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蕭承煦救茗玉出宮 行宮失火賢妃喪生


凌蓁兒忙把蕭啟翰推開,儘管很感激他,但她絕不會離開賀蘭茗玉的。行宮的月例和補給發給了王公公,凌蓁兒見狀很開心,說一會兒要點布料給他們做件新衣服。太監來給賀蘭茗玉送餐,凌蓁兒見那饅頭都發了霉十分生氣,跑去找王公公要應得的東西,怒罵他中飽私囊,王公公卻道,宮妃到這裡怕是連個奴才都不如,凌蓁兒氣得抓著王公公就打,結果被王公公的人暴打一頓。賀蘭茗玉匆忙趕來救下凌蓁兒,李公公還不忘給她立規矩,在這裡,他說了才算!賀蘭茗玉安慰凌蓁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東西要不到可以慢慢來,身體最重要。賀蘭茗玉燒了些柴火,晚上也能暖和些,凌蓁兒很自責自己太衝動了,看她這幅樣子心裡難受極了。

晚上,二人守著火盆,總算能睡個好覺了。然而,火星子不知不覺濺到了旁邊的衣服上,二人被嗆醒時就發現著火了,急忙拿了盆水把火澆滅。蕭承煦見起了濃煙匆匆忙忙趕了過來,賀蘭茗玉什麼都不肯說,蕭承煦要給他們送些物資過來,賀蘭茗玉不肯,這要是被別人發現了可就不得了了!可蕭承煦怎麼忍心看著她在這裡受苦,他一定要想出一個辦法讓她脫離苦海。

蕭承睿本答應讓蕭承煦修養一段時間,但如今應城又傳來了戰事,王尚書提出了一個法子,說只要退敵就把應城封守給將領,蕭承煦並沒有封地,想來必然會動心。果不其然,蕭承煦還是站了出來,蕭承睿很開心。原來王尚書是他的人,也是當年外祖安排的棋子,如今總算派得上用場了。蕭承煦又來看賀蘭茗玉,讓凌蓁兒去外面守著,誰有幾句話要和她說,賀蘭茗玉忙給凌蓁兒一件衣服讓她披上。蕭承煦問賀蘭茗玉要是有機會能離開這裡,脫離皇宮,賢妃的身份自由自在地活著她會不會願意。蕭承煦想燒了這座行宮,待著賀蘭茗玉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讓她自由自在地活著。賀蘭茗玉卻沒辦法決定,她擔心自己放棄賢妃身份,也就代表放棄了庸臨郡主的身份,家鄉怕是永遠都回不去了。蕭承煦說,要是有一天蕭承睿死了一切便都好了,他要為了沐王妃,為了賀蘭茗玉,為了自己討回一個公道,賀蘭茗玉連忙勸他三思,可蕭承煦已經下定決心了,和蕭承睿也再也沒什麼兄弟情,只剩下了滿腔怨恨。

賀蘭茗玉的被子都是破的,還有一股霉味,凌蓁兒真心替賀蘭茗玉感覺不值,她是庸臨明珠,本應該驕傲的活著,而不是在這裡被那些小人侮辱踐踏,這樣的日子她真的甘心嗎?賀蘭茗玉道,她不甘心!夜裡,嚴將軍帶人闖進了行宮,送走了賀蘭茗玉和凌蓁兒,然後點了一把火把這行宮燒了,這場大火,燒了賀蘭茗玉所有的過往,她新的日子就要來臨了。次日,賀蘭芸琪正在勸蕭承睿把賀蘭茗玉放出來,突然傳來消息說行宮大火,賀蘭茗玉葬身火海。蕭承睿頓時驚了,賀蘭芸琪更是急得眼眶都紅了,悲痛萬分。蕭承睿跌坐在椅子上,賀蘭芸琪痛心質問他現在可滿意,只問他一句,賀蘭茗玉的死他悔是不悔!蕭承睿低著頭,一言不發。

賀蘭綰音得知賀蘭茗玉被大火燒死了卻也是悲痛難忍,那畢竟是她的親妹妹,把她趕到行宮也沒想讓她死啊!賀蘭綰音決定替賀蘭茗玉祈福,讓她來世投個好胎。梁軍戰敗,蕭承煦親手擒獲陳文摯,陳文摯也決定投降,成為大晟的臣民,還交上了大樑兵布圖。不過陳文摯要求見到蕭承睿后再呈上此物,蕭承煦答應了。蕭承睿整日躲在書房思念著賀蘭茗玉,可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再回來了。蕭承睿把王公公亂棍打死了,賀蘭綰音來找蕭承睿卻被攔在了外面,說是沒有召見不能進去。賀蘭綰音求公公通報一聲,結果蕭承睿大發脾氣砸了好多東西,賀蘭綰音嚇了一跳連忙離開。

凌蓁兒和賀蘭茗玉一起假死,蕭啟翰來到被燒毀的行宮傷心不已,要是凌蓁兒早點嫁給他,何來今日的悲慘。賀蘭茗玉以前在宮中遇到多委屈的事情從未想過離開,如今終於離開了皇宮,倒是覺得輕鬆自在。凌蓁兒也對蕭承煦刮目相看,本以為他冒這個險救賀蘭茗玉出來是想留她在身邊相依相伴,可他畢竟已經有了正室,賀蘭茗玉一輩子無名無分豈不是和宮中沒有區別嗎。賀蘭茗玉卻知道,蕭承煦絕對不會這麼想,無論怎麼坐他都是真心實意為了自己著想。賀蘭茗玉道,天下之大,總有她的容身之處,至於她和蕭承煦的事情急不得,也只能聽從上天的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