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集:沈天庶棄車保帥 胡天瑛死不瞑目


周翡求助行腳幫先行阻截谷天顯,正巧吳楚楚也密信一封求助霓裳夫人,兩派人馬將谷天顯等人盡數剿滅,唯留谷天顯一人留待後用。沈天庶沒有谷天顯支援,李晟等人才好進行挑撥離間之計。

李晟已知道胡天瑛偷襲四十八寨是與俞聞止勾結,那麼便可用俞聞止的名頭挑撥二人關係,他猜測胡天瑛為求自保便不敢輕易將信物交給沈天庶。不論沈天庶和胡天瑛是什麼關係,只要胡天瑛私會俞聞止,必會讓沈天庶與之心生嫌隙。

李晟等人暫時潛伏在寒水鎮之外的無人村莊中,行腳幫也為白先生送來消息,得見一男一女進入寒水鎮,女子手中持刀,想必便是周翡與謝允。得行腳幫之人傳話,周翡與謝允二人先行尋李晟匯合。

李妍仍被地煞控制,她雖害怕膽怯,可並未透露出指引海天一色藏匿地點的詩。沈天庶對李妍頗有耐心,表面上溫言細語地哄著,卻又以暗樁聯繫人做威脅。李妍不忍看到旁人被自己連累受苦,只得將詩寫于紙上,並要求沈天庶釋放無辜的人。

沈天庶心有防備,又讓李妍背詩以判斷她是否用假詩欺瞞,畢竟人在慌亂之中胡亂寫得東西,很難可以一字不錯地背下。最後確認詩詞真假,沈天庶竟真應下承諾,放走暗樁聯繫人。沈天庶對李妍的耐心,卻讓胡天瑛感到不滿,更懷疑他是否嫌棄自己年華老去。

胡天瑛在擎雲溝時曾被李妍戲弄,恨不得殺之而後快,可沈天庶一再拒絕她的要求,這讓胡天瑛難免心中憤懣。在江湖中以奸詐聞名的憐蜃胡天瑛,竟也生出吃醋的小女兒之態來。

周翡和謝允與李晟等人匯合,制定計劃后,巧在暗樁之外聽到沈天庶和李妍爭執的聲音。若非謝允讓李妍下山買東西,也不會連累她落入險境,謝允當下便用自己去交換李妍。

不論是謝允父親曾對沈天庶有救命之恩,還是谷天顯已落入他們之手,既然謝允願意替換人質,並釋放谷天顯,沈天庶權衡利弊,自然會應允。二人獨坐堂中,閑話當年,若不知情之人得見,還以為他們當真是多年不見的故人。

當年,沈天庶被謝允的父親救下一條性命,招募進了安平軍,他卻不滿周以棠禁止殺戰俘,燒殺搶掠百姓而叛出安平軍,並主動留下一隻手。沈天庶想要得到海天一色,就是為了創造一支可以勝過安平軍千百倍的軍隊,與周以棠一較高下。

深夜,楊瑾假冒俞聞止約見胡天瑛,除了讓沈天庶與她互生嫌隙,也是為刺殺胡天瑛,誰知,最終還是被她逃過一劫。而此時,沈天庶得知胡天瑛帶著信物會見俞聞止,也不再與前來搭救謝允的周翡二人過多糾纏,連忙追趕而去。

周翡和謝允半路截殺胡天瑛,有百毒不侵謝允保護,周翡很容易便重傷對方。正在此時,李晟等人及時趕來匯合,並告知沈天庶早已撤退的消息。原來胡天瑛早有暗語留下,將真正的信物留給沈天庶,而她則帶著假信物會見俞聞止。

如今,得到信物的沈天庶早已離開,而胡天瑛則是他用來擾亂周翡等人視線的棋子,沈天庶早已打算棄車保帥。胡天瑛重傷在身,加之不願相信愛人背叛,一時舊傷複發,就這樣帶著滿腔的不甘心斷絕了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