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賀蘭茗玉被罰 賀蘭綰音誕下皇子


蕭承睿聽到賀蘭茗玉的話有些惱怒,她依舊不肯說半句軟話,所以要她去祈福殿日日跪抄經文替賀蘭綰音和她腹中的孩子祈禱,若是孩子有半點閃失就唯她是問。凌蓁兒覺得賀蘭茗玉還是應該生個小皇子,不是為了爭寵,而是為了有個盼頭,可賀蘭茗玉覺得蕭承睿和賀蘭綰音兩情相悅,她不想再去破壞,凌蓁兒替她打抱不平,他們兩個倒是想著法子折騰賀蘭茗玉這個可憐善良之人。祈福殿內,賀蘭茗玉跪抄經文,凌蓁兒心疼極了,此時此刻也只有她陪在自己身邊。

蕭承煦剛回京就帶著蘇玉盈來給賀蘭芸琪請安,恰好賀蘭茗玉也來了,蘇玉盈又陰陽怪氣地,賀蘭茗玉淡然地把經文遞上去,為姐姐祈福她心甘情願。蘇玉盈再次開口說嫁不了一個貼心的丈夫,賀蘭芸琪連忙阻止,賀蘭茗玉說要去祈福殿便告退了。蕭承煦沒敢和賀蘭茗玉說一句話,卻偷偷追了上去問候,因為她的臉色很不好,蕭承睿竟然讓她給他的寵妃抄寫經文,實在是薄情寡義!蕭承煦只恨自己看著賀蘭茗玉受苦卻什麼都做不了,賀蘭茗玉稱自己沒有受苦,這對她來說其實是一種解脫。賀蘭茗玉非要在今夜把經書抄寫完,蕭承煦來了,凌蓁兒連忙退下。蕭承煦拿起披風圍在她身上,直到拿走她手中的筆賀蘭茗玉才察覺到。賀蘭茗玉起身差點跌倒,蕭承煦連忙扶住,賀蘭茗玉忙說他們這麼晚見面不合適,叫他快回去。蕭承煦嘆了口氣,若不是命運捉弄她就是自己的妻子,可如今連見她一面都很難。多說無益,蕭承煦告訴賀蘭茗玉他會放下的,只是想讓她知道,他一直都在她身後。

長安諾第24集劇照
蕭承煦心疼賀蘭茗玉

賀蘭綰音身子不舒服,太醫說她沒什麼事情,賀蘭綰音卻還是很擔心腹中的孩子。祈福殿內,賀蘭茗玉臉色蒼白,接著便暈了過去,蕭承煦連忙叫凌蓁兒去叫太醫。賀蘭茗玉睡夢中還喊著蕭承煦的名字,蕭承煦忙握住她的手,賀蘭茗玉醒來后連忙把手抽回來。凌蓁兒向賀蘭芸琪稟告了賀蘭茗玉病倒的事情,現在怕是馬上要來看她了。蕭承煦和賀蘭茗玉對視兩眼含淚,蕭承煦只得起身離開,但他會永遠守護著賀蘭茗玉,不離不棄。

蕭承睿很擔心賀蘭綰音和她的孩子,最近她每晚要醒好幾次,賀蘭芸琪勸他別總去賀蘭綰音那裡,今日是賀蘭茗玉的生辰,去看看也好。凌蓁兒許久沒見過賀蘭茗玉跳舞了,求著她換衣服跳上一曲,賀蘭茗玉只好答應了。蕭承睿猶豫很久還是去了賀蘭茗玉宮裡,結果便恰好見她穿著一身紅衣跳舞,舞姿優美動人心弦,蕭承睿頓時被撩撥起了心弦,賀蘭茗玉萬般推脫想讓他去賀蘭綰音那裡,蕭承睿卻以為是賀蘭芸琪和賀蘭茗玉故意把他引來的,此刻卻還玩欲擒故縱的把戲。然而這隻是賀蘭芸琪的計劃而已,只願上天賜賀蘭茗玉一個孩子,宮中日子漫長,有個孩子也有個盼頭。

長安諾第24集劇照
皇后引皇上去茗玉的永寧殿

賀蘭綰音生下了一個皇子,賀蘭芸琪守在外面開心不已,賀蘭茗玉也替她開心,她終於苦盡甘來了。幾位妃子來看賀蘭綰音,蕭承睿抱著孩子在一旁寵愛不已,賀蘭綰音對賀蘭茗玉則陰陽怪氣的,賀蘭茗玉始終心如止水。蕭承睿因賀蘭綰音誕下皇子大赦天下,可頭四位皇子出生時從未有過這樣的恩典,最近還有人問賀蘭芸琪蕭承睿是不是要立五皇子為太子,她擔心前朝流言紛紛不利。蕭承睿聽到后卻非要寵幸抬舉賀蘭綰音和她的孩子,賀蘭芸琪打圓場,讓她陪蕭承睿下下棋。而賀蘭茗玉對他很是敷衍,蕭承睿失望的讓她退下了。

蕭承禮宴請眾皇子,說自己的兩個兒子從小就對蕭承煦崇拜,已經領了軍職去他軍里。只是眾人對蕭承睿寵愛賀蘭綰音,還聽說他要冊封五皇子為太子很是不滿。蕭承禮這些年暗中幫襯了不少蕭承煦和蕭承軒,到時候只要他保持中立也算是不錯的了。今日二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引眾人對蕭承睿離心,但還需要握住更多實權。蕭承煦和蕭承軒不斷互動結交臣子,也逐漸籠絡了不少秦貴朝臣,但最重要的還是自身的實力,只要有實力,只需要等待一個機會就夠了。

長安諾第24集劇照
蕭承煦決定握住更多的實權

蕭承睿立五皇子的事情傳了出來,蕭啟翰母子都很不滿。賀蘭綰音很是寵愛兒子,他可是自己的心血,惠妃和蘇玉盈一對視又開始挑撥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