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賀蘭綰音被封貴妃 綰音當眾為難茗玉


賀蘭茗玉大度極了,蕭承睿不甘心地追上去說她心裡只有賀蘭茗玉一人,要是她敢說一個不字,他立刻讓賀蘭綰音離開這裡,再也見不到她,賀蘭茗玉驚訝極了,沒想到他居然是這般心思,蕭承睿則覺得她在和自己玩欲情故縱,賀蘭茗玉寒心極了,原來他只是把賀蘭綰音當做考驗自己的工具,這未免也太殘忍無情了!賀蘭綰音在殿外聽到賀蘭茗玉說這番話落淚,她終究只是一個工具。

蕭承睿賞了賀蘭綰音很多珠寶,但賀蘭綰音想要的是他的寵愛,原本以為自己是最幸運的,可如今卻知道自己只是個棋子而已。賀蘭綰音拿出了那件披風,說他當年從司徒成手裡救走的女子其實是她,從那之後賀蘭綰音便對他一見鍾情,在西齊那些年也是他支撐著賀蘭綰音活下去。蕭承睿很是驚訝,賀蘭綰音說今晚就要和賀蘭克用回庸臨,她不在乎榮華富貴,只想要一個兩情相悅,可蕭承睿的心裡沒有她,她還不如離開。蕭承睿一直以為當年一見傾心的女子是賀蘭茗玉,可如今知道那人是賀蘭綰音,所以不會再讓她離開了,賀蘭綰音哭的梨花帶雨撲進了蕭承睿懷裡,蕭承睿道,往後的日子定會好好待她。賀蘭綰音被封為貴妃,凌蓁兒得知后憤憤不平地跑來找賀蘭茗玉,賀蘭茗玉卻並不在乎,富貴榮寵只是蕭承睿的一個念頭而已。

長安諾第23集劇照
賀蘭綰音被封為貴妃

惠妃因為這個消息很不滿,本以為升貴妃的是她,沒想到半路出來一個賀蘭綰音。蘇玉盈得意洋洋的告訴蕭承煦蕭承睿已經不寵賀蘭茗玉了,蕭承煦頓時意識到她把自己和賀蘭茗玉的舊情說出去了,想到前些日子蕭承睿的試探,蕭承煦連忙去找賀蘭芸琪懇請她幫蕭承睿說清楚,不然賀蘭茗玉的處境會很艱難。蕭承煦當初放手是希望她能過得開心,也因為放心不下想見她一面,賀蘭芸琪說他不出現就是對賀蘭茗玉最大的幫助了,關心一個人忍住什麼都不做才是最好的。蕭承煦細想覺得有道理,只能把賀蘭茗玉拜託給了賀蘭芸琪。

蕭承軒也聽說了賀蘭茗玉的事情,還勸蕭承煦別去找她,不然蕭承睿會起疑心的。最近賀蘭綰音給賀蘭芸琪請安總是遲到,賀蘭芸琪有些不滿,賀蘭茗玉卻幫她說話。賀蘭芸琪說了她幾句,賀蘭綰音回去就開始哭,被蕭承睿撞到后就說自己身子弱才總遲到。蕭承睿沒有責怪賀蘭芸琪,賀蘭芸琪卻有些賭氣,這幾個月來蕭承睿除了賀蘭綰音那裡哪兒都沒有去過,這樣真的不好。蕭承睿卻對賀蘭茗玉有氣,賀蘭芸琪嘆口氣,看來她說的真沒錯,喜歡時她做什麼都是對的,不喜歡的便都成了心機了。賀蘭茗玉恰好來給賀蘭芸琪請安,蕭承睿則被賀蘭綰音的侍女以身體不好又請了過去,蕭承睿一氣之下要免了賀蘭綰音來請安的規矩,還要比貴妃品級低的妃子都要去給賀蘭綰音請安。賀蘭芸琪擔心不已,蕭承睿如此寵愛,不知對賀蘭綰音是好是壞。

長安諾第23集劇照
賀蘭芸琪埋怨陛下只去關雎殿

惠妃收買了賀蘭綰音身邊的一個侍女,又跑到她面前挑撥了一番,二人都各自打著各自的主意。眾人來給賀蘭綰音請安,蘇玉盈也來了,賀蘭茗玉姍姍來遲只因一句姐姐就被賀蘭綰音當眾給了臉色。惠兒不肯拿椅子,凌蓁兒只好自己去搬,結果被賀蘭綰音抓住說她無法無天,要人押下去杖責二十。賀蘭茗玉連忙阻止,稱凌蓁兒是蕭承睿親封的三品女官。為了解開這個局面,賀蘭茗玉打了惠兒一巴掌稱剛才賀蘭綰音賜座她卻不為所動,這是在打賀蘭綰音的臉面,要是蕭承睿知道必定會責罰她。賀蘭茗玉搬出蕭承睿,惠妃忙站出來打圓場這件事情才算過去。

長安諾第23集劇照
賀蘭茗玉替凌蓁兒解圍

賀蘭茗玉很心疼凌蓁兒,囑咐她以後別再衝動凌蓁兒連忙答應,只是替她覺得心寒,當初賀蘭茗玉幾次三番棄生死不顧去救她,今天賀蘭綰音卻這麼對她!很快,賀蘭綰音便懷孕了,蕭承睿開心極了。賀蘭茗玉得知這件事情毫無波瀾,甚至替她開心,她心中只有一個字,靜。蕭承睿得知凌蓁兒和賀蘭綰音起了衝突又跑來處置凌蓁兒,賀蘭茗玉連忙袒護,蕭承睿卻覺得賀蘭茗玉心思深沉故意讓賀蘭綰音難堪,賀蘭茗玉有些心寒,她一向遵守本分從不爭風吃醋,也不會因為嫉妒去傷害賀蘭綰音。蕭承睿不甘心地問,他獨寵賀蘭綰音她真的不傷心不難過?賀蘭茗玉自然難過,難過的是親生姐妹也會如此猜忌,相守多年的丈夫終有一天也會信任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