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蕭承煦拿到傳國玉璽 蕭承煦決定報仇


蕭承軒和蕭承煦都替賀蘭茗玉心寒,還以為他有多喜歡賀蘭茗玉,可沒想到他不但不對賀蘭茗玉有所考慮,還在重要關頭捨棄了她,甚至把她的生死算在了成敗之中。蕭承軒覺得蕭承睿一定和沐王妃的死脫不了關係,蕭承煦警告他他們沒有證據,不能僅憑臆想斷一個人的罪。蕭承泰派人送走素秋,結果路上素秋跳入了水中跑了。蕭承泰生氣不已,此時素秋用盡最後的力氣跑去了蕭承煦府上。

素秋把真相告訴了蕭承煦和蕭承軒,他害死了沐王妃,還奪走了原本屬於蕭承煦的王位。原本還抱有幻想的蕭承煦聽到真相徹底心寒,為什麼偏偏是蕭承睿!蕭承睿親口說過,沐王妃的死與他無關,登上王位也並非他所願,可蕭承煦卻傻傻的信了。蕭承煦親手掰斷了蕭承睿送給自己的弓,看著它燒毀,徹底對蕭承睿死了心。賀蘭芸琪看到賀蘭茗玉平安回來總算放心了,凌蓁兒更是抱著她哭了好久。蘇玉盈賞了蕭承煦側妃可蘭一杯熱茶,下人卻故意濺了她一手熱茶,即便這樣蘇玉盈還不肯放過她,要她演奏一曲庸臨古曲。

長安諾第19集劇照
蕭承煦得知蕭承睿殺了母妃

凌蓁兒埋怨蕭承睿拋棄了賀蘭茗玉,賀蘭茗玉不怪他,但還是有些傷心了,城牆之上他捨棄了她,甚至對她有所隱瞞,他們之間終究還是隔著心,這個世上能和她生死相依的只有蕭承煦,可她卻又不得不負他,天意弄人。蕭承煦想讓司徒成自動歸降,部下南褚和司徒成母族沾親帶故,但他一向勤勤懇懇,所以蕭承煦並不懷疑他的忠誠,要他去勸降司徒成。不久后,司徒成的人便送來了降書,還拿著太後母子的寶藏表忠誠,說是從古至今號令天下的傳國玉璽,此物珍貴遭多方覬覦,交給蕭承煦以策萬全。蕭啟翰見西齊使臣從帳中離開有些奇怪,蕭承煦說西齊的確歸降了,蕭承軒急忙打斷他的話擋在了那玉璽前面,好像生怕被他看見。蕭啟翰心中起疑,而蕭承軒和蕭承煦面對傳國玉璽不得不心動,這在天下人心中就是天命的象徵啊。蕭承軒要回到京城搬出玉璽來一個翻天覆地,蕭承煦卻說僅憑玉璽是沒辦法扳道蕭承睿的,蕭承軒說他們手上有三營的兵力,這是他們報仇雪恨的大好時機,難道真的要錯過嗎!蕭承煦看著這傳國玉璽,決定順應天命,大幹一場,為死去的沐王妃報仇雪恨!

長安諾第19集劇照
承煦決定順應天命,大幹一場

蕭啟翰收買了西齊使者的一個下人,得知司徒成讓他獻上了一個寶物,蕭啟翰大驚失色,究竟是什麼寶物讓蕭承煦如此遮掩?蕭啟翰連夜趕回京城要告訴蕭承睿,而京城已經收到了蕭承煦降服西齊一事,賀蘭茗玉真真為他開心。蕭啟翰匆匆回京,卻沒敢當著蕭承禮的面說出這件事情,只能在蕭承禮退下后告訴蕭承睿,蕭承煦只怕是要反了!蕭啟翰猜測到,司徒成所獻之寶應該就是傳國玉璽,希望蕭承睿早作安排以防萬一。

蕭啟翰遇見了凌蓁兒很開心,凌蓁兒一張口就跟他打聽蕭承煦,蕭啟翰生氣不已,還勸她不要再痴心妄想,因為蕭承煦馬上就要倒大霉了!凌蓁兒頓時慌了,可蕭啟翰卻又不肯告訴她真相,只能回去告訴賀蘭茗玉,賀蘭茗玉猜測,事情還沒有發展到無法收拾的局面。蕭承睿滿懷心事地來了,若是蕭承煦真的反了,他也不會顧念手足之情。這幾天蕭承睿總是心情低落,賀蘭芸琪和賀蘭茗玉都很納悶,蕭承睿嘆了口氣說,他的苦心怕是都白費了。

長安諾第19集劇照
蕭承睿擔心蕭承煦造反

賀蘭茗玉來給蕭承睿送點心,發現他正在看地圖很是心慌,蕭承煦究竟做了什麼讓蕭承睿如此忌憚?凌蓁兒決定去找蕭啟翰打聽一下,他一定知道內情。後天就到城外了,大戰在即,蕭承煦告訴蕭承軒,無論心裡有多緊張有多仇恨都不應該表露出來,不然已經輸了。凌蓁兒約蕭啟翰出來吃飯,不斷地找借口跟他喝酒,蕭啟翰很快就醉了,凌蓁兒便開始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