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連勝送小挺回家趁機找優盤 英樹提議連勝當CEO遭反對


英樹想讓連勝回鷗鍩幫他,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他永遠給他留著,他給連勝時間考慮,但不要讓他等太久。第二天頭臉都裹著繃帶的陶小笛醒來,躺在病床上的她伸手摸索著想拿杯子喝水,護士奇怪沒有家人來照顧她,看水瓶空了就幫她去打水。

在鷗鍩打掃廁所的陶小挺趁保安不注意溜了出來,正在跑步的連勝接到她的電話,她喊他黑車師傅,告訴他她在鷗鍩商場讓他去接她,但連勝聽她描述半天周圍的景物卻依然弄不清她的位置,就讓她發個位置給他。

隨後連勝騎著摩托車接上小挺直奔整形醫院,路上小挺還給姐姐買了包子和粥。來到整形醫院,看著病床上頭臉裹著紗布的姐姐,她不禁心疼地流下眼淚。看到小挺哭小笛也想哭,但眼淚流下來是會感染的,小挺趕緊用紙巾輕輕擦拭姐姐眼角的淚。她問姐姐怎麼包得跟木乃伊似的,小笛說她還做了增高手術,小挺埋怨姐姐不該這麼折騰自己,萬一有個閃失她不知該如何和媽媽交代。她是溜出來的不能待太久,喂小笛吃點粥后她就回去了。

小挺走後,小笛睡不著就問護士要本雜誌看,護士給了她一本,她看到封面上英樹帥氣的照片不禁很驚訝,原來她以為的小助理卻真的是個高富帥。

小挺心情沉重地走出醫院,她想一個人走走,連勝說可以免費送她,小挺覺得他人不錯問他姓什麼,他說姓葉。她就喊他葉師傅。晚上小挺拖著疲憊的身子離開鷗鍩,又被門口的連勝叫住,她不禁奇怪怎麼老看到他,感覺他好像圍著她轉似的,連勝說他常在這邊拉活。他要送她回去,小挺說自己沒錢了,連勝就讓她什麼時候有錢什麼時候給他車費,小挺一聽還能賒賬不禁很開心。

看著深圳美麗的夜景,陶小挺心情大好,她信心滿滿覺得以後這裡面一定有個家是她的。得知連勝來深圳已經20年了這裡卻沒有他的家后,小挺不禁又嘆氣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出頭,她很同情他,覺得他在這混了這麼多年依然是個黑車司機,她好奇他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連勝把小挺送到家門口,疲憊的她靠在他背上睡著了。他就把她送進去放到床上。小挺睡得很沉,連勝迅速翻看她的包找優盤,隨後他又在房間里四處查看但都沒找到。隨後連勝去找傑夫喝酒,傑夫感慨連勝天天裝黑車司機,還是為了一個搶了他女人的男人,他說自己有一萬種方法能讓那個小姑娘說出優盤的下落,連勝叮囑傑夫別瞎鬧,人家小女孩經不起他折騰。

這天小挺正打掃廁所,小笛的男友游偉來了,他以為眼前的小挺是小笛,想去親吻她被小挺一把推開了。他告訴她雖然家裡破產了但他找到了新工作,他要和她一起加油,小挺躲在小格子里不知該說什麼,游偉送給她一個可愛的玩偶就走了。

在董事會上,英樹提出讓連勝回來當首席執行官遭到眾人反對,趙總說如果英樹徇私那他也沒資格當董事長。英樹說這個董事長他不但能做還做得穩穩噹噹,趙總就甩給他一道難題,入駐鷗鍩的D&O品牌想撤出投奔另一家合作方,D&O的董事長董明已經和對方簽訂了協議,他問英樹有什麼辦法能拿下D&O這個客戶,英樹說這個事情他肯定能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卷。

隨後英樹去找連勝幫忙,他覺得連勝和董明是老朋友,由連勝出面比他管用。於是連勝就去了海灘,見到正準備衝浪的董明,董明知道他的來意,就說自己決定的事不會再回頭。連勝說主動找董明的人不是來求他或許是來救他的,於是他講了D&O養殖的黑珍珠即將面臨的困境,還說他有解決的辦法,董明誇他果然是華爾街之狼。連勝知道自己的話對董明有所觸動,接下來的事該英樹出面去做了。這天英樹參加一個派對,他的目光集中在一個美麗的女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