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蕭承耀意外死於獄中 蕭承睿袒護蕭承煦


蕭承耀告訴蕭承煦和蕭承軒,沐王妃的死大有玄機,只要他們放自己一條生路就能告訴他們真相,並且告訴他們手上沾著沐王妃血的人絕不止他一個。蕭承軒氣的要動手,蕭承煦卻很是冷靜,他現在最恨的就是蕭承睿,要是他們信了蕭承耀的話豈不是被他反咬一口,何況蕭承耀絕對不會輕易開口,他們只能從長計議。蕭承耀府上的財物被清繳,蕭承耀則拿出一塊玉佩賄賂送飯的小廝,叫他去漢王府上帶個口信。蕭承煦發現蕭承耀有個隱秘的別院,趕到時人都已經走了,但是發現了一隻別樣的胭脂盒,看樣子不是尋常物件。蕭承煦打開后確認,這是沐王妃的胭脂盒,蕭承耀關起來的那個人就是素秋,也許蕭承耀本就想在恰當時抖出這個秘密,而且他還有同黨。

蕭承軒帶人連夜闖入地牢要審問蕭承耀,甚至動用了私刑,蕭承耀從小在戰場上長大根本不害怕他這種小把戲,蕭承軒一氣之下上了烙刑,蕭承耀驚恐之下,直接嚇死了。蕭承軒驚慌失色,蕭承煦連忙趕來,見蕭承耀已經沒了氣息很生氣,蕭承耀有心疾居然還敢給他上刑,何況蕭承睿並沒有想殺蕭承耀。蕭承睿一向多疑,蕭承煦決定半真半假地和他坦白部分事實,真真假假反而不容易被拆穿。蕭承煦來找蕭承睿請罪,說蕭承耀在大牢中死了,稱想逼問他出軍私下落一心急動用了刑具,本來是想嚇唬嚇唬他,可沒想到蕭承耀心疾發作就死了。蕭承睿知道他和蕭承耀一向不和,蕭承煦說他可以去派太醫去查,蕭承睿嘆了口氣只能罵他魯莽,蕭承煦連忙表示會去投案絕不讓他為難。賀蘭芸琪見狀連忙上前說蕭承煦一向沉穩,可能是蕭承軒闖下的禍,何況就算處理蕭承煦也沒有用了。賀蘭芸琪在蕭承睿耳邊說了一句,你可是答應過沐王妃的。蕭承睿不得不心軟,讓蕭承煦找人把蕭承耀布置成畏罪自殺的樣子,其他的事情交給他便好。蕭承睿不能因為一個罪不可恕的人失去一個好不容易培養成才的左膀右臂,他只能這麼做了。

長安諾第16集劇照
蕭承耀犯心疾意外死於獄中

蕭承泰得知蕭承耀的死很是激動,嚷嚷著要去驗屍,然而太醫說蕭承耀的確是自縊而死的。蕭承睿也沒有要徹查的意思,蕭承泰只能罷休。得知蕭承耀的死賀蘭茗玉更加擔心了,他和蕭承煦一向不對付,不管是不是他們都跟他們脫不了關係,不過蕭承睿護著蕭承煦,還要帶著他親自出征,看來以前三大親王輔政的局面要變一變了。

蕭承睿重用蕭承煦,蕭承泰因為自己的兵馬調還他人很生氣來找他討回,蕭承睿也沒理會他,讓他滾出去。蕭承泰一氣之下拿起刀對準了蕭承煦,蕭承禮連忙前來阻止,蕭承泰連忙求蕭承睿原諒,再加上蕭承禮求情,蕭承睿決定戰後再處置蕭承泰。梁將凌峰派人送來降表,表示願意和大盛投降,蕭承睿展現出了大國風範,表示不會再行殺戮之事。凌峰聽到這句話便放心了,拿出劍便自刎了,因為他投降是為了百姓,但只有一死能示他衷心,求仁得仁,問心無愧。

蕭承睿對此很欽佩,小凌將軍說要回去接妻兒出來,與他裡應外合,蕭承睿很相信他。蕭承睿很可惜凌峰的死,他放小凌將軍去了,從此以後卻杳無音訊,賀蘭茗玉倒是相信小凌將軍總有一天會歸順的。蕭承泰被革七旒冠,降為五旒冠,並且革去了神嘯營營主一職,象嘯營由蕭承煦接手,蕭承耀的熊嘯營給了蕭啟翰。蕭承煦提出蕭承泰不應該再共座並理朝事,蕭承禮也站出來支持,希望蕭承睿從此以後獨居正位。

長安諾第16集劇照
蕭承泰被降旒冠革職

蕭承禮一向明哲保身,蕭承睿一步一步把權利握在手裡了,蕭承軒卻不相信他,但蕭承煦在沒有弄清楚事實前是不會盲目的去恨的,不過當務之急是要想個法子拿住蕭承泰。蕭啟翰想給凌蓁兒送禮物,結果一眨眼她就不見了。凌蓁兒說是賀蘭茗玉讓她帶話給蕭承煦,蕭承軒照料的馬場中有一批馬是次品,還好蕭承睿政務繁忙沒有發現,一定要儘快換下來,還說蕭承睿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一定要謹慎向上。蕭啟翰找到凌蓁兒,凌蓁兒又因為賀蘭茗玉和蕭承煦的事情在哭,蕭啟翰急了以為她被欺負了,還要拉著她去找那人算賬,早就說讓她做自己的側妃,看誰還敢欺負她!凌蓁兒卻一如既往地迴避,即使蕭啟翰告訴她自己已經是一營營主了,她對側妃之位依舊沒有任何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