰大哭了,丁宇緊緊地抱著何雪琳,讓何雪琳重振信心,他們一定會找到媛媛。安慰完何雪琳,丁宇想起懂事乖巧的媛媛,忍不住咬著毛巾在洗手間里大哭起來,媛媛走失他何嘗不心痛難過,可是他必須堅強起來,他不能倒。

次日,洪叔想帶何母回去,何母卻不依不饒想要見媛媛,洪叔好說歹說,這才讓何母起了回去的心思。離開前,何母讓何雪琳跟丁宇等中秋節帶著媛媛回去見她,她也讓丁宇跟何雪琳加了洪叔的微信,萬一她想二人了,這也可以在朋友圈看到二人的消息。

何雪琳帶著何母煮的蓮子羹過來醫院看望丁母,燕子破天荒地感謝何雪琳,何雪琳這才意外從燕子口中得知何母要做手術。之後,何雪琳過來辦公室見陳生良,她並不待見陳生良,卻意外從陳生良口中得知了趙總之所以對她轉變態度的原因,她明確要求陳生良不要擅自插手她的生活,如果不是因為她婆婆,她一點兒都不想要見到陳生良。就算丁宇沒有那麼好,但是丁宇會在她最需要的時候陪著她,哪怕陳生良一直要求複合,她也不願意接受陳生良,當年是丁宇願意娶她給她一個家,所以她要求陳生良對丁母上心一點,算是抵了當年陳生良一走了之拋棄她的恨。

安所打電話給丁父,讓丁父過來派出所辨認新抓獲的人販子有沒有那個戴棒球帽的,如果沒有的話丁父就得找找其他線索。同時,她提起了退休的張局,讓丁父過去找找張局,張局人脈廣也許能幫得上忙,丁父從不做以權謀私的事情,可安所卻提起了如今的處境,媛媛至今下落下明,面子可遠遠沒有媛媛重要。

何雪琳拔通了有媛媛線索的電話,對方語氣凶狠地稱何雪琳給的十萬塊只有兩千是真的,其餘都是紙錢,他讓何雪琳給足十萬塊,否則見不到孩子的全屍。掛斷電話后,黑子認為這件事情十分不地道,可二虎卻沒有半點虧心,他提供了棒球帽的線索,只不過是換了種方式索取報酬。同時,何雪琳找到了韓雯雯,她從韓雯雯口中得知了老楊並沒有借十萬塊給丁宇,瞬間就知道了丁宇是拿著救媛媛的錢去給丁母做手術了,她心底生氣著急,目前她根本拿不出十萬塊來,丁家父母的積蓄都給燕子買房了,韓雯雯讓何雪琳找陳生良幫忙,何雪琳卻不肯求陳生良,只決定自己再想想辦法。

方決跟燕子一直在調查陳生良,方決在一家店里調查監控,發現何雪琳跟陳生良在這家店里見過幾次,但自從媛媛出事後,何雪琳就再也沒有來過了,反倒是陳生良來買過吃食,還偷偷摸摸將吃食放在後備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