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馬喊水帶頭搬遷 金灘村通電成難題


馬喊水這邊鬧得不可開交,突然有人來報信說苦水村又打人了,還出人命了。馬喊水帶著大家趕到李老栓家,安家非要他們退彩禮錢,不然就給他們人。正鬧事時,李水花突然回來了,她看了眼人群中的馬得福,轉頭給李老栓跪下,說聽他的,嫁給安家。話還沒說完,李水花便暈倒了。

麥苗和白老師鬧脾氣一句話也不肯說,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的合照哭了起來,白老師心裡很不是滋味。馬得福和張主任、馬喊水還在頭疼移民的事情,張主任堅持開村民大會,馬得福一如既往的表示支持。次日三人把村民們聚在一起開會,老支書來了,村民們對他很是尊敬。張主任還沒說幾句李大有等人就說起了反話,村民們又鬧了起來。張主任連忙再一次介紹了情況,說要另外讓七戶補上指標,可大家都不願意去,誰都不願意為了以後的生活而奔波勞累。老支書問張主任那些留下來的吊莊戶靠什麼活,聽說他們都在周邊打工掙錢,老支書頓時放心了,說昨晚馬喊水來給他商量一起報名,一起帶這個頭,能打工掙錢就不算苦,沒奔頭才是苦。老支書讓張主任先把他和馬喊水兩戶寫上,馬喊水偷偷給馬得福使眼色,馬得福心裡很是感動。

幾年後。李水花過起了大山裡祖祖輩輩那樣的日子,生了個女兒叫曉燕,安永富對她不錯,攢了錢說要給她蓋個全村最大的水窖。今年眼看又是個旱年,李水花想去吊庄,不挖水窖了,安永富卻沒有答應。李水花正在廚房做飯,就聽外面沒了動靜,跑出去一看正在修水窖的安永富被黃土給埋了起來,李水花哭著喊著叫人來,一個女子怎麼也拉不出被黃土死死埋起來的安永富。

轉眼到了1993年,玉泉營吊庄已經改成了玉泉營經濟開發區,吊莊戶也在源源不斷地到來。白老師和麥苗就在前往這裡的大巴上,馬得寶和麥苗一直有聯繫。吊庄接待處,馬得福已經準備好了接待工作,相比幾年前初出茅廬的馬得福,此時的馬得福顯得成熟許多。麥苗以為村子里就在這兒,可沒想到馬得福說村子離這兒十多里地,條件還是很艱苦。馬得福領著鄉親們,人人都帶著滿滿當當的家當往村子里走,結果正好遇到了沙塵暴。馬得福見狀連忙指揮大家把車子排成一排抵擋沙塵暴。一陣沙塵暴過去,漫天是黃沙。

張主任為了給金灘村通電的事情來求陳所長,通電要有六十戶人家才能到指標,張主任說一定會把六十戶指標完成的。沙塵暴過去了,眾人滿是抱怨直呼上當了,一些人拿起行李往回走,馬得福攔都攔不住,只好帶著剩下的人繼續走。馬得寶等人在磚窯搬磚,知道白老師和麥苗今天要來便逃了工去接他們,馬喊水知道有人要來連忙準備了東西迎接,李大有和他抱怨通不上電,水渠里的水都不夠澆地,二人差點又吵了起來。

聽到馬得福帶著人來的動靜,馬得寶連忙收拾了一下出門迎接,看見許久不見的麥苗嘴角都飛到耳後根了。馬得寶專門給麥苗買了油餅,二人肩並肩談情,尕娃和水旺偷偷跑來鬧,幾個孩子在沙漠里跑著鬧著,麥苗吃著油餅,還不忘要他們小心一些。村子里加起來一共五十九戶,還是不夠六十戶通電,張主任急得團團轉,這電要是再通不上肯定要生事端的。馬得福跑來求趙師傅把電通了,可趙師傅硬要湊夠六十戶才肯通電。白老師被調到學校做校長,麥苗一早就跟著馬得寶去鎮上打工了。一個叫秀兒的吊莊戶孩子發燒都急哭了,這裡又沒有醫院,馬得福只好先回家找馬喊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