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集:賀蘭綰音糾纏不休 賀蘭茗玉被貶冷宮


凌蓁兒去借碳爐被各種甩臉色,惠兒見狀還特意踩了她一腳說見不得別人趁虛而入,又指責凌蓁兒拿了賀蘭綰音燉的葯鴿爐子,然後就跑回宮裡把這件事情告訴賀蘭綰音,說凌蓁兒詛咒她。賀蘭綰音本就擔心五皇子的病情,再加上蘇玉盈和惠妃在一旁煽風點火說可能是有人詛咒了五皇子,賀蘭綰音當即跑去扇了凌蓁兒一巴掌,還要搜她的房間。

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連忙趕了過來,不解地問賀蘭綰音凌蓁兒做了什麼,賀蘭綰音卻覺得凌蓁兒詛咒她,詛咒五皇子的事情賀蘭茗玉也知道。凌蓁兒連忙解釋,她只是氣急了說了一句,壓根沒有詛咒的意思。賀蘭綰音依舊不肯放,還埋怨賀蘭芸琪偏心非要和她過不去,賀蘭茗玉想和賀蘭綰音好好聊聊,畢竟五皇子也是她的親外甥。賀蘭綰音卻一把推開了賀蘭茗玉說她假惺惺,罵她勾引蕭承睿還害自己的孩子,賀蘭芸琪連忙打發她走。賀蘭綰音依舊不肯回去,鬧著說賀蘭芸琪偏袒別人,賀蘭芸琪傷心不已,賀蘭茗玉連忙叫她認錯,畢竟賀蘭綰音生孩子時賀蘭芸琪整整守了兩天兩夜呢。賀蘭綰音丟下一句假惺惺就走了,賀蘭芸琪氣得站都站不穩了。

賀蘭茗玉深感心寒,在這後宮里最親的姐妹都能離心,卻還是想和賀蘭綰音好好聊聊。賀蘭芸琪告訴蕭承睿今日之事,蕭承睿關心賀蘭茗玉怎麼想,卻還是要和她置氣。蕭承睿說要去問問賀蘭綰音,此時,賀蘭綰音正上演了一出上吊自殺的戲碼,蕭承睿見狀忙把她抱下來 賀蘭綰音又哭著告訴他五皇子病一直沒好,遭人嫉妒惹來了災禍,口口聲聲說賀蘭茗玉詛咒她的孩子。蕭承睿只好答應徹查後宮,賀蘭芸琪得知這件事情后勸說道毫無理由徹查後宮人心惶惶,蕭承睿卻堅持這麼做。

整個後宮都翻了天,賀蘭茗玉傷心不已。此時,蕭啟翰母親連忙叫人把詛咒五皇子的小人扔出去,生怕被內侍府查出來,宮女慌慌張張地丟在了賀蘭茗玉院子外。賀蘭綰音看到這樣的髒東西哭哭啼啼的,蕭承睿得知這東西是在賀蘭茗玉院外發現的驚訝不已,這鍛料又是他親自賞給賀蘭茗玉的,心下憤怒不已。蕭承睿氣沖沖地把賀蘭茗玉摔在地上質問她,賀蘭茗玉道這面料不止她獨有,蕭承睿每每賞賜的東西,她都會在各宮各院分一分。

蕭承睿不信,賀蘭茗玉也傷心極了,知道在怎麼解釋都無用,索性拿出了袍冠和封妃策文,要他罷黜妃位。蕭承睿又把她的心思想到了一旁,覺得她不為爭寵,而是為了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因為她真正羡慕的人是燕王妃!賀蘭茗玉依舊笑著,她當初無可奈何進了後宮,可進宮后卻靜守本分,何況當初難道不是蕭承睿信著她會母儀天下的預言嗎?也正因如此,只怕蕭承睿寧願賀蘭茗玉死了,也不願意讓她嫁給別人。想想真是荒謬,她的命運竟然被一個預言左右了。蕭承睿心虛了,稱那預言只是要她的一個借口,他是喜歡賀蘭茗玉的。賀蘭茗玉不肯再信,蕭承睿的喜歡她終究消受不起。蕭承睿氣急了,說自己的東西即便丟了棄了殺了也不會讓別人染指,凌蓁兒見狀連忙求情,當初賀蘭茗玉被抓,他不還是說撒手就撒手!蕭承睿覺得賀蘭茗玉是因為這件事情恨上了他,賀蘭茗玉道,不管蕭承睿怎麼發落她,她謝恩就是了。蕭承睿吹鬍子瞪眼地說從沒對不起過任何人,這時有人傳話說五皇子臉色發青連哭都哭不出來了,蕭承睿連忙趕去看望,太醫說五皇子年紀小,什麼時候醒來都不一定了。蕭承睿氣得拔劍架在賀蘭茗玉脖子上,要她下跪認錯,賀蘭綰音連忙出來假惺惺地說不能看著親妹妹受死,只要她認錯就不會追究了。這時,五皇子醒了,蕭承睿卻依舊要賀蘭茗玉認錯,賀蘭茗玉自問對得起每一個人,尤其是蕭承睿,蕭承睿聞言一氣之下把她貶到了京郊行宮,永生永世不得出。

京郊行宮就如同冷宮一般,常年無人居住,如今只剩下幾個太監。賀蘭茗玉帶著凌蓁兒來到這裡反倒覺得輕鬆自在了很多,不用衡量這個那個的,二人笑著打掃房間,蕭承煦偷偷闖進來,見賀蘭茗玉這樣也放心了些。蕭啟翰偷偷翻牆進了行宮要帶凌蓁兒出去,還說要養著她,凌蓁兒感謝道這個時候真正關心他們的人不多了,蕭啟翰一把把她抱緊懷裡,他只關心她一個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