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陶小挺被人騙去做話務詐騙 她給連勝打電話求救被發現


陶小挺看姐姐整容像個陌生人不禁很難過,陶小笛抱著她安慰道自己永遠都是她姐姐。隨後小笛送給妹妹一條項鏈,和她脖子上戴的一模一樣。她告訴小挺她想和游偉分手,她覺得自己和游偉就像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點。她不想傷害他,就想讓小挺代她去和游偉說清楚,小挺很為難但還是去了。

小挺踩著高跟鞋就去了,但到了地方卻又打退堂鼓想回去,游偉走到她身後輕輕抱住她,小挺一驚急忙掙脫開,這一幕被傑夫偷偷拍了下來,他打電話告訴連勝小挺和一個男的見面,看著關係還挺親密,不知道這小子和優盤有什麼關係。游偉似乎感覺到小笛要跟他分手,他沒錢沒車沒房確實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看他頹廢的樣子,小挺不禁很心疼,結果分手變成了安慰的擁抱。

心情鬱悶的小挺走在回去的路上,連勝故意載著傑夫來到她身邊。傑夫下車給他車費就走了,小挺看到他就打了聲招呼,連勝誇她今天打扮得真漂亮,小挺連忙擦去口紅。她坐上他的摩托車,覺得自己的元氣虧了得去補補,隨後兩人來到一個小飯館。她說起自己幫姐姐去和男友分手的事,連勝這才知道她有一個在鷗鍩咖啡廳上班的雙胞胎姐姐,不禁想起那天在酒店被他撞倒的女孩。

小挺不停地喝啤酒很快就喝多了,晚上小挺搖搖晃晃地走在繁華都市的街頭,連勝在旁邊護著她。小挺說了自己的夢想,她希望有一天一個男人愛上她,不是因為任何事只是因為她是她。看著單純的小挺,連勝的眼睛里不禁多了些溫柔。聽小挺說她從小到大還沒收到過花,連勝就從旁邊花壇里摘朵鮮花送給她。

隨後傑夫告訴連勝,他發現小挺確實跟一個女孩在一起,但她們長得並不一樣,連勝看了照片后說這女孩就是小挺的姐姐,應該是整過容,他讓傑夫去整容醫院調查下。

吃早飯的時候,小笛的手機收到游偉的信息,她知道小挺沒辦成事,不禁氣惱地說小挺是不是又假扮她給游偉灌心靈雞湯了,小挺覺得游偉現在在人生低谷,她應該鼓勵他。吃完飯兩人一起出門,小挺和姐姐比賽看誰先找到工作。

小笛去一個豪車俱樂部面試,負責招聘的老外本來不打算再招了,小笛叫住他並把自己紮起的秀髮放下來,看到她嫵媚漂亮的樣子老外不禁呆住了。小挺去飯店應聘不順利,出來后被兩個男的搭訕,原來他們剛才在飯店用過餐。自稱助理小徐的男子說他們公司不看臉,小挺笑道他們公司招的是蒙面工作嗎,另一個被稱為楊總的男子說他們在招話務員,這個不看臉月薪五千,唯一的條件就是普通話標準。小挺聽了很驚喜立馬秀起了繞口令,楊總很滿意就讓她上車帶她去公司看看。

在俱樂部小笛抱著一摞雜誌四處兜售,她來這是想有機會邂逅英樹。她問一坐著的男士要買雜誌嗎,專心看手機的他沒抬頭只是搖搖頭。小笛轉身離開時不慎跌倒,那男的過來扶她,看到她的臉不禁心動了,看對方的表情小笛知道他被自己吸引了不禁笑得更嫵媚了。

小挺被帶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進屋后她發現幾個女的頭戴耳機在打電話。接著楊總帶她去辦公室,給她一文件夾讓她把裡面的台詞記熟,然後挨個打電話。小挺一看不禁吃了一驚,她立馬起身激動地說他們這是詐騙。小徐一把奪過她的包,楊總說她想走可以但要和他們成功地合作一單,小挺假裝服軟先答應了下來。

下午小挺就上崗了,她趁人不注意撥通了姐姐的電話,但姐姐正和帥哥聊天就沒接直接掛斷了。小挺又給連勝打電話,聽她自稱是電信局還說他中大獎連勝以為她在開玩笑就掛了電話。小挺很快又打過來在電話里說了自己的位置和旁邊的建築物,旁邊的小徐聽了不正是他們的位置嗎,就生氣地走過去一把扯掉小挺的耳機問她在幹嘛,連勝感覺不對勁,就立即給傑夫打電話說小挺可能遇到危險了。

看小挺打電話向人求救楊總很生氣,把她帶到樓上一個空房間推倒在墊子上,他朝她身上踹了一腳,惡狠狠地說再發現她這樣就不客氣了,小挺看自己逃不出去不禁傷心地哭起來。連勝來到傑夫的酒吧商量對策,他把小挺在電話講的大致位置告訴傑夫,傑夫立即聯繫兄弟去查,他看連勝晚上不回去要在這等消息,就說他這麼緊張陶小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