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馬得福移民工作遇困難 李水花被迫嫁給安永富


1991年,寧夏回族自治區為了讓西海固的人們過上好日子建設了吊庄,移民工作開始了。只是吊庄建在戈壁荒灘,沒水沒電還趕上了沙塵暴,楊縣長讓人做的移民工作很困難,湧泉村一夜之間跑回來七戶人家,楊縣長把張主任罵了一頓,要他把人追回來。馬得福被農機站借調到吊庄站幫忙,他農校畢業剛分配工作,還是湧泉村的人,張主任頓時感覺看法哦了希望。二人推著自行車往湧泉村走去,張主任還順便給馬得福說了說吊庄的條件,雖然現在很艱苦,但是以後肯定能發展起來。馬得福說自己父親是代理村主任,找他肯定能辦成這件事情。村子外,弟弟馬得寶和麥苗、尕娃、水旺幾人一起玩,見馬得福回來了開心的不得了。而馬得福一回去就聽說李水花要結婚的消息,心裡有些難過。

馬得福二人一回村就去找了他父親馬喊水,馬喊水一邊討好張主任一邊帶著他們去了逃走的幾戶人家,鄉親們都不願意去吊庄,怎麼說都說不動。馬喊水幾人接著去了李大有家,李大有說自己有沙眼受不了沙塵暴,根本沒有攛掇大家回來,還在張主任面前告狀說馬喊水帶頭吃扶貧雞。馬得福忍不住站了起來,要李大有給個準話到底去還是不去。說他擾亂政策,李大有撒起了潑,大罵馬得福壞了良心,張主任見狀連忙拉架。

張主任暫住馬喊水家,馬得福跑來找白老師發牢騷,明明是勸人家去過好日子怎麼那麼難,雖然要從頭開始可是有什麼好怕的。白老師嘆了口氣,咱這兒再苦好歹也有祖祖輩輩留下的房子,可去了那裡還要自己蓋房子,村裡幾戶人家能湊齊買房子的錢呢。馬得福說能去周邊農場打工掙錢,可是這些人要是吃不了苦還是得跑回來。馬得福說政府不會不管他們的,有水就有希望,就有前途。白老師笑了笑,說他出去上學果然出息了。麥苗回家拿東西,白老師便說起了李水花的事情,當年她父親要是也同意她考學,估計考的不比馬得福差,可惜如今被父親換了水窖和驢,成了村裡的有錢人。馬得福有些難過,湧泉村的女子為了一頭驢就能嫁人。

張主任想要另選七戶,明天開個村民大會好好講講,馬喊水勸他還是算了,李大有等人煽動地整個村裡都知道哪裡條件艱苦了,根本開不起來。馬得福聽到后讓馬喊水別再說了,明天必須按張主任說的開大會!馬喊水罵了馬得福一頓,他看張主任是個好人才勸他不要開大會免得出笑話,馬得福卻非要他把這件事辦了,他可是親耳聽到楊縣長批評張主任,何況這件事要是辦砸了他以後也沒辦法在張主任底下辦事,馬喊水無奈妥協了。

次日天不亮,麥苗、馬得寶、尕娃和水旺聚在一起拿了一些錢和李水花匯合,五人悄悄離開了村子。馬喊水喊著大喇叭通知大家開會,馬母突然說馬得寶跑了,說是要去打工掙錢,緊接著發現麥苗等人也跟著他跑了,馬喊水氣得不輕。幾個家長哭著喊著商量去哪兒找孩子,張主任站出來主持大局,讓馬得福騎著自行車順著鐵路去追,另外幾個人帶著村民尋著山溝找人。還沒出發,李老栓就跑來躲進了屋子裡,身後跟著一堆人,張主任讓馬得福先去找人,不要管這件事情。

苦水村說李老栓騙婚,收了彩禮還騙他們李水花跑了,李老栓委屈的喊李水花是真的跑了,馬喊水和苦水村的安支書吵了起來,指望著張主任主持公道,張主任說他們打了人性質就變了,說先去找人,過幾天讓馬喊水帶著李老栓去苦水村好好處理這件事情,苦水村的人這才罷休。與此同時,李水花等人已經看到了心心念念的鐵路,她恨不得立刻上了火車跑得遠遠地,至於李老栓的死活她管不了,是他要賣了她的。麥苗和馬得寶等人看見火車興奮地大叫,李水花則看到了希望。馬得福蹬著自行車沿著鐵路追了上來,揪著馬得寶把他們罵了回去,李水花兩眼含淚,問他是不是要抓她回去嫁給安永富。馬得福沒帶她回去,給了她身上僅有的錢讓她去銀川或者蘭州,去縣裡他們肯定能找到她,叮囑她在外面保護好自己。李水花上了火車,還是忍不住問了句李老栓的情況,馬得福讓她放心。

馬得寶回家免不了馬喊水的一頓毒打,可即便打得再疼也一聲不吭,他說自己不想再過這樣的苦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