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賀蘭茗玉冒險送信 蕭承煦獻上傳國玉璽


蕭啟翰喝醉酒後凌蓁兒便開始套話,蕭啟翰毫無防備地說出了傳國玉璽,只是還沒問清內情他就醉倒了。賀蘭茗玉猜想,也許是蕭承煦把傳國玉璽奪過來了,把這幾件事情聯繫起來賀蘭茗玉頓時明白了一切,要凌蓁兒想辦法出宮送信給蕭承煦。這件事情太過重大,賀蘭茗玉沒有讓凌蓁兒知道,只是叫她去傳信,要是他聽不懂最好,若是聽得懂,可一定要冷靜行事。蕭承煦讓凌蓁兒幫自己給賀蘭茗玉回信,恰巧蕭啟翰來了,凌蓁兒連忙戴上斗篷把整個人都罩了起來,蕭承煦說是蘇玉盈差來的人,把信遞給她后便叫人送走了凌蓁兒。

賀蘭茗玉的心裡寫到亡羊補牢未晚,而蕭承煦的信中告訴她,他找到了素秋,也猜到了一切,賀蘭茗玉只希望蕭承煦能明白一切,取消計劃。次日郊迎,蕭承睿早已做好了準備,以酒盃擲地為號。蕭承睿叫人拿來幾杯酒賜給蕭承軒、蕭啟翰,最後一杯則是蕭承煦的。蕭承煦毫不猶豫地飲了下去,蕭承睿又問他還有沒有事情稟告,就當蕭承睿決定摔酒盃時,蕭承煦突然跪地說有事要稟告,拿出了那件寶物,失蹤許久的歷代傳國玉璽。之前還見狀驚訝萬分,上前檢查后發現的確就是傳說中的傳國玉璽。蕭承煦稱自己刻意隱瞞了全軍上下,因為害怕出什麼差錯,蕭承睿這才放心,連忙誇他心思縝密,蕭承煦心口不一,稱要追隨蕭承睿逐鹿天下,蕭承睿多日惆悵的神色總算放鬆了 

長安諾第20集劇照
蕭承煦獻上傳國玉璽

蕭承睿覺得蕭啟翰和蕭承煦有些不和,他是蕭承睿的長子,難免恃寵而驕,但蕭承煦的才幹和智謀的確比他要強很多,所以希望他能多和蕭承煦學習。賀蘭茗玉依舊后怕不已,就差一點,蕭承煦便萬劫不復了。蕭承煦和蕭承軒收到賀蘭茗玉的信后便明白,無論他們怎麼籌劃都是不可能成功的,他們只能先保全自身。拿到傳國玉璽的蕭承睿登基稱帝,建國號為大晟,改元顯德,蕭承煦被嘉獎。

蕭承睿給蕭承煦準備了慶功宴,蕭承煦卻跑出來見賀蘭茗玉感謝她救了自己,只恨他知道的太晚,認敵為親。蕭承煦讓賀蘭茗玉放心,他會在蕭承睿身邊慢慢掌握主動權。賀蘭茗玉關心蕭承煦,擔憂也是真的,但為了他們的安全,為了庸臨上上下下的百姓,他們都不得不把心底的想念壓下來。蕭承煦和蕭啟翰受賞,惠妃心中得意不已,蘇玉盈心裡卻不痛快。惠妃問蘇玉盈是不是整治了可蘭,勸她不要再這麼好勝,可蘇玉盈就是這個脾氣,哪裡管得了其他。蕭承睿登基要封妃,惠妃自知夠不上皇后之位,但她如今有兩位親王傍身,娘家也不輸給庸臨,是決心要壓賀蘭茗玉一頭的。

長安諾第20集劇照
蕭承煦感謝茗玉救他

賀蘭芸琪告訴賀蘭茗玉,蕭承睿決定一切從簡,只立一后四妃,皇后之位自然是她的,只是不得不委屈一下賀蘭茗玉,畢竟后妃地位尊卑不能只看是否受寵,背後的勢力也一樣重要,惠妃和兩位親王結了親又出身七州茂州,所以封為淑妃,賀蘭茗玉年紀小封為賢妃,居四妃之末。蕭承睿擔心賀蘭茗玉會不願意,可賀蘭芸琪卻知道她一向不愛爭這些的。按理說應該還有一位貴妃,是留給有皇子的妃子,可蕭啟翰生母不識大體,只封了個蘭昭儀,貴妃之位也只能空著了。蕭承睿賞賜了很多東西,賀蘭茗玉卻懶得看一眼,叫凌蓁兒都給各宮送一些。

賀蘭茗玉正在綉蕭承煦要她繡的香囊,蕭承睿偏偏這時來了,見上面綉著一對鴛鴦便想要過來,賀蘭茗玉連忙推脫,說要給他另綉一個,蕭承睿答應了。蕭承睿要在賀蘭茗玉宮裡休息,賀蘭茗玉找了不少借口推脫,說近日一心為國為民祈福吃齋念佛,蕭承睿不悅地離開了,還警告她不要覺得自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縱容她。

長安諾第20集劇照

次日,賀蘭茗玉和惠妃剛從蘭昭儀那裡離開就見蕭啟翰來了,蘭昭儀因為沒被封妃氣的厲害,惠妃那尖酸刻薄的樣子更是讓她惱怒,倒是賀蘭茗玉會說話。蘭昭儀一向口無遮攔,這次說要讓惠妃跪下來叫她皇太后,蕭啟翰聽了有些無語,叫她以後別再這麼說了。說起蕭承煦,蕭啟翰突然想到了凌蓁兒的手鐲和那晚營帳中女子的手鐲一模一樣。蕭啟翰急忙去找凌蓁兒質問他們在搞什麼陰謀,凌蓁兒不肯承認,這些話卻被路過的惠妃聽到了。於是,惠妃刻意在蕭承睿面前說起這件事情,說凌蓁兒和蕭承煦拉拉扯扯還出宮私會,蕭承睿聽到她出宮私會就是迎接前夕頓時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