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賀蘭綰音設計得寵 蕭承睿激賀蘭茗玉


蕭承睿看到賀蘭茗玉給自己繡的香囊惱怒不已,賀蘭芸琪見了從地上撿起來,蕭承睿說道,直到現在他才明白賀蘭茗玉偶爾的恍惚是為誰而起。賀蘭芸琪說當初是蕭承睿硬要她的,她和蕭承煦定情在先,真要說起來也是蕭承睿拆散了他們,賀蘭茗玉從未辜負他。可蕭承睿並不滿足於此,四海之內只要他想要的都能得到,可偏偏最心愛的女人的心不屬於他,他不甘心。賀蘭芸琪道,就算他是皇上也未必征服的了世界上每一個地方,比如人心,蕭承睿卻不聽勸,賀蘭茗玉是他看中的女人,一定要全部屬於他!蕭承睿許久沒來了,凌蓁兒擔心時間久了賀蘭茗玉在宮裡處境會很艱難,賀蘭茗玉更擔心蕭承睿是不是知道了她和蕭承煦的事情 

賀蘭綰音來了,賀蘭茗玉開心不能自已,準備了不少她喜歡的東西。賀蘭綰音看到她宮裡有不少庸臨的東西很是羡慕,這可是蕭承睿對賀蘭茗玉獨有的恩寵。賀蘭綰音真心羡慕她,而她在西齊事事不如意,這五年就如同人間地獄一般忘也忘不掉。賀蘭茗玉連忙安慰她,賀蘭綰音感嘆造化弄人,那年遇到蕭承睿的人是她,可嫁給他的卻是賀蘭茗玉。賀蘭綰音羡慕賀蘭茗玉命好,可命好不好只有自己心裡知道,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不是想要的。賀蘭綰音說要感謝當初蕭承睿的救命之恩,賀蘭茗玉連忙答應了,說等她養好身子就去見他,還讓惠兒去照顧賀蘭綰音 

長安諾第22集劇照
賀蘭綰音感嘆造化弄人

賀蘭綰音問惠兒賀蘭茗玉是不是很受寵,還問她哪一點最吸引蕭承睿,惠兒說喜歡一點哪裡足夠啊,喜歡一個人是要喜歡她的全部。蕭承睿來了,賀蘭茗玉想叫賀蘭綰音來,蕭承睿卻沒心情見她,因為賀蘭茗玉依舊不肯向他低頭。蕭承睿起身要走,只要賀蘭茗玉開口留他他可以不走,賀蘭茗玉以國事繁忙推脫了。賀蘭茗玉絕對不會因為這個就低頭,她是人,不是沒有自尊的玩物。

蕭承睿離開時遇見賀蘭綰音在亭子里喝酒念詩頓時心猿意馬,賀蘭綰音見他來了很開心。蕭承睿很喜歡賀蘭綰音的溫婉柔順,還賞了她一把扇子,等她在這裡待久了,四時鮮花盡情想個夠,賀蘭綰音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蕭承睿和賀蘭芸琪說去了賀蘭綰音,賀蘭芸琪說她們是親姐妹,賀蘭茗玉更是在意這個親姐姐。賀蘭綰音還留著當年蕭承睿的披風,惠兒來給她送信,賀蘭綰音打開一看急了,這是賀蘭克用寫的信,說要把賀蘭綰音給懷興州的郡王做側妃。賀蘭茗玉聽說過這個郡王,聽說他人很好,是一樁好親事,可賀蘭綰音卻不肯嫁,當初把她嫁給西齊,如今又要她嫁給一個什麼郡王,為什麼迫不得已的是她而不是賀蘭茗玉呢!同樣是姐妹,賀蘭茗玉從小得到的都是最好的,賀蘭綰音心中早已不平衡,能為她著想的只有她自己!惠妃見狀,便告訴她蕭承睿曾對一個大樑女子彈奏的相思令念念不忘,賀蘭茗玉沒有興趣,要是賀蘭綰音肯彈奏一曲蕭承睿定然會眼前一亮。於是,賀蘭綰音跑去彈了一曲相思令,蕭承睿聽到后很是開心,得知她是費心思博自己一笑更加受用了,若是賀蘭茗玉有她一般善解人意就好了。

長安諾第22集劇照
賀蘭綰音設計得到蕭承睿寵愛

蕭承睿與賀蘭綰音越發親密,賀蘭芸琪得知后忙去問蕭承睿,若是他真心喜歡賀蘭綰音一切都好,但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怕是添了一位傷心人。賀蘭芸琪勸賀蘭茗玉別再和蕭承睿慪氣,服個軟,賀蘭茗玉不願。蕭承睿來賀蘭茗玉宮裡特地說是來看賀蘭綰音的,賀蘭茗玉屋裡沒什麼動靜,只好讓凌蓁兒去通知一下。賀蘭綰音受了風寒,蕭承睿很是關切,賀蘭茗玉來之後更是當著她的面給賀蘭綰音試葯、喂葯,賀蘭茗玉見狀想先告退,蕭承睿反而反過來怪她驚擾了賀蘭綰音,還要賀蘭綰音留在宮裡一輩子。賀蘭綰音見狀,假惺惺的要去死,因為她不能住著賀蘭茗玉的屋子,領著她的情還和她搶夫君。賀蘭茗玉連忙上前阻攔,蕭承睿直接表白這是自己的錯,他喜歡賀蘭綰音,要賀蘭茗玉別怪她,賀蘭茗玉淡然地恭喜了二人。

長安諾第22集劇照
蕭承睿故意激賀蘭茗玉

賀蘭茗玉來看賀蘭綰音,叫退了身旁人道了句恭喜,她是真心希望賀蘭綰音幸福,不過後宮生活並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若想尋找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條路實在太辛苦了。賀蘭綰音稱她不會和賀蘭茗玉搶恩寵,只是希望能得到蕭承睿一點真心而已。惠兒仗著賀蘭綰音和凌蓁兒鬧了起來,凌蓁兒罵她狗仗人勢,又被蕭承睿和賀蘭綰音撞了個正著。賀蘭茗玉連忙來替凌蓁兒道歉,蕭承睿覺得讓賀蘭綰音擠在一個院子的確委屈,賀蘭茗玉大度的表示她可以搬出去給他們騰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