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蕭承睿得知茗玉舊情 蕭承睿試探蕭承煦


蕭承睿去問蕭啟翰,蕭啟翰稱自己沒看清楚,那天只是想和凌蓁兒開個玩笑,可蕭承睿疑心不肯輕易被打消,甚至還罰了蕭啟翰在這裡跪一晚上。蕭承睿去了賀蘭茗玉那裡說起了這件事情,凌蓁兒嚇得連忙跪下,蕭承睿問她誰讓她去的,去找蕭承煦做什麼,賀蘭茗玉連忙表示是她讓凌蓁兒去的,但是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告訴他。蕭承睿惱了,凌蓁兒連忙想了個法子,說蕭承煦和蘇玉盈雖成親已久但感情一直不好,之前蕭承煦的一個受寵侍女傷了手,都說這事和蘇玉盈有關係,賀蘭茗玉自小和他們一起長大所以才會讓凌蓁兒去一趟,希望他們夫妻和睦。蕭承睿勉強接受了這個理由叫凌蓁兒下去,又把賀蘭茗玉從地上拉起來。

蕭承睿來找賀蘭芸琪打聽蕭承煦侍女的事情,賀蘭芸琪說是真的,是不是蘇玉盈整治的就不知道了。賀蘭茗玉和凌蓁兒逃過一劫總算鬆了口氣,反正蘇玉盈的事情是真的,蕭承睿去問誰都沒問題的。蕭啟翰為凌蓁兒擔心了許久生怕蕭承睿為難她,凌蓁兒懶得理會他,罵他愛嚼舌根,蕭啟翰連忙解釋這事兒不是他說的,他為了掩護凌蓁兒還被罰了一晚上呢。蕭啟翰撩起褲腿讓她看自己跪了一夜留下的淤青,凌蓁兒信了,最後心軟還給了他一瓶葯,蕭啟翰開心極了。

長安諾第21集劇照
賀蘭茗玉和凌蓁兒逃過一劫

蘇玉盈問蕭承煦是不是要封可蘭為孺人,蕭承煦則給了她一封放妻書,還要親自遞摺子給蕭承睿。蘇玉盈頓時慌了,狡辯說可蘭的事情與她無關,甚至說可蘭只所以能留在蕭承煦身邊,不就是因為她那雙眼睛像賀蘭茗玉嗎!蕭承煦恨極了,她連賀蘭茗玉的萬分之一都不如,有什麼資格提起她。蘇玉盈苦苦相求,她可以不要顏面,但是真的不能沒有蕭承煦,若是休了她還不如讓她死個痛快呢!蕭承煦動搖了,但如果有下一次他是絕不會再心軟了,還命她移到偏殿思過。

蘇玉盈又跑去找惠妃要她替自己主持公道,還揚言要整治可蘭,惠妃連忙阻止。正在午休的蕭承煦聽到了這話便讓惠妃退下,蘇玉盈大吐苦水,蕭承睿嘆了口氣說之前多虧賀蘭茗玉救她,以後還得看她自己。蘇玉盈頓時愣了,有頓時覺得蕭承煦是受了賀蘭茗玉挑唆才這麼對她,一氣之下把賀蘭茗玉和蕭承煦的舊情說了出來,大婚那天,蕭承煦喝醉后嘴裡還叫著賀蘭茗玉的名字。蘇玉盈反應過來連忙狡辯說剛才的話是假的,蕭承睿生氣不已,蘇玉盈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說錯話了。

長安諾第21集劇照
蕭承睿得知茗玉舊情

蕭承睿回到殿里回想著賀蘭茗玉自從嫁給他的一幕幕,他渴望擁有全部的賀蘭茗玉,可她的心卻早就給了別人。蘇玉盈拿了不少東西說要賞給可蘭,蕭承煦沒理會,蘇玉盈說自己不管做了什麼都不會有心害任何人的。蕭承煦頓時察覺到蘇玉盈可能又做了什麼,蘇玉盈連忙否認,不管她做了什麼,只求他不要怪自己。蕭承睿問賀蘭芸琪賀蘭茗玉和蕭承煦究竟是怎麼回事,賀蘭芸琪緊張極了,表示一切早已時過境遷,再提這些只會多生是非,可蕭承睿又口口聲聲說害怕賀蘭茗玉和蕭承煦暗通款曲背叛他。賀蘭芸琪又氣又惱,又把賀蘭茗玉勸蕭承煦娶蘇玉盈一事說了出來,稱賀蘭茗玉這麼盡心儘力還不都是為了蕭承睿嗎?賀蘭茗玉伺候蕭承睿無微不至,在宮裡挑不出一點錯來,蘇玉盈那性子準是受了氣把氣撒到別人頭上,要是蕭承睿信她都不信賀蘭茗玉,連她都感到心寒。

長安諾第21集劇照
賀蘭芸琪替茗玉感到心寒

蕭承睿去了賀蘭茗玉宮裡,見她又在讀兵書,問了她一個問題,賀蘭茗玉小心翼翼的遮掩過去,又叫蕭承睿教自己圍棋,蕭承睿卻早就看穿了她。今日是蕭承煦的生辰,蕭承睿讓賀蘭芸琪在宮裡給他慶生,還把賀蘭茗玉叫來了。賀蘭茗玉依著蕭承睿的話給蕭承煦敬酒,賀蘭芸琪有些緊張的讓賀蘭茗玉趕緊坐下。蕭承睿卻要賀蘭茗玉來他這裡,還叫她多教教蘇玉盈該怎麼拴住夫君的心,還說要去庸臨找個一模一樣的美人給蕭承煦。蕭承睿的試探讓賀蘭茗玉緊張極了,而蕭承睿回想到蕭承煦抗命救賀蘭茗玉的事情,心中越發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