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蕭承睿賀蘭茗玉回庸臨 蕭承煦生擒西齊王


凌蓁兒拒絕了蕭啟翰,蕭啟翰心痛不已,為什麼她就是看不上自己?蕭承睿一把把賀蘭茗玉拉到懷裡,賀蘭茗玉緊張極了恨不得立刻逃走。蕭承睿最近心情不錯,去除了三王共議政還做了很多想做的事情,這種感覺確實很好。賀蘭茗玉連忙起身為蕭承睿道喜,也明白他現在求賢若渴充實六部,蕭承睿打算把吏部交給蕭承煦,是重用也是考驗,看他能不能擔得起重任罷了。賀蘭茗玉察言觀色幫蕭承睿準備更衣沐浴,蕭承睿拉著她的手要一起洗,賀蘭茗玉慌忙找借口跑了。蕭承熙回來就看見蘇玉盈在發脾氣,埋怨他整天忙裡忙外的不回家,還說一定會改掉自己的脾氣。蕭承煦知道她受了委屈讓人做幾個好菜,說要去書房一趟再回來陪她吃飯。

蕭承睿問賀蘭茗玉嫁給自己可覺得委屈,賀蘭茗玉如實回答,可蕭承睿卻漸漸察覺她的心已經離自己很遠了,她不在意賞賜,甚至不在意他的恩寵,從來都不撒嬌使性子,也許賀蘭茗玉什麼都不在意,是因為根本就不在意他。賀蘭茗玉連忙說道自己之所以什麼都不在意是害怕煩擾到他,蕭承睿連忙拉她起來,他真的愛上了賀蘭茗玉,所以希望她能把所有喜怒哀樂交給他。賀蘭茗玉內心痛苦不已,他要的心很久以前她便給了別人。

長安諾第17集劇照
蕭承睿向茗玉袒露自己的愛意

蕭承煦發現自己書房裡的東西不見了連忙叫下人來問,下人說蘇玉盈讓人把那些東西全燒了。那些東西都是賀蘭茗玉送給蕭承煦的,蘇玉盈也是惱他當初要出征才燒了,而蕭承煦此時生氣不已,也懶得跟蘇玉盈吃飯了。蕭承煦和蕭承軒準備了蕭承泰侵佔田宅的證據,設計鬧到了蕭承睿面前,蕭承軒說這是蕭承耀做的,表示願意把東西交出來。蕭承睿下令讓蕭承煦調查這件事情,同時禁足蕭承軒。蕭承睿對蕭承煦要做的事情很支持,儘管之前他掌管吏部的事情有很多人不滿,但蕭承睿很欣賞他不墨守成規的作風。蕭承睿收到軍情密保,蕭承孝和犀嘯營被困,蕭承煦表示願意率兵救出蕭承孝。蕭承睿很欣慰,告訴蕭承煦只要好好襄助自己,他會像小時候一樣牽著他得手向前跑,把他培養成真正的大英雄。聽到這句話,蕭承煦滿心都是賀蘭茗玉,許久才回過神來。

明天就要出征了,蕭承軒很生氣,覺得他陷入了蕭承睿的套子里,他一出征蕭承泰那邊不就沒人管了嗎。蕭承煦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只要他出征,蕭承泰就會把暗處的田宅清理的一乾二淨,一旦有動作他就能順藤摸瓜。蕭承軒這才放心,原來蕭承煦插了探子在蕭承泰身邊。西齊王躲在離庸臨近的風城,蕭承睿擔心賀蘭明哲會出兵幫助西齊所以打算去一趟庸臨,賀蘭芸琪有些緊張,蕭承睿叫她放心,他只是帶著賀蘭茗玉去庸臨省親,順便給賀蘭明哲提個醒而已。

長安諾第17集劇照
蕭承煦決定把蕭承泰處理掉

蕭承睿帶賀蘭茗玉省親,還記得她曾說過在庸臨的點點滴滴,賀蘭茗玉心中感動不已。回到庸臨,賀蘭茗玉再一次馳騁在草原上,如同從前一樣無憂無慮。蕭承睿聽說搶到紅花就能娶庸臨最美的女子,看了眼賀蘭茗玉便要上前試試,賀蘭茗玉想到當初蕭承煦搶了自己的紅花,心中有些難過。轉眼,蕭承睿已經拿著紅花回來了,說算給她補上了。蕭承睿咳嗽的老毛病又犯了,賀蘭茗玉很是自責,守在他身邊悉心照料。

賀蘭克用問賀蘭明哲是不是收到了西齊密信,西齊王向賀蘭明哲求援,賀蘭克用希望站在大盛這一邊,畢竟西齊已經不復當年,他們不但可以除掉西齊,還能讓庸臨依舊是庸臨,這就是蕭承睿和賀蘭克用談的條件,讓庸臨投誠盛州為藩國,這樣也可以不讓百姓受戰亂之苦。賀蘭茗玉記得蕭承煦和自己說過,蕭承睿的病是為了救蕭承煦才留下了病根,如今又為了陪她累的病發,賀蘭茗玉心中很自責,決定以後儘力做到他喜歡的樣子。賀蘭茗玉精心打扮,還請蕭承睿為她畫眉,蕭承睿很是受用。蕭承煦生擒西齊王,蕭承煦和賀蘭茗玉都開心極了,蕭承煦要前往前線,叫賀蘭茗玉留在這裡等他回來。

長安諾第17集劇照
茗玉決定儘力做到讓蕭承睿喜歡

司徒昆因為西齊王被擒把氣撒到了賀蘭綰音身上,勒著她的脖子要生生掐死她,香琴為了救她打了司徒昆,司徒昆徹底被激怒,令人把賀蘭綰音綁在外面。賀蘭克用要去接賀蘭綰音,賀蘭茗玉也想一起去,賀蘭克用只好答應了。司徒昆不肯向盛州投降,揚言要先一刀一刀剮了賀蘭綰音的肉再找盛州算賬,可卻發現賀蘭綰音早就不見了。賀蘭綰音被賀蘭克用安排的人帶走了,司徒昆一路追了過來,身邊的人為了掩護賀蘭綰音都被司徒昆殺了,賀蘭綰音只能拚命向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