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濮泉生讓龍冬花教訓麻長順 石咬金和向喜妹餓婚禮泡湯


沙鷗在村裡貼上「以懶為恥,以貧為恥」,的標語,想以此警醒村民們,麻長順當眾向沙鷗抗議,一口咬定第一句標語是對他的侮辱,逼沙鷗賠償精神損失費,龍冬花也在一旁說風涼話,認定沙鷗的標語是對他們的打擊,村民們一起跟著起鬨,沙鷗被團團包圍。

濮泉生聞訊趕來,他拚命護住沙鷗,把麻長順狠狠教訓了一頓,當眾譴責他好吃懶做不幹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濮泉生聲明標語是他起草的,連連向村民們賠禮道歉,現場改為「炫貧為恥」,龍冬花才肯罷休,村民們一鬨而散。

沙鷗埋怨濮泉生是牆頭草,濮泉生不想因為這麼點小事再受處分,沙鷗對他嗤之以鼻,沒想到濮泉生在村委會新修了廁所,沙鷗很感動,想和他AA,濮泉生婉言謝絕,帶著沙鷗去給村民們分豬仔。

沙鷗和濮泉生按照名單上給村民們發豬仔,龍冬花看不慣沙鷗戴口罩,對她冷嘲熱諷一番,濮泉生解釋沙鷗感冒了,龍冬花才肯罷休,領了自己的小豬仔高高興興回家了,麻長順也順利領到了小豬仔,他很開心,濮泉生讓他找技術員好好學習養豬知識。

沙鷗為了感謝濮泉生為她解圍,回村委會給他燒洗澡水,沒想到濮泉生已經在河裡洗了。龍冬花急匆匆來向濮泉生告密,麻長順把領的小豬仔殺了吃肉了,沙鷗氣得暴跳如雷,一口氣跑到麻長順家,麻長順口口聲聲稱豬仔是給他的,他有權利把小豬仔殺了,沙鷗對他破口大罵,麻長順嘴裡振振有詞,沙鷗舉手就要打他。

濮泉生讓龍冬花撒謊把麻長順騙出來,村裡的女人們強行把麻長順按到大木盆里,裡面放上洗潔精,女人們一起拿著耙子給麻長順洗澡,麻長順嚇得連連求饒,龍冬花當紅宣布組建洗澡消毒隊,對麻長順這樣好吃懶做的人絕不客氣,沙鷗看到這一幕,猜到是濮泉生出的餿主意。沙鷗回去找濮泉生理論,濮泉生到門外站崗,讓她回屋好好洗個澡,還把拖鞋和洗頭膏擺好,沙鷗心裡熱乎乎的。

石排山把在外打工的兒子石咬金叫回來,讓他代表山上的村民競選村主任,石咬金堅決不干,只想早點和向喜妹結婚,石咬金把打工掙的錢交給石排山,讓他還給龍冬花,龍冬花透露了向登高回村競選村主任的消息。向友亮把兒子向登高叫回來,讓他代表山下的村民競選村主任,向登高不感興趣,田壽春向他講明利害關係。

向喜妹是向登高的妹妹,她聽說石咬金回來結婚,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就找借口偷偷出去見石咬金,向登高警告向喜妹不許出去瞎說。向喜妹來河邊見石咬金,石咬金說明把掙的錢還賬了,他們的婚禮就得從簡,向喜妹根本不在乎這些,還向石咬金透露了哥哥向登高要參加競選的事。柯岩帶濮泉生在村裡發選票,遠遠看到龍冬花代表石咬金送上頭禮給向喜妹,濮泉生得知向喜妹和石咬金周末結婚,就把選舉的日期拖遲。

今天是向喜妹和石咬金大喜的日子,龍冬花帶著石咬金敲鑼打鼓去迎親,麻長順也來湊熱鬧,田家旺嫌紅包里的錢太少,龍冬花承諾石咬金當了村主任再補上,田家旺認定向登高才是村主任,賭氣帶著迎親的姑娘們先走了,石咬金只要硬著頭皮來接親。

向喜妹早早換好大紅喜服等在房間里,從窗戶里看到接親的隊伍一點點走近,她的心裡樂開了花,向登高突然攔住石咬金,逼他出五萬彩禮錢,石咬金一時湊不到那麼多錢,想給他打借條,向登高不同意,只要他退出村主任競選,一分錢彩禮都不要。向喜妹覺察出外面的氣氛不對,趕忙出來一看究竟,向友亮強行把她攆回去。濮泉生帶沙鷗來參加婚禮,他們沒有聽到鑼鼓聲,心裡很納悶。

向喜妹不顧向友亮的阻攔,衝出來讓石咬金搶親,石咬金帶人衝進來,向登高也不示弱,雙方大打出手,濮泉生及時趕來敲鼓制止,沙鷗當眾聲明向喜妹和石咬金是領了證的合法夫妻,任何人無權阻止他們的婚禮,還讓濮泉生站出來主持公道,濮泉生一言不發,向登高想等田壽春發話,田壽春堅持要彩禮,石咬金氣得惱羞成怒,要強行搶親,石排山及時趕來阻止,當面向向友亮認錯,要帶石咬金離開,向喜妹把大紅喜服脫下來扔給石咬金,並且講明從今以後她就是石咬金的老婆,石咬金想帶向喜妹一起走,石排山揚言要打斷他的腿,下令把石咬金帶回家。

沙鷗對濮泉生大為不滿,埋怨他不站出來主持正義,濮泉生不想多解釋,讓她先做飯。石咬金一回家就把自己關在屋裡生悶氣,把喜服掛在房間,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把向喜妹娶回家。田家旺帶頭來找石排山,村民們都憤憤不平,埋怨濮泉生不表態,石排山理解濮泉生的難處,三言兩語把村民們支走了。